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磐石评论

磐石评论

简介:通过理性分析的文字来表达我们对各种环境问题的观点和改进的相应政策建议。促进公开、有效的环境治理在中国的开展,增强“参与者”之间平等、理性的沟通和对话,在改进环境决策过程质量方面推动中国环境治理的发展。

38 8

猜你喜欢

垃圾管理与碳市场: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不满足、不符合碳市场规则
垃圾焚烧因不符合可持续发展的原则,不是固废领域碳减排的优选措施,在合法“基准线”下不具“碳抵消”的可行性,以及不具有“额外性”,完全不适合进入碳市场,并获得碳市场资金的支持。中国碳市场的改革和完善,需要将更多的“灰色”项目剔除出去,这项工作应当从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开始。

更多专栏

谁来面对无处安放的过期药品


摄影:姜超

家里的过期药品去哪了?当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可能马上想到的是家里某个角落里一个长期无人问津的抽屉或塑料袋。然后在某一天,这些不再被需要的药品会被丢进垃圾桶或下水道。从此,它们便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然而,并没有。这些被丢弃的药品会通过各种途径进入环境、影响环境中的生物,并最终给人类带来健康风险。现有科学研究已经在全球环境中发现了600多种药品及转化产物,包括在饮用水中发现的药品[1]。那么,居民家中的过期药品应该去哪呢?在没有一个完善的有害垃圾回收体系的情况下,这是一个尴尬的问题。但就如何回收处理居民废弃药品并不是无经验可循,本文将通过介绍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的废弃药品回收案例尝试总结开展回收的关键要素。

居民废弃药品回收处理案例

近些年,澳大利亚一直在运行一个“国家废弃药品回收处理项目”[2],简称RUM(Return Unwanted Medicines),由澳大利亚政府卫生部门提供资金,国家废弃药品回收处理公司(The National Return & Disposal of Unwanted Medicines Limited)负责运营。该公司是专门为此项目成立的一家非盈利机构。项目在全国各地的社区药店放置了药品回收桶,居民可以免费将不想要的药品交给药店,药剂师负责接收交来的药品并妥善放置。药品批发商以较低的价格提供药品回收桶的运输服务。收集来的药品最终通过高温焚烧的方式进行处理。

在加拿大,多个省份都颁布了法规要求药品企业(品牌拥有商和第一进口商)对药品的末端处理负责。因此,在加拿大逐渐形成了一些负责回收处理居民废弃药品的机构和项目,回收项目的运行费用由药品企业支付。比如“医疗卫生产品管理协会”(Health Products Stewardship Association, HPSA)[3]就是一家全国性的非盈利机构,他代表其注册会员企业执行相关法规,在几个省份开展居民药品回收处理项目,项目运行资金全部由企业会员提供。HPSA需要将其项目计划提交给加拿大环境部进行审批,此外还需要提交年度报告汇报项目实施情况,还包括在HPSA注册的会员公司名单。一个医药公司如果是HPSA的有效会员,便表示他履行了有关回收废弃药品的法律要求。具体的收集方式也是由药店接收消费者交来的药品。

笔者通过查阅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网站发现[4],美国的居民废弃药品回收途径主要包括直接送到指定回收点和参加废弃药品回收活动两种形式,部分地区还提供废弃药品邮寄服务。在美国缉毒局(DEA)的网站上可查询在DEA注册的药品回收点,DEA每年也会和地方机构合作在各地开展废弃药品回收活动。在没有回收服务的地区,FDA建议居民妥善处理废弃药品后投放到垃圾桶里。对于一些误用后风险较高的药品,在当地没有回收点的情况下,FDA建议直接冲入下水道,并给出了需要如此处理的药品名单,其中包括镇痛剂等[5]

尽管可能存在缺陷和不足,三个国家的回收项目都取得了可见的成果。据澳大利亚RUM项目网站上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7月至2016年6月期间,从澳大利亚各州共收集了约705吨药品,之前每年的药品收集量也多在400到700吨之间[6]。美国DEA在2015年9月26日开展的“全国处方药回收日”活动中一次性收集了350吨药品[7]。除了能直接减少废弃药品进入环境之外,回收项目还为进一步改善这一问题创造了机会。2013年,澳大利亚政府对RUM项目进行了第三方审计,在全国随机选取了600多个药品回收桶,对回收桶的使用情况和回收药品的种类等情况进行分析。审计报告显示,RUM项目每年收集约540吨废弃药品,这些药品中有44%并非过期药品[8]。那么这些药品可能是慢性病药,可能单次购买量过大,或许可以通过调整处方或药品包装的方式减少消费者购买多余药品。

开展废弃药品回收的几个要素

通过比较以上三个案例可以发现,每个国家的废弃药品回收体系都包括责任主体、运行机构和回收途径几个要素。但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又有所不同,比如在加拿大,药品回收项目的运行资金主要来自企业;而在美国和澳大利亚,政府机构承担了主要责任[9]。然而,不论是企业还是政府付费,都是有政府对回收废弃药品的强制要求或带头实施为前提的。在运行机构方面,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都专门成了非盈利机构来负责回收项目的运行,有利于项目的持续稳定开展。三个国家都采用了通过药店接收废弃药品的途径,对消费者来说比较便利,药店的工作人员也具备必要的专业知识。另外,药店通过提供便利的回收服务,也可能有助于吸引顾客。

