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改变自己开始

专栏介绍

从改变自己开始

从改变自己开始

简介:寇延丁— 什么人,用什么方式,做什么?我用“写一本书”来走近NGO。在这个过程中一点点了解NGO,学习NGO做事的方法,也校正了一些人云亦云的误解。希望通过这本书,对别人也能有此功用。

40 11

更多专栏

猜你喜欢

地铁安检,有槽要吐?
2017年10月10日起,广州地铁安检升级:“人走安检门,物过安检机”,广州由此正式加入中国一线大城市地铁安检的队伍。到底为什么要地铁安检?当前地铁安检症结在哪里?它是根本没必要存在的无效制度,还是只是一个没有执行好的制度?我们应该呼吁根本性地废除它,还是要求进一步强化它?看看用批判性思维的论证工具,怎么分析。

把我的同伴介绍给你

许多写作者不约而同地将作品比作自己的孩子,我想了又想,总找不到这样的感觉。也许因为写作并非我全部的职业,这本书只是我做事过程中伴生的成果,我觉得,他更像是我的一个同伴。

1482 0

后记:方向、方式、方位

感谢所有接受我采访的人,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感谢我的小屋,感谢岁月,以及在这个过程中经历的爱恨歌哭,所有这一切,我爱的一切。

1425 0

乡建学院补记

每次去学院,都会看到一些变化,新建了市民农园、生态猪舍、鸡栏,有面向市民的共同购买、也有面向农户的生产地加盟,还在做各种各样的市民活动,一开始是在农场做,后来也进入社区做活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说起“小毛驴”,说到“小毛驴”带来的启发与改变。乡建学院这棵树在北京活下来了。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这些树们不仅活了下来,也在改变着这片土地。

乡建学院补记
1359 0

二十六章 谢英俊:安得广厦千万间

谢英俊的建筑生涯里,在人本的、人文的以及生态、永续诸理念之外,又注入了人类学、社会学的成份,他也由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建筑师,进入了社会运动领域。

二十六章 谢英俊:安得广厦千万间
2904 0

第二十五章 刘健芝:念书应当有意义

读书不仅仅是摆脱贫穷、改变命运的途径,刘健芝越来越感受到“知识分子”四个字沉沉的份量,读书不仅有用处,还应当有意义,与自己的国家、民族的未来联系在一起的意义。

第二十五章 刘健芝:念书应当有意义
1746 0

第二十四章 袁清华:摸索在困惑与失落之间

袁清华话不多,提到翟城的合作社说得就更少了,从他那里,我听到了温铁军的一句话:最大的失败是我们认为好的农民没有接受。小袁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第二十四章 袁清华:摸索在困惑与失落之间
3668 0

第二十三章 严晓辉: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人与人交流的过程,是保持思考并能快速提高的过程。要注重自己当时的感受,你脑子里的东西,人的思考一定是在某一个特定的环境下、状态下激发出来,某一个人特定情境之下的一句话灵光一闪或许会将你领入一个新的境界,特别在我们这个年龄,也许某种启示就会改变你,让你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路。

第二十三章 严晓辉: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1778 0

第二十二章 黄志友:赤脚走在土地上

在来学院之前,就听到了许多“传说”,听说这里有个极端环保主义者,热爱所有的生命,甚至害虫,认为大自然中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为保护院子和菜地里的草跟同事吵架。这些传说里的主人公就是黄志友。

第二十二章 黄志友:赤脚走在土地上
1802 0

第二十一章 潘家恩:淬火激情

“想把乡建学院办好,需要对中国农村问题的理解,需要有一个能够广泛参与的开放的平台,吸引更多、更专门的、更优秀的人加入进来。相对于我们的经验和能力,相对于我们这些人能够做出什么,这个平台要更加重要,比如说,因为有了谢老师,才会有学院的生态建筑工作室,才会有协力造屋理念的推广。以后会有更多的人加入,有更多的机会与可能。这需要我们付出持之以恒的推动,需要脚踏实地的付出,也需要一个技巧和方法,要让这部机器运转起来,需要启动和润滑。”

1369 0

回访黄志友:从“极端环保主义者”到迷茫“新农人”

问到这十几年乡建工作过程中,有没有想过转行,黄志友笑着反问:“比如呢?”乡建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种人生价值和生活方式,像一个探宝的过程,永远不知道未来会产生一种怎样的效果,只是不停地探索,不停地发现新的东西。日后具体的工作内容可能有变,但还是离不开农业、农村、乡土文化。

回访黄志友:从“极端环保主义者”到迷茫“新农人”
669 0

回访翟明磊:十年,欣然在野

与网络上“公民社会”的讨论语境一起衰亡的,是曾经声名显赫,敢怒敢言的南方系,随着纸媒的式微,齐齐隐没于虚拟的高墙之内,扼杀于缥缈的强国梦之中。蔓延的无力感在锥心地拷问着曾经、依然、渴望活跃在调查记者、公民社会、NGO圈中的人们。是不愿自我“阉割”让他们走到了今天,讽刺的是,也许只有自我受限才能帮助他们走得更远。民间组织想要的是“对话”,无奈却总被视为“对立”。

回访翟明磊:十年,欣然在野
511 0

第二十章 袁小仙:最根本地做一件事

NGO本身不是中国特点,有世界性的东西。而目前在中国,太把它神话了、美化了、道德化了,而且好象也太热了,成为一种时髦,有点像是新茅坑大家都想蹲一下,不利于它的发展。一般NGO做事的逻辑,都是按照基金会的要求制定计划。这样的计划一般时间都很短,一年一个周期。要先交一个详细的项目计划书,到六月份达到什么目标,十二月达到什么目标,还要制定测量标准,看起来很“科学”,但这种方式是很功利、很浮躁的。

第二十章 袁小仙:最根本地做一件事
1477 0

第十九章 朱小娥:我不理解他,但我支持他

让我多少有些意外的是,在评价丈夫的时候,她用到了一个词,“单纯”。这个词我曾在邱建生那里听到过,他这样描述从未离开过山村的小娥并不奇怪,而她这么说邱建生则不同。“他这个人,太单纯。别人怎么看他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是一个很单纯的人。他的压力很大,几乎不跟人说,可能是没法说吧。他也不跟我说,也许是知道说了我也不会理解。”她抬起头来,转脸冲着窗外:“我不理解他,但我支持他。”

452 0

第十八章 邱建生 用什么照亮心灵

做乡村建设,其实就是我们的工作,不是在做奉献或者做什么高尚的事。尤其不要觉得你是在做一件高尚的事而别人不是,于是就是一个天然的道德权威了,有自豪感,或者觉得具备了某种发言的资格,这一点尤其危险。这个问题每个人都必须面对,不是说路上有个坑,我跨不过去但我可以绕过去,这是你自身的问题,躲不过去的。搞乡村建设,心态很重要,‘献身’乡建的想法要不得,‘奉献感’、‘高尚感’、‘牺牲感’要不得,如果做乡建的人本身的问题没解决,我想他所进行的乡建也是很成问题的。”

第十八章 邱建生 用什么照亮心灵
2305 0

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一棵成长中的树

邱建生、朱小娥、袁小仙、潘家恩、黄志友、严晓辉、袁清华、刘健芝、谢英俊: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这些树们不仅活了下来,也在改变着这片土地。

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一棵成长中的树
2985 3
加载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