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300 16

猜你喜欢

这个99公益日,9000来只饿狼,企鹅3亿元能守多久?
9000个项目,就是9000匹饿狼。公益组织尤其是草根公益组织,过去被忽略得太久,众筹给了他们难得的扬眉吐气主导公益的机会。因此,谁也不会肯放过。即使平均一个项目的筹款目标才10万元,那么,也是9亿元。

更多专栏

既然看到苦难,就应当看到救难的英雄

研究传统公益一年多了,研究民间公益也算十来年了,最后研究来研究去,发现传统公益就是民间公益,民间公益就是传统公益;也发现公益是以信任为哲学本底,更发现公益要靠人心的自觉爆发。

还发现,公益是需要公益行动者的来默默支撑起整个运营流程的,没有公益行动者的公益,一切都将走空。因此,无条件地支持公益,其实就等于无条件地支持公益行动者。

但是,如果我再去研究一下公益的资金或者说能量走向,就会发现,事实与理想中间差距甚大。在这喜欢竞争、评比、监督、博弈、质疑的世界,公益行业经常会有很多主流的做法,是在违背着公益的通用规则和共同心愿。公益是基于信任的,而很多人出手设计的一些资助方式,却一定非要通过竞争,甚至是残酷的竞争来实现,而不是自己在行业里默默地观察、悄悄地跟随、勇敢地支持、无条件地赞美。公益支持就等于对公益行动者的支持,而很多捐赠或者说资助,甚至是公然否定公益行动者的存在、蔑视他们的价值、贬低他们的作用,更不用说,欣赏和赞美他们的品行与业绩了。

由此,多年前曾经发过誓言,绝对不参加任何的评奖,绝对不参与任何的竞赛,但仍旧扛不住业界随时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挑逗,看到好多小伙伴情不自禁地被卷入。有时候,是资源的紧缺让小伙伴们别无选择,更多的时候,是整个行业在集体走偏。

校正行业偏移的最好办法,是做出自己的动作,走自己的正路,让别人不敢走歪路。

公众支持公益,愿意倾囊支持,原因,多半是因为苦难频现,让人难以忍视。

而同时,公众眼角的余光,也会看到,伴随着苦难频现,一定会是参与救苦驱难的英雄也会频现。

就如看到了战争,一定会看到战士。看到了战士,就一定深知支持战士的粮草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但也有很多时候,公众只看到了苦难,却没有看到为解决这些苦难而投入所有生命的公益行动者、公益大英雄。

为此,需要把所有的草根英雄们,集结为一个社群,让大家的声音更多人听到,让大家的故事更多人看到,让大家的想法为更多人所理解,让大家的行动得到更多人的无条件支持。

为此,当然就需要深度的研究和源源不断的传播。在没有人听公益故事时,大家就互相讲。在没有人写故事时,大家就互相采访互相写。在没有人传播故事时,就大家自己转发、自己投送。在这自媒体如此发达的时代,基础传播权利已经不控制在媒体手里,而是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命运只要掌握在自己手里,不去改变命运,只能怪自己没舍得投入。

为此,当然就需要公益人士建立和示范一套最合乎公益行动者的资助方式。苦难需要支持,公益行动者为了解救苦难,甚至不惜把自己也变得新的苦难。这显然是整个公益生态系统尚未真正形成群落导致。一个健康的公益生态系统,是不是仅对苦难展开大量的救援和行动,也对公益界的从业者和行动者,展开丰足的支持和补给,因为一个人一旦投身了公益,他就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他能够主导自己的公益之路,他需要支持,但不需要指指点点。

为此,在真正良性的社会公益大生态系统运转起来之前,公益人士内部的小生态系统当然要尽情地试验和练习。因此,“公益行动者互助”显然是要快速推行的一个理念,当一个群体的数量足够大时,群体本身就完全可生成一个生态链非常多元的生态群落,互助与协作,将是公益小生态系统的运作基因。因此,公益人士之间的互相捐赠,是非常频繁发生的现象。这不是说公益人士无法获得社会的支持,而是公益生态系统景观的自然呈现。这样的呈现对社会一定是有引导作用的。在社会进入高度互信的时代,公益行动者之间当然是最率先实现互信的那一群人。

所有基于怀疑的哲学设计出来的运行方式在公益行业都将被无情地蔑视和淘汰。所有不是以服务的思维设计出来的动作都将被视为专制管理时代的残风旧俗,所有只看到苦难而看不到苦难解救参与者的能量补给行为也将会得到时时的校正。

苦难是需要去改变的,但只有全力支持“苦难的改变者”才可能实现更好的改变。如果社会尚未意识到这一点,那么,公益行动者就要在这些方面发起倡导和启蒙,你意识到了,你就要率先触发改变的机关,引领改变的潮流。

因此,我总是对所有的公益伙伴说,我们一定要勇敢地给自己筹集工资、创新费用、自由公益行动资金。要坚定不移地告诉所有人,只要支持了公益行动者,社会的苦难的解决,才有200%的希望。而如果不支持公益行动者,只想着“解救苦难”,那么苦难不仅无法得到解决,公益行动者也将日益凋零。

所有的生态群落都是自发成长起来的,任何其他人的设计都将违逆这个群落的生长规则。因此,公益行动者们永远不要对其他人已经设计好的场域怀着多么大的抱怨和抵触,需要做的不是顺从也不是反抗,而是去做自己认为应当做的伸展动作、自然前行。你尽情地按照你的本性生长,按照你的需求去和社会沟通,你就一定能够长得纯正又健康,不至于变成畸形,不至于带着仇怨。

想要做公益,从支持已经入行的公益行动者开始,先跟随他们,再讨论是不是有超越的余地和必要,再琢磨是不是有创新的空间和机会。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