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彩虹校园

彩虹校园

简介:广州高校彩虹小组,让我们一起从理论探讨与社会行动出发,推动校园多元性别平等教育!

46 12

猜你喜欢

日本变装艺人:书写下坠又上升的人生
娱乐圈的大观园,自然少不了才情卓越的跨性别者的代表。邻邦日本的变装艺人们,亦活跃于娱乐圈的各个角落,似乎不比金星形单影只。银幕背后,更是一个社会对跨性别者态度的写照。

更多专栏

TA说:妈妈,我们不是怪物

现在是早上七点五十三分,我坐在办公室,用上个世纪的智能ABC白痴输入法记录现在的心情。如果这篇文有太多错字,你就知道上个世纪的输入法有多白痴。

终于体会到蔡康永在《奇葩说》谈到的那一句“我们不是怪物”他是在说什么。好像我们这样的人,不论活得多“失败”,还是人生有多“成功”,到头来都要面对这个问题。我们的上一代人,大部分选择了逃避,隐瞒,或者是否认,过一个完全不属于“TA”的人生。我们这一代还是要这样吗?亲爱的,我们不要再用亲情的枷锁绑架住彼此了,我真的想要为自己活。



7月1号加拿大国庆日那天,我跟妈妈说要出去跟同学玩。“你不许去!我知道你要干什么,你给我呆在家。”最后,我还是去了。开车到国会山的路上,心情一直很烦躁,愧疚。我也不知道这种愧疚感是从哪里来,把妈妈丢在家,自己跑出去约会吗?

昨天,7月5号,晚上九点多,我在洗脸,妈妈突然很严肃的跟我说:“我要问你一件事情”。当下我就知道她是要问什么。当我没有否认的时候,她有点崩溃了,我也很崩溃。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准备好出柜了,从高中时跟同学出柜,再到大学参加性别社团,读性别课程。很多的同志小孩都是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之中,不断的了解自己,探索自己。过了这个桥的小孩,活在了社会中,过不去的同志小孩,就变成了报纸社会版不断重复上演的新闻样本,用自杀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所以常有人说,我们的社会是一个手上沾满鲜血的杀人凶手,真的不夸张,多少同志小孩,他们的人生才要开始,就被社会“看不见的手”,推下悬崖。



之前网上疯传的一张老照片,一个六十年代穿着的中年男子,身上挂着“鸡奸罪”的牌子。共产时代,生活在黑暗,迫害与恐惧中的同志,是我们这个国家,终要面对的沉甸甸的历史。三十多年后,中国的同志终于争取到了“同性恋去病理化”,“同性性行为除罪化”。我们以为,用国家的话语歧视同志的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就在几天前,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在北京通过的《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又一次把我们这群人推到社会的边缘。

我真的很努力的思考过,我们中国人常常在说的“亲情”“爱”到底是什么?爱TA,所以就要TA按照父母的意志过活。爱TA,所以希望TA的人生变成一场骗局,一辈子生活在自己编造的谎言之中。爱TA,所以希望TA可以“改变”,可是到头来究竟是要改变什么?是要把你的小孩推进手术室,把TA的大脑重组,把TA的基因改造,变成一个异性恋小孩之后,再重新拥抱接纳TA吗?从手术室推出来的那个人,和陌生人有什么区别?我听到你说“你可以再玩几年,玩够了就变回来好不好?”。我先前没有想到过的是,很多人真真实实在过的人生,在经营的感情,原来是一种“玩”。

亲爱的妈妈们,我们不是怪物,我们没有生病。你们不要再哭了,我们都不要再哭了,好不好?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