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290 12

猜你喜欢

民间公益,说到底,是草根,如何主动热情友好地,帮助草根
国人谈及公益,经常说两句话。一句话是,“等我有钱了,我就来支持你”。另一句话是,“等我退休了,我一定来帮忙”。中国的民间公益人、传统公益人、草根公益人,要自强,在奋发,要自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草根人热情友好地帮助草根公益人。要相信,只要行动,就有奇迹。

更多专栏

答小狼同学:如何赋予工作以意义

有一些研究的推理方式让人惊讶。比如似乎有一个研究,说土豆的种植导致了人口的大量膨胀,进而导致了更多的灾荒与灾难。土豆到底是给人类提供了粮食,还是带来了饥荒?
 
如果拿这个道理去铺展,也许,人类不停地驯服“食物”、石头、树木、鱼虾、山川的过程,其实就是导致人类自身种群和欲望同步过度泛滥的过程,也是导致人类更多的灾难发作的过程。而表面上看,人类越来越公益,越来越文明,也许,真相却是,人类正越来越野蛮,越来越无耻。

有时候我会盯着一块远山上的石头看,看出了人生百态和世间风云。如果这时候,抱着炸药采石头的人过来,他一定会让我走开。因为我挡住了他们开采石头的通路。他们会说,这石头里含有玉,要把这玉从石头里剥离、萃取、提炼、选拔、剜取出来。这样,就会有大量的购买玉石的人,支付这些开采、打磨、制作、雕刻、贩卖、储存、赞赏、把玩、传宗接代、诉讼官司所有环节中,血腥而精致的费用。几乎每一步的代价都极高昂。但奇怪的是,像玉石这样的东西,卖得越贵,买的人越为疯狂,没有一个人本能地怀疑过它的价值,追问过它的必要与真实。

也许人们赋予了玉石很多意义。这样,勘探、评测、鉴定、开采、销售、传播玉石的所有流程都变得正确而光荣了。没有一个人担心玉石会贬值,因为每一个环节的人都在强迫性地让玉石提升它的价值。于是,玉石也就有了高昂的价值。让人不由分说,不可猜疑,不能动摇。

世间有太多的“无用之物”,由于被人类频繁地赋予了太多的意义和价值,而变得身价非凡。由此,人类繁衍和生殖更多的人类就有了可靠的理由。于是,人类去污染大海、阻塞河流,就有了强硬的理由。人们因为要活下去,所以要谋取养生成本。人类因为有了养生成本,就需要赋予更多的无用之物以意义。越多的无用之物被贴上标签,就给越多的人提供谋生的职位和巨额的收益。

只有粮食和蔬菜永远是廉价的。虽然雨水、空气和阳光也正在面临被人们开采和掠夺,但人类还是在拼命拉开生存之需与无用之需之间的差价。以此来给智慧和理想提供可靠的决堤之口。

于是小狼们总是在深夜月明时给我写来信件。小狼们其实不会对着天空发出雄浑的嚎叫,他们经常做的事其实是用肚子努力在思考。他们在思考,这世间除了食物之外,他们的工作,那些以公益之名开展的工作,究竟有什么意义。

我其实没有答疑的必须,我甚至可能不认识这些小狼。只是我早上在记事本上写下了这些疑问之后,我想逼迫自己提供一些回答。

玉石其实不同意人类赋予的那些意义和功能,石头也不同意自己被人开采。但人类似乎总习惯于替大地山川作主,一个人打败了另外一个人,不仅宣布自己拥有这个人的所有人格和尊严,而且拥有这个人原来声称的所有土地和财产。然而这些纸上的宪法和文末潦草的签名,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究竟怎么就成了天地自然那些与人类无关之物的命运的主宰,估计人类自己也难以辩白得清。

但大地如此静默,江河如此无声,树木如此缺乏躲闪和抗拒的能力,星空永远以黑暗的面目示人,因此,他们只能沉默地承受一轮又一轮的轰炸、占有和蹂躏。虽然他们内心,完全对人类的这些胡作非为不以为然,但终究制造了一场又一场的假像,以及由这些假像引发的争斗与狂欢。

所以小狼们的提问一直在沉默中真实着,因为他们在发出提问时就得到了真正的回答,一切的意义来自于自己的认识和判定,其实与他们无关,更与自然界无关。

因此,无论是拆鸟网还是帮助环境污染受害者,都是意义非凡的,因为,一切我们都要在人类自身的对话场里进行鉴定。至少,在关注环保的人看来,做这些事的意义,要远大于做其他的事情。虽然做其他事情的人,未必认同和理解。(2016.12.8)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