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土逗公社

土逗公社

简介:土逗公社作为一个结合线上线下的内容合作社,力图探索被消音的故事,创造属于青年人的资讯清流。“土逗公社”践行合作社的组织方式:没有老板,没有员工,只有劳动者和自我管理。我们欢迎同道中人以资金或劳动入股,成为我们的持份者,参与我们这个民主生产的实验,实现劳动者当家作主的未来。我们相信民主、开放、平等、以用户为中心的合作社能够挑逗青年人理解世界的动能,激发改变世界的灵感,探索人类更好的活法。

31 1

猜你喜欢

关于土耳其总统扩权公投,你需要知道这十件事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看起来春风得意。在16号的宪法公投中,支持埃尔多安的阵营(以暂时统计计)以51.4%对48.6%击败了反对方。这一公投旨在赋予土耳其总统独裁权。然而公投会带来哪些结果?后续有哪些可能?这些问题并不那么简单。

更多专栏

孤独的我,从你的直播路过

编者按
主播的钱挣得不轻松,观众打赏看直播百无聊赖。那么挣钱和获益的究竟是谁?1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直播”这个电视台的专有名词一下子变得火爆起来,几年以前,谈起直播,你能联想到CCTV,奥运会,或者是新闻联播,今天谈起直播,你能想到什么呢?lol,美女,整容脸,脱衣舞还是风油精?


如果说人们热衷于在朋友圈秀晒炫是为了获得他人对自己的关注和认同,那么做直播的最大特点就是在获得关注的基础上,还能获得不菲的收入,各大直播平台给出优秀主播的奖励是十分诱人的


这里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不管你打开何种直播平台,经常会听见一个东北口的主播在唠家常,或是用赵家班一样的特色说着段子。多家直播平台提供的数据显示,粉丝最多的前二十名主播里有超过半数是东北籍。东北的经济形势几年来已经下滑到什么程度大家有目共睹,在计划经济时代,东北最显著的特色是“共和国长子”、重工业基地,而绝非一些抹黑农村、丑化农民的娱乐小品。 90年代的国企改制,全国三千万下岗职工中,东北占了四分之一,目前东北人均可支配收入不足三千。


糟糕的GDP数据背后,则是稀少的工作机会,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借用直播平台重塑自己的出路。不仅仅是东北,也不仅仅是农村、小城市的居民,在中国经济普遍走入“新常态”、就业压力有增无减的局面下,许多高等学府、名校的大学生也步入了利用直播来赚钱的行列。遍地开花的直播平台和软件也不负众望引领潮流,对主播的资格几乎不设任何门槛,直播的内容已经从体育、游戏类等专业领域扩大到你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从明星、名人的特权扩大到一个全民皆可参与的行动。人人皆可成网红、走上人生巅峰的时代似乎就在眼前。但是,在手机屏幕前坐着就能轻松赚钱,真的有这么容易的事吗?
 
映客公布的数据显示,一周直播时长排名前一万名的主播中,每天直播7-14个小时的占比最大,达到了6527人。而前十名平均直播时长达到了41.4小时,工作强度已经超过普通白领的一周工作时长(40个小时)。然而在大多数人都不得不背负的巨大生活压力下,不管你是想赚些小钱还是梦想着改变命运,直播俨然成为了人们能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网红经济也一下子成为了新兴的互联网经济中的重要领域
 
一个主播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她获得的关注度和在平台上收到的礼物数量。在网红大军里,除了极少数像papi酱这样的凭借专业技术和高超的文字功底火起来的名校毕业生,更多出身于农村、学历较低的人,若是不出奇招,必然会混在茫茫人海里,收入微薄。所以各种各样节操无下限的直播内容,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女性靠卖性感、卖肉则是其中最能博得广大观众眼球的一种方式


在网络上搜索“女主播”这三个字,出现的都是这种新闻:


