• 涉外关六年?!俄罗斯公益圈寒冬再升级

    上周六,俄罗斯总统普京针对境外NGO又签署了新法案,允许俄罗斯检方认定不受欢迎的外国组织,而参与相关活动的俄罗斯个人或组织将有可能面临最高六年的监禁。在防止境外势力渗透方面,普京大大一直引领潮流从未被超越,这次签署新法案,更是把管理境外NGO技术玩出花啦!

  • 一线声音 | 一位“农村社工”的自白

    2014年刚毕业,我成为了一名农村社工。那时候的我不知道社工是什么,这是一个我完全陌生的行业,而我即将踏入的是,这个行业在农村地区更加崭新和空白的领域。那时候的我,更多的是对于公益行业的偏爱,但当我真的成为了公益人士,面对的却是……?

  • 撬动社区资源,我需要一个支点 :一家社区咖啡馆的诞生

    居民社区+社会创新+商业模式+80后公益人=?一个隐藏在社区里的一个社区咖啡馆,通过营造社区公共空间,将小区居民们凝聚到一起;此外,它是社区公共空间营造的项目一个很好的探索:将社区公益和商业模式结合在一起,相互促进,实现可持续。

  • 资深NGO领袖:谁是我的接班人?如何培养“善二代”?

    九零年代开始,中国NGO发历经两个轮回,许多资深公益人开始面临为自己手创的NGO寻找接班人的难题。刘老师的文章写于2011年,但对今天的行业仍有巨大警醒意义:尽管有许多80、90后投身公益界,但真正有领袖气质的公益人才难觅,难留,难培养。问题,出在哪里?

  • 致天下恐同者:作为一个异性恋,支持同志是因为想捍卫自己的爱情

    因为我作为一个异性恋,我也想捍卫我的爱情;因为每一次当你们攻击同性恋时,都是在告诉我(和所有的异性恋们),我(们)的爱情与人生,不过是一种“只能如此不可”而已;因为我作为一个自私的异性恋,并不想为了正常而爱。我想为了爱,而爱。

活动 | 彩色放映室:《河流与女人的吟唱》

彩色放映室:《河流与女人的吟唱》

我有一位“嫂子”,今年90岁,我回村时遇到她,从陌生到亲近。她和大多数乡村女性一样,经历过苦难匮乏的人生,至今在一无所有中坚韧生活。陪伴中,独特情谊在我们之间生长。 河流是生命的隐喻,女人泅渡其中,低吟高歌。

彩虹校园 | Leo:"人妖"与变态

Leo:"人妖"与变态

如果性“常态”不是“自然”的,而是被要求,被规训的,我们就有理由去质疑这种规训的原因何在,这种规训不是宗教领袖教导人们要从事“正常”的性行为,也不是爸爸教训不守规矩的儿子,而是每个人对每个人的规训,每个人都在告诫每个人:你要变得正常!

资讯 | 一线声音:一位“农村社工”的自白

一线声音:一位“农村社工”的自白

2014年刚毕业,我成为了一名农村社工。那时候的我不知道社工是什么,这是一个我完全陌生的行业,而我即将踏入的是,这个行业在农村地区更加崭新和空白的领域。那时候的我,更多的是对于公益行业的偏爱,但当我真的成为了公益人士,面对的却是……?

资讯 | 涉外关六年?!俄罗斯公益圈寒冬再升级

涉外关六年?!俄罗斯公益圈寒冬再升级

上周六,俄罗斯总统普京针对境外NGO又签署了新法案,允许俄罗斯检方认定不受欢迎的外国组织,而参与相关活动的俄罗斯个人或组织将有可能面临最高六年的监禁。在防止境外势力渗透方面,普京大大一直引领潮流从未被超越,这次签署新法案,更是把管理境外NGO技术玩出花啦!

资讯 | 公益慈善周刊2015年第18期(总第166期)

公益慈善周刊2015年第18期(总第166期)

近日,民政部发布了《民政部关于探索建立社会组织第三方评估机制的指导意见》,《意见》明确了建立社会组织第三方评估的总体思路、基本原则、政策措施和组织领导,对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激发社会组织活力,完善社会组织综合监管体系将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资讯 | 资深NGO领袖:谁是我的接班人?如何培养“善二代”?

资深NGO领袖:谁是我的接班人?如何培养“善二代”?

九零年代开始,中国NGO发历经两个轮回,许多资深公益人开始面临为自己手创的NGO寻找接班人的难题。刘老师的文章写于2011年,但对今天的行业仍有巨大警醒意义:尽管有许多80、90后投身公益界,但真正有领袖气质的公益人才难觅,难留,难培养。问题,出在哪里?

资讯 | 撬动社区资源,我需要一个支点 :一家社区咖啡馆的诞生

撬动社区资源,我需要一个支点 :一家社区咖啡馆的诞生

居民社区+社会创新+商业模式+80后公益人=?一个隐藏在社区里的一个社区咖啡馆,通过营造社区公共空间,将小区居民们凝聚到一起;此外,它是社区公共空间营造的项目一个很好的探索:将社区公益和商业模式结合在一起,相互促进,实现可持续。

资讯 | 致天下恐同者:作为一个异性恋,支持同志是因为想捍卫自己的爱情

致天下恐同者:作为一个异性恋,支持同志是因为想捍卫自己的爱情

因为我作为一个异性恋,我也想捍卫我的爱情;因为每一次当你们攻击同性恋时,都是在告诉我(和所有的异性恋们),我(们)的爱情与人生,不过是一种“只能如此不可”而已;因为我作为一个自私的异性恋,并不想為了正常而爱。我想为了了爱,而爱。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