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土逗公社

土逗公社

简介:土逗公社作为一个结合线上线下的内容合作社,力图探索被消音的故事,创造属于青年人的资讯清流。“土逗公社”践行合作社的组织方式:没有老板,没有员工,只有劳动者和自我管理。我们欢迎同道中人以资金或劳动入股,成为我们的持份者,参与我们这个民主生产的实验,实现劳动者当家作主的未来。我们相信民主、开放、平等、以用户为中心的合作社能够挑逗青年人理解世界的动能,激发改变世界的灵感,探索人类更好的活法。

85 6

猜你喜欢

化妆的男人越来越多,你怎么看?
男人化妆过去曾被视为难以启齿的事,而如今却流行了起来。男人化妆固然没什么不对,他是男性审美方式的变化与自我愉悦方式的拓展,也是性别成见逐渐破除的成果。但当人们正在庆贺自己摆脱了性别固化的窠臼时,却不知不觉地陷入了由化妆品资本与看脸文化共同搭建的牢笼中。

更多专栏

关于土耳其总统扩权公投,你需要知道这十件事

51%的赞成票,无法为即将得到批准的根本宪制改变正名,公投没有带来支持埃尔多安的广泛共识,却产生了可以酝酿深刻危机的成熟条件。

雷杰甫·塔伊甫·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看起来春风得意。在16号的宪法公投中,支持埃尔多安的阵营(以暂时统计计)以51.4%对48.6%击败了反对方。这一公投旨在赋予土耳其总统独裁权。

然而公投会带来哪些结果?后续有哪些可能?这些问题并不那么简单。以下是关于周日这场公投结果的一些初步想法,也是对未来民主的可能性的一点思考。


土耳其总统艾尔多安,图片来源:BBC

公投时,国家正实行紧急状态。尽管国家的恐怖力量与独裁手段倾其全力打击反对阵营,尽管埃尔多安的正义与发展党(Adalet ve Kalkinma Partisi,正发党)动员了一切国家资源以支持人们投赞成票,然而赞成一方仍然只以微弱优势获胜。

51%的赞成票,无法为即将得到批准的根本宪制改变正名,公投没有带来决定性的胜利,也没有带来支持埃尔多安的广泛共识,却产生了可以酝酿深刻危机的成熟条件。

公投结果很可能受益于假票。中间派的共和人民党(CHP)和左翼立场,倾向库尔德人的人民民主党(HDP)称,有多达200万到250万张合格选票并未盖上最高选举委员会(YSK)的官方印戳,或者因为其他不合规的情况而值得怀疑。

17号下午,当投票结束开始计票时,最高选举委员会突然间宣布这些选票合格。仅仅是在几个小时前,他们还宣布说“用最高选举委员会的官方印戳密封选票是为了防范假票。”

社交媒体上也流传着视频片段,其中显示选举委员会中支持政府的人士直接在空白选票上盖上“支持”,大多数这类假支持票,来自东边的省份,尤其是主要为库尔德人的地区。如果不计这些存疑的选票,那么这些地区很可能是反对票胜出。

撇开公投之前的独裁式现状,与可能存在的假票不谈,正发党在公投中,其实没能拿下大部分土耳其权力核心区——比如那些决定着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大城市。

土耳其最大的城市伊斯坦布尔,长期以来都掌控在正发党与埃尔多安手中(埃正是在担任伊斯坦布尔市长之后,才成为土耳其总统的)。安卡拉本可以成为另一处支持埃尔多安阵营轻松胜利的乐土,然而在这两座城市中,反对票都取得了胜利。

除此之外,沿海的经济发达城市,如伊兹密尔(Izmir)、安塔利亚(Antalya)、阿达纳(Adana)和梅尔辛(Mersin),都大比数明确地投了反对。在大城市中,赞成方仅在安泰普(Antep)、科尼亚(Konya)、布尔萨(Bursa)和科贾埃利(Kocaeli)取胜。甚至在一些重要的保守伊斯兰阵地——如伊斯坦布尔的斯屈达尔(üsküdar)区——赞成票也不够。


图为4月16日,伊斯坦布尔的公投反对者,图片来源:teleSUR

尽管政府实行直接的殖民式统治、采取紧急状态策略、军事镇压、在选票上作假,但大多数库尔德人的城市仍然毫不含糊地对修宪投下了反对票。

尽管在一些城市中,反对票的比例比之前选举中人民民主党的得票率略低,但库尔德人明显对埃尔多安强加的独裁不感冒。如果真有假票出现在库尔德人地区的话,这些地区实际上的投票情况,就应该和之前的选举一致——反埃尔多安。