当然,即使这种十分露骨的直播在经历网络监管后消失了不少,但是其他跳跳肚皮舞之类的女主播还是很常见的,其中不乏女大学生群体。其实“美女主播”、“女大学生”这些标签化的、并没有让人感觉有哪里不对的词语,已经表明女性在这里是把自己的身体凸显,作为“性”的符号展示出来的,只不过程度稍有不同罢了。要说台上演员表演,观众在台下打赏的方式不是最近才有的,我国古代就已经有了这种客人在观看完歌妓表演后直接在台下给钱。在互联网技术已经如此发达的今天,这种打赏不过是用“网上送礼物”的方式呈现在人们眼前。值得反思的是,为何在被誉为精神文明、经济发达的社会,女性仍然只拥有表面上与男子平等的地位呢?想起当初新中国搞工业化建设时喊出的“妇女能顶半边天”,到今天的不断发生的支付宝艳照、借贷宝裸条和种种露骨的直播,不禁让人有“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慨


而在直播平台上乐此不疲地打赏、看戏的观众无,疑是整个运营链条上最关键的一环,正是他们的“无私支持”,才使得资本有源源不断的动力支持着直播业的运行。但是,就土逗君看来,大多数直播内容真是没什么精神营养,不是以美女、脱衣为噱头,就是直播吃饭、听歌或者闲扯。就拿吃饭直播来说,话题就一直在“我正在吃什么”、“你们吃了没?”、“我们一起吃饭好吗?”之间来回跳转。甚至有少数主播为了得到关注不惜伤害自己、当众出丑。那观众们在这里得到什么了呢?
 
我们不得不承认,在每个人都近似成为一个原子的社会,孤独和空虚是一个很常见的状态。


从上表可以看出,观众大多数都是在20岁到39岁之间的青壮年劳动力人群。不是所有人生下来都像王思聪一样无忧无虑,都市白领们除了工作,就是在上下班的路上,恐怕没有什么思考人生的精力;大学生作为廉价高等劳动力的后备军,多在脱离社会的机械教育中沉迷于网络,所以简单粗暴的娱乐,就成了这些忙碌者们精神上的不二慰藉。自己的人生似乎是一眼能望到头,“窥私欲”就在这样无聊乏味的时光里被激发出来。为什么没有营养的直播会火呢?因为许许多多无聊的人们凑到一块就产生了共鸣——这么巧?主播很无聊,观众很无聊,原来大家都和我一样无聊啊。当现实生活中人与人的关系被冰冷的利益所对立和割裂,我们找不到一个可以代表自己利益的集体,就只能从虚拟的世界中寻求这样的替代品。

从双十一、双十二的天价成交额,到直播、网红这些新的经济突破口,这些到底算不算是互联网经济的一个又一个伟大胜利呢?恐怕与其称之为是“庶民的胜利”,不如说就称之为资本的胜利、精英的胜利。对于大多数底层出身的主播来说,他们为了谋生存,不得不要扮丑、被当做性符号,甚至是伤害身体、牺牲尊严;对于广大的网民观众来说,他们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被老板榨干剩余价值之后,还要在空闲时间去吸收这些资本制造出来的文化糟粕,麻醉自己的心灵,消解现实的苦难。很多有理想、不想虚度年华的青年人,也可能觉得直播这种方式很无聊,但他何尝不是用别的方式浪费着时间、把苦难大把大把地消解掉?商家把你口袋里交过房租生活费后剩下的那点零钱也挣走的同时,还要把你头脑里那些对现实的不满、质疑与思考也要慢慢地清洗干净,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科技的进步并不能等同于人们拥有更多自由,在科技被少数人所垄断,被资本逐利的目的所掌控的时代,它所代表的,对于广大人民群众来说,常常是一种牢牢的禁锢。所以,在我们拿起手机再度享受这生活中的“轻松愉悦”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生活里冷峻的现实终究是躲不过的,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

※ 本文为土逗原创,作者:垂簪,编辑:钱多多,如有转载请标明作者及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