当然,废弃药品回收体系的有效运转,除了以上提到的要素,公众的参与非常关键。以上回收项目都介绍了在家中存放过期药品的诸多风险,如可能被儿童或宠物误食等。美国FDA建议,在不得不将废弃药品丢入垃圾桶的情况下,应将固体药片与咖啡渣、猫砂或土等材质混合,并放进密封容器中,减少被误食的风险。澳大利亚RUM项目专门编制了消费者药品处理手册,内容十分简单明了,关于如何处理废弃药品可以简单总结为四做三不做:不要将药品投入马桶冲走,不要将药品倒入水池中冲走,不要将药品丢进垃圾桶;检查家中存放的药品,将过期药品和不再需要的药品分出来,交给当地药店妥善处理,将废弃药品回收项目告知你的亲戚朋友。

值得注意的是,FDA对于一些误用后风险较高的药品,在当地没有回收设施的情况下,建议直接冲入下水道。这一做法似乎与近些年对于地表水和饮用水中药品残留的担忧相悖,为此,FDA在其网站上引用了FDA环境评估专家Raanan Bloom的观点,“进入水系统的药物残留的最主要来源是人们服用药物后自然排出身体的药品成分。FDA和环保署都有对将药品冲入下水道的环境影响的担忧,但目前尚没有由此产生环境影响的证据”[10]。显然,在这一问题上,FDA采取了首先要避免药品对消费者造成直接伤害的立场。

废弃药品的最终处理

关于药品的最终处理,目前仍然是个难题,还没有公认的处置方法。许多国家法律规定进行焚烧处理,但污染严重,特别是在低收入国家,多使用简陋的焚烧炉或水泥窑。药品通常使用聚氯乙烯材料的吸塑包装,燃烧时会产生二噁英等有害物质。非焚烧处理方式也因药物的不同可能会产生问题。毒性较高的药品如抗癌药、抑制性药品如镇痛剂,需要严格管理。有些药品可以通过特殊的化学反应使其失效,但不宜操作。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相关组织推荐的最佳方式是药厂回收药品。药厂熟悉其产品的化学成分,具备安全处置的最佳条件。[11]

结语

在我国,虽然有少数地区开展了居民废弃药品回收的尝试,但总的来说,缺乏统一的法规指导和管理运行机制,民众的知晓率和认知度也不是很高。其实,开展居民废弃药品回收并不是一项复杂的工作,现有的药品零售网络和垃圾处理体系已经提供基本的运行基础,关键的是管理部门的意愿和公众意识。管理者需要有长远的目光,认识到药品环境污染与公共健康之间的关联。提高公众意识,除了要开展公众教育之外,整体改善生活垃圾的分类管理,使得药品这样的有害废弃物不能轻易地进入普通垃圾的处理流程也会有很大帮助。

尾注:
[1]TIM AUS DER BEEK, FRANK-ANDREAS WEBER et al., 2016. Pharmaceuticals in the Environment-Global Occurrences and Perspectives, Environmental Toxicology and Chemistry. Vol. 35, No.4, pp. 823-835
[2]The RUM Project, http://www.returnmed.com.au
[3]Health Products Stewardship Association, http://www.healthsteward.ca/about-us
[4]“How to Dispose of Unused Medicines”, US 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 http://www.fda.gov/ForConsumers/ConsumerUpdates/ucm101653.htm
[5] “Disposal of Unused Medicines: What You Should Know”, US 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 http://www.fda.gov/Drugs/ResourcesForYou/Consumers/BuyingUsingMedicineSafely/EnsuringSafeUseofMedicine/SafeDisposalofMedicines/ucm186187.htm
[6]Return Unwanted Medicines, http://www.returnmed.com.au/collections/collections-2016/
[7]“DEA’s Prescription Drug Take-Back Effort--A Big Success”, https://www.dea.gov/divisions/hq/2015/hq100115.shtml
[8]The National Return and Disposal of Unwanted Medicines (NatRUM) Project Audit Final Report, http://auspharmacist.net.au/images/rumrep.pdf
[9]澳大利亚和美国的药品回收项目并不是完全由政府出资和执行。比如,澳大利亚RUM项目也获得了一些来自药品企业的赞助。美国DEA的药品回收日活动也多是通过与当地机构合作开展。
[10]“How to Dispose of Unused Medicines”, US 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 http://www.fda.gov/ForConsumers/ConsumerUpdates/ucm101653.htm
[11]“全球绿色健康医院议程”,http://www.hospitalesporlasaludambiental.net/wp-content/uploads/2016/07/GGHHA-Chinese.pdf


※ 本文为磐石环境与能源研究所原创文章,作者:姜超。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出处。文章合作、授权请发邮件至:wanghui@reei.org.cn


磐石环境与能源研究所
以独立、公正的态度和批判性思维,提供促进可持续发展的环境和能源政策分析。http://www.reei.org.cn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