周日的投票结果也再次证明,总统纯粹依靠威胁和斗争,是不可能获得库尔德人的心的。

正义与发展党与法西斯主义民族行动党(MHP)的联盟是灾难性的:在所有民族行动党的票仓地区,反对票都压过了赞成票。这意味着民族行动党多数派领袖巴赫切里(Devlet Bah?eli)已经不再那么权威,他的党将很快面临严重危机。党内少数派领袖与修宪的积极反对者阿克塞那(Meral Ak?ener)有可能接替巴赫切里,成为民族主义-法西斯阵营的领袖。

无论如何,保守主义者与民族主义者的联合已经风雨飘摇。

共和人民党已经宣布会申请裁决选举无效。(同样,人民民主党也声称将质疑三分之二的票箱结果。)

如果共和人民党决定对公投结果提出严肃挑战,那一定意味着他们得到了国内各派系的支持。换句话说,它会表明,土耳其国家的主流力量认为埃尔多安的政治攻势正严重损害国家和社会的团结。


亲库尔德的土耳其左翼政党人民民主党活动,图片来源:Green Left Weekly

埃尔多安宣布胜利后整整24小时内,只有卡塔尔、几内亚、巴林和阿塞拜疆向他直接表示祝贺。土耳其的传统盟友——北约国家,以及埃尔多安最近的新朋友,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都保持克制而没有提供支持。(译注:本文发出后,白宫于当地时间4月17日确认了特朗普总统已在埃尔多安宣布胜利数小时后向对方致电祝贺。)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和欧盟之前宣布,他们将等待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rganization for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观察员的报告之后再采取立场。而今天,后者批评了选举中的不公平竞争,并对最高选举委员会将缺乏有效官方印章的选票和密封袋计入结果表示关切。(今天,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马克?托纳说,美国政府意识到欧安组织的疑虑,并且重申正在等待该组织的最终报告。)

其他国家领导人表示,他们将尊重公投结果,然而也强调需要建立广泛共识,以面对不断深化的两极分化和权力集中。

显然,埃尔多安这一推动独裁的行动,没有得到外国盟友任何有意义的支持。

土耳其的大企业也并不高兴。

金融资本的游说组织,土耳其工商协会(TüSIAD)呼吁国家团结和“维护自由与多元主义”。这表明,埃尔多安计划的不断推进并不会让他们感到满意。

工商协会明显担心未来经济的不稳定,同时也要求雷厉风行的“经济改革”。这些担忧并不仅仅局限于土耳其大资产阶级内更世俗主义的派别。

独立实业家和商人协会(MüSIAD)、土耳其商会和证券交易所联合会(TOBB)、对外经济关系委员会(DEIK)和土耳其国际投资者协会(YASED)都在谈论对改革和民主,以及类似内容的需要。

情况一目了然:土耳其资本正在感到恐慌,并且敦促政府回到“正常”。


图片来源:彭博社

埃尔多安在公投当晚的演讲中,表现出胜利者的姿态和乘胜追击的决心。他表示,人们为“重新觉醒的斗争”而奋斗,而他的第一个目标,将会是恢复死刑。

今天他还更进一步,他重申希望恢复实施死刑。他还说,他们战胜了“西方的十字军心态”,战胜了“他们(西方)在国内的走狗”。欧安组织公布初步报告后,埃尔多安的论调愈发极端,他告诉欧安组织“要有自知之明”,还说“停止与欧盟的谈判问题不大,我们大可以再搞一次全民公投。”

事实上,埃尔多安的权威现在已经严重动摇,但他显然无意放缓脚步。半个国家在反对他、大资本在恐慌、反对党在跟进斗争、国际反应非常冷淡,这些都显示:如果埃尔多安对他权力界限的测试继续得寸进尺,支持他的权力结构也将不日迎来崩溃。

公投当夜,土耳其全国的城市街道和广场上,挤满了成千上万的人群,尤其是在那些反对者的据点:伊斯坦布尔、伊兹密尔、安塔利亚。在我们撰写此文的当下,这些抗议活动正在不断扩大。

当然,这些人民的反对活动,没有被政府的媒体宣传机器报导。可它依然表明,人民民主作为替代选择,仍然能够生根发芽。

这不是撤退的时机,而是革命和民主的力量发起进攻的理想时刻。当前的体制秩序摇摇欲坠,而正如尼采所写的:“落水的狗,要狠狠地打。”(“That which is falling, deserves to be pushed.”)

原文链接:https://www.jacobinmag.com/2017/04/constitutional-amendments-hdp-akp-dictator/

本文首发于土逗公社,作者:Guney Isikara、Alp Kayserilioglu、Max Zirngast;译者:任其然,王朝;编辑:Catherine;美编:黄山。转载时略有删改,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