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248 8

猜你喜欢

我有一所房子,用来共享
以前一直不太懂人们为什么会把一些无用之物当成珍宝,为了获得这些珍宝而互相间杀戮和残害。而真正值得珍惜的美好,人类却似乎又不在乎,而尽情地毁坏。后来觉察了许久,大体想到了原因,是抢夺者总以为把物件控制在自己的名下,塞在自己的保险箱和地库里,这些物件就能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与他相伴到永远。

更多专栏

一不小心,十天没更了。这现象于我,是很少发生的。

这十天来,我在什么地方挖掘生命的意义呢?

年底似乎是各种年关大总结的时候,据说在这个时候,人会比较容易生病,因为身体也需要总结一下一年的得失,要把潜藏在内部那些隐性的灾难,给集体释放出来。于是,趁着雾霾的长途奔袭,我的鼻炎也重新犯了起来。它让我时时想起,无论你怎么想,你都活在这珍贵的国家。

今年最着迷的两个词,一个叫环保行动者,一个叫环保益家人。环保行动者更像是民间环保攻坚队,给这溃败的世界带来一点希望。而环保益家人更像是亲友团,大家聚集在一起,用各自的能量为环保做点什么。

是的,十来年的观察发现,环保行动者是一个投入产出比非常高的职业。他们只需要两笔钱,一是不算高的工资,二是随时可出动做事的“业务成本”。

大体来说,以我有限的视力,我看到的环保行动者,大体可分为三个段位。

第一个段位,大概是十万元元量级,这多半是刚刚入行的新手,五万元左右作为工资,五万元左右作为差旅。在这个段位的人,更像是学徒,无论是个人心力还是应用工具的技能,都需要在实践中体悟和提升。

第二个段位,为二十万元量级。在这个段位上的人,当然要具备独立做事的能力,知道迅速理清头绪,能够快速对焦一个倡导点,并敢于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多手法高密度地倡导和博弈起来。

第三个段位,就应当是到六十万元左右的量级了。在这个段位的人,不仅能够自己做业务,愿意沿习已有工作手法,但也擅长在不同案例的情境下对倡导工具进行组合应用,实现某种程度上的“集成创新”。在这个段位的人,当然也能够运营机构、筹集资金、率领三个人左右的独立团队。

随着个人独立时代的益发到来,环保组织的体量将可能越来越小,个人的能量将越来越强。因此,环保组织与其说是一个固化的机构,不如说是一个环保行动者的联合体。大家聚合在一起是为解决问题而发力,大家聚合在一起当然就会有很多内部的互助和融合。从“级配”的角度来说,这样的环保行动者联合体内,三种段位的人都会以不同的方式活跃和撞击。

当然也可能还需要另一种段位的人,这种人负责布局和谋划。尤其在整个中国环境都失守的时候,需要有人每天盯着地图,思考如何在所有的失利之处,都有团队去重新收复。当然,这种人在发展速度颇为缓慢的环保组织阵营里,似乎尚未真正的出现。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这个人必然是在当前已经出现的伙伴中慢慢升级。

只要一个环保行动者能够从这份职业中,得到过得去的工资,他们的战斗力就会极其惊人。而当所有的环保行动者联结为一个云团,互相感染和激发,那么,环保行动者将再也不孤单,将再也不封闭,将再也不恐惧和胆怯,将再也不会陷入被难题吓倒、被无能困住的混乱。因此,解决案例的速度将越来越快,收复失地的速度将越来越快,主动布局的意识将越来越高,主动进取的手段将越来越丰富。

我相信这一天已经到来。但愿天下不再有捕鸟网,但愿天下不再有雾霾。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