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313 20

猜你喜欢

我现在就想做成这件事,请帮助我正一下名,定一下见。
所谓的定见,是说我们开始时感觉到某个难题是难题时,可能是错判的,也许难题之后还有难题,难题的难题之后还有难题。小伙伴们一起帮助扒拉和穿透,找到那个真正的难题。找到了真难题,才有可能有所谓的定见,才有解析和建议,才有可能给出接下来一段时间最有效的解决方案。

更多专栏

公益组织规模化时,一定要有创新能力吗?

昨天下午去学习了好几年小时的公益组织规模化的讨论。我原来对这问题想得很少,更没有做些什么,只是一味地觉得,公益领域的空白点太多,如果已经进来的组织,不想着尽快占领这些空白,是值得追究和质疑的。

要占领空白尤其是快速地占领空白,其实不是为了商业人士喜欢说的市场占有率,更多的还是为了更多、更好、更快地解决社会难题。有些社会难题,我们一直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发生,听由它们发展,任由它们演变和发酵,但就是不肯出手去做得更多。有时候,夜里静下来,走路停下来,偶尔想起来,心里终究会觉得过意不去。

但公益组织主动地占领空白的似乎都不多,基本上每家机构一谈要发展,要占领全国公益市场哪怕是细分市场,都面露为难之色,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我能把当前这几个小机构摆弄好,把这几个小人物养活,就很艰难了,怎么可能一下子做得那么多。

但从社会上看,需求与供给之间的张力,真是一直非常的巨大。很多领域,能提供的服务只有几百人,而需求却可能是几百万人。就拿环保领域来说,整个国家的人似乎都是环境难民,但得到环保组织服务的,万分之一都没有;整个国家的生态到处都在濒临崩溃,但有环保组织出来阻止的,也很少见。将近二十年来,中国的环保组织,发展速度之缓慢,令人诧异。近二十年来,中国的环保组织,所做的业绩之稀薄,令人诧异。

由此当然就看到了规模化的巨大空间和可能。晚上回来,想了整整一夜,也许,规模化在中国的民间公益组织,有几点是值得参照的。

一是规模化不一定是一家机构做得极大,控制全局,引领行业,而是整个行业本身百花齐放,生态系统多元性和丰富性极佳,解决问题的手法五花八门,从业者的来源和所怀想法有极大的差异。因为规模化的一个标志,一定是行业本身的规模化。这似乎是学术界喜欢用的一个词,叫集合影响力。

二是行业规模化的同时,一定意味着行业内有数家机构本身也在规模化。如果一个生态系统里都是小草小花,也不能说这个生态系统就有强大的养育力和美感,肯定必须有几棵几十棵甚至几百棵苍天大树。树种肯定都不一样,开花和结果和时节也各各不同,愿意与他们来往的昆虫小鸟松鼠也各有选择。而且有趣的是,生态系统一定是互相支撑的,一棵树长大的过程,并不等于这棵树掠夺了其他草木的空间和营养,恰恰是给其他的草木提供了更多的生长想像空间。

三是规模化当然也意味着倡导能力的强大化和锐度化。公益组织“占领市场”的方式,未必是一家机构覆盖全国,也未必是一个生态系统占领全国,而是这个生态系统不停地向社会发送能量,意识和想法,定见和智慧,催促社会本身开始同步改良,进而实现某个社会问题的化解。如果一个行业看不到一大批成功的倡导案例,那么,这个行业的规模化也很可疑。公益组织终究是做倡导的,而倡导的过程一定是社会发动的过程。

四是规模化的过程一定意味着有些机构要有创新能力。说起来,太阳每天都不是新的,但也是新的。太阳之下无新事,当然是对的,但太阳之下有新意,也是对的。因为创新分为太多太多的层面,一个人想出地球人从来没想出的事,并把它做成,证明出来,当然是创新——在科学上,这叫原始创新。一个要把其他领域已经精熟的技能,引入到一个新的领域里,并通过实践将它做得合乎这个领域的习性,当然也可以算是创新,在科学上,这叫应用型创新。一个人采用一种自己从来没见过的手法解决了某个问题,可能是创新,在科学上,这叫差异化创新。一个人采集多种手法将它们混合组装在一起,用来解决一些其他单一方法解决不了的问题,在科学上,叫集成式创新。

公益组织当前可能不太需要原始创新,也不太可能出现原始性创新,但大量地学习社会生态系统上千万年来已经有的解决其他类问题的方法和经验,将其引入也好,混合集成也好,运用到解决公益难题的业务上,应当还是非常有必要和非常有意义的。某种程度上说,当前公益组织、社会组织所谓的各种创新,放大到社会层面上,都不能算是什么创新,但局限于公益领域里,都算得上是创新,而且可能是意义非凡的创新。

规模化从业务上,体现为版图的扩张或者说影响力的攀升和持续。于从业者的角度来说,当然就体现为从业者自身的进取心。每一个行业都是由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构成的,每个行业的规模化能力,当然体现为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数量以及从业人员的进取心和扩张力。

一个行业的人员数量如果迟迟得不到涨潮,那么,这个行业显然是远未规模化的。但同时,如果一个行业从业人员的进取心一直处于持平或者说衰退的状态,那么,这个行业从业人员再怎么增多,其规模化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大家都喜欢说,公益行业的所有问题,最终都是这个行业的人才问题。这话当然说得极其正确,正确到没有一点创新的价值。但如果细究这话的意思,我们终究是要考量到,一个行业的每一名从业人员的进取心和扩张力,究竟是不是在膨胀和攀涨。如果一个行业的人均进取心一直都没有变化,那么,这个行业谈规模化,可能就为时过早,或者需要引入、新生一大批富有进取心的人才入局。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