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311 20

猜你喜欢

生命环保第一课:去“英雄出没”的地方
民间公益组织或者说草根公益人的成长路径已经非常清楚,最好的成长方式,是“攻克堡垒以培养将军”,也就是说,人是在真实地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成长的,而不是“培养将军是为了攻克堡垒”——成长了之后再去解决问题。

更多专栏

“垃圾不落地”需要人海战术

这几天,全国各地不少伙伴开始推进“垃圾不落地”,大家都希望“垃圾不落地,中国更美丽”。

垃圾不落地的好处是,垃圾可以不上天,垃圾可以不入土壤,垃圾可以不入江湖。这样,垃圾产生的二次、三次、四次、五次甚至是一万次的环境伤害,就会降低很多。这样,水里才可能有鱼儿,天空才可能有鸟儿,因为,鱼儿和鸟儿的肚子里,不再塞满垃圾,尤其是塑料垃圾。

而垃圾不落地的伴随动作,当然是垃圾分类。因为每个人一旦要为自己排放的垃圾负责,那么,分类就是不可避免甚至是势不可挡之势。

那么,为什么几千年来,中国人一直做不好垃圾分类呢?

其实是做得好的,已经有无数的经验证明,中国人做得好垃圾分类,只要敢运用“人海战术”。

垃圾不落地的第一步,是组织无数人手,敲锣打鼓,欢声笑语地,对自己辖区,进行一次大型的清理。像北京昌平的辛庄村,组织人手清理村庄的陈年垃圾,清理出一两百车。将这些陈塑料烂瓜皮都清理了之后,村庄外貌干净了,整个社区的心气就会为之一振。大家再想往家外乱扔垃圾,就要想上几想、思上几思、犹豫上几犹豫了。

垃圾不落地的第二步,就是把村庄里、社区里的所有垃圾收集站、垃圾桶,全部砸掉,以示决心,垃圾只要不分好,就不能把它逐出自己的家门。出门在外的人,也不能把垃圾扔到别人家的地里,一定要把垃圾带回家,在院子里、客厅中,分好了,再有组织地有纪律地投放,让它们去到该去的地方。

垃圾不落地的第三步,就是社区里的垃圾收集系统,无论是可回收物,还是不可回收物,都需要有志愿者在现场指导和协助。中国垃圾还没有分好,就是因为社区失灵。而社区失灵的主要原因,就是缺乏铺天盖地的志愿者,一起从早到晚在那跳“垃圾之舞”。想像一下,如果我们的餐厨垃圾收集车,没法定点唱着歌来收集,那么,变通的办法,就是在小区楼下,放一个餐厨垃圾的收集桶。这时候,如果桶边一站着一个穿着垃圾不落地马甲的志愿者,可能桶里就会有意无意地被扔上各种各样的杂物。而一旦有了这个志愿者在极有用心地提供服务,那么,大家都会自觉和认真起来。

当然,垃圾不落地的第四步,是生活在这个社区的所有人都要参与,一开始可以分得不太好,慢慢地,就分得精细了,由粗分类,走向了细分类,并且,不再感觉到困难和麻烦。

最后,当前,我们处在“垃圾不落地”的前期推广期,虽然很多人相信,环境保护、垃圾分类,在中国当前”一点就着,一碰就引爆“,但仍旧需要持续而艰苦的用功,因此,无论你生活在哪个城市,哪个社区,哪个村子,只要你有心在社区里与大伙儿结伴实践垃圾分类,那么,你就可以把自己理解为这个社区的“垃圾协管员”,或者,像大学生村官那样,主动成为一个“垃圾村官”,与社区的行政领导、物业公司什么的,配合居民,把垃圾不落地、垃圾分类这些社会自主的工作,做得精细而深入。

当然,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觉醒的社区和尚未觉醒的社区居民。这很好办,社区里组建垃圾不落地推进小组,一起把所有的居民唤醒,一起在每天的日常的践行。当然,也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觉醒的居民和尚未觉醒的社区,那也好办,这个觉醒的居民,在“垃圾不落地,中国更美丽”的社群的协助下,一起把社区唤醒,一起共同实践。

无论你是社区找不到垃圾管理的引路人,还是你是想当引路人而找不到社区,我们都可以帮助你做好匹配,只要你在从事这个基层伟业的劳动时,每天都想着社会化,想着用“人海战术”来解决问题。因为,所有的环境保护过程,都应当是充分的社会发动和全民实践的过程。于垃圾,尤其如此。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