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293 13

猜你喜欢

或者,我们缺失的是“莽撞精神”
我什么都不会看,我只想看看这人身上,还有没有莽撞之气。此气在世间如此稀缺,以至于有时候要去挖掘,要去破除,要去溶化,要去解毒,要去演替,要去辅佐。就如看一碗饭,还有没有烟火的气息。就如闻一杯酒,还有没有粮食的香味。

更多专栏

迎战污染,需要克服多大的恐惧

几乎所有的人都看不得污染,几乎所有的人却又生活在污染的重压之下,生活在污染所制造的恐怖场景中。

2007年,“乐水行”活动开始之后,每周去看北京的河流,都能看到污水赤裸裸直楞楞地扑向河道。当时就有人忍不住了,说,我们是环保志愿者,我们不能就这样看下去,我们要做点什么。

是啊,那么我们就做点什么呗,于是启动了“拍摄北京排污口”活动,通知发出来,几乎没有人报名。

原来说得天花乱坠的那些人,不知道集结号吹响时,上哪去了。

我知道这是因为恐惧。莫名的恐惧,有形的恐惧。它有千百年来被统治和欺凌之后埋伏在基因里的恐惧,它也有眼睁睁地看着周边的亲人、同事、朋友因为管了闲事,举报了污染,而遭受了报应和打击之后和兔死狐悲般的恐惧。

2016年12月底的一天,到北京大学旁听一场讲座。当时有个同学问,你们觉得,环保组织当前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大家希冀的可能是资金困难啊,人手紧缺啊,经验不足啊,注册困境啊这些老套路的反馈。然而,话筒那边传来的却是这样的声音:“从业务的角度来说,当前是中国环保组织最好的发展时机。没有一个国家有那么多的生态灾难无人介入,没有一个国家有那么多的环境灾难亟需环保组织介入。几乎可以毫不留情地说,环保组织、环保行动者、环保志愿者只要肯出手,就一定有成就。但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仍旧不肯出手?”

“原因很简单,是因为恐惧。我们从小到大,都被教育成不要关注公共问题。因为父母会不停地举例说明,说只要一个人想关注公共问题,就会马上遭遇厄运。带头的会被斩首,随从的会被流放,围观的会被警告,旁听的会被惊心。百试不爽,百折必回。然后父母亲给出一个最好的人生出路,是到一些假装关注公共问题的团体里呆着,过着只关注自己私人需求的美好生活。”

“但事实是,恐惧虽然如此强大,但其实只是生命的假像。只要你敢出来挑战,只要你擅长运用合适的工具去挑战和求知,你会就享受到边持续获得小胜利,边持续一层层打破恐惧的那种快乐。到最后,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世界最值得恐惧的,是我们每个人的进取心不足。我们稍微取得点成绩就开始颓废,稍微打下几个山头就已经天下太平,稍微施展了几下拳脚就开始抑郁症爆发。一个人的心力如此的短促和狭窄,确实让人大吃一惊。”

因为恐惧,有些环保行动者,连众筹都不敢发布。

因为恐惧,有些环保行动者,连和人说话都觉得不好意思。

因为恐惧,有些环保行动者,连照片都不敢拍,举报电话都不敢打,微博都不敢发,微信公众号都不敢写。好像一做了这些事,恶魔般病毒就会感染上他们的身体。

因为恐惧,有些环保行动者把一个事件的利益相关方统统视为敌人,带着嗔恨心去博弈,结果,一件事情还没解决,对手越来越多,盟友越来越少。

因为恐惧,有些环保行动者不敢直接面对问题的核心和焦点,为了缓解恐惧所产生的焦虑,经常把同行当敌人、当对手,结果团队还没出发,事情还没启动,自己已经瘫痪。

环境保护在当今就是一场战争,无论我们愿意不愿意面对,无论我们多么希望当前的世界清朗盛明。但有意思的是,因为对所有的“危险”的恐惧,我们一次又一次否定着自己,阉割着自己,威胁着自己。虽然简单想一想都可以明白,再大的恐惧也比不上被人侵占和掠夺,而为了反抗这侵占和掠夺,我们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是有收益的,都是能缓解的,都是对生命有益的。我们放着那么多有意义的事不做,却每天以陷在恐惧中为荣,这也害怕,那也害怕,这也不能动,那也不能为。结果,就是每天束手就擒、坐以待毙。

我们本该最恐惧自己沦落为奴才,我们却每天引导着自己主动成为灾难的奴才。所以有时候,我们看着灾难制造者嘴角那不易觉察却又分明如许的嘲弄的时候,我们内心五味杂陈。

摆脱恐惧的第一步是要正视现实。因为现实已经发生的残酷性、荒谬性远超出我们的想像。如果现实本身都无法让我们振作起来,那么,我们的恐惧再强大也只是伪装的城堡。因为恐惧一定会被血淋淋的现状击得粉碎。很多人以为自己恐惧,是因为,他们从小都大都蒙着脸塞着耳朵闭着眼睛听着颂歌维持着虚假而繁荣的生活。
 
破解恐惧的唯一办法,就是在看到真相之后,去马上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一旦行动开始,技能就会迅速附集到身体之上。反抗恐惧需要的技能并不多绝大部分都是社会通用工具。有些我们生来就会,有些我们稍加学习就能够熟练应用,有更多的我们甚至只要一用上,就能马上尝到胜利的滋味,收到来自社会源源不断的支持。

灾难制造者远比我们想像的要脆弱,他们从制造灾难的那一天起,就恐惧着受害者的反抗。而受害者们只要稍微有那么一两个人敢站起来,用手头、身边能找到的最简陋的工具,就可以徒手与他们缠斗许久。有这时,只要有更多的人看到同伴在奋起而随之奋起,整个场面的形势就可能一秒之间逆转和反转。在这时候,大家可以分明感受到,那些施害者是多么的虚伪、无能和畏惧。

听完课堂上这些七嘴八舌的对话,我有点陷入了沉思。我自幼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人,看来,这些演讲者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我决定,接下来的一年,试着做点什么,追随那些环境保护的英雄们。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