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彩虹校园

彩虹校园

简介:广州高校彩虹小组,让我们一起从理论探讨与社会行动出发,推动校园多元性别平等教育!

46 12

猜你喜欢

日本变装艺人:书写下坠又上升的人生
娱乐圈的大观园,自然少不了才情卓越的跨性别者的代表。邻邦日本的变装艺人们,亦活跃于娱乐圈的各个角落,似乎不比金星形单影只。银幕背后,更是一个社会对跨性别者态度的写照。

更多专栏

恋爱、小桥流水:女孩和书

“It doesn't matter if you love him or capital H-I-M
Just put your paws up
Cause you were born this way baby“

第一次发现自己喜欢同性是在小学,启蒙也许是从小就和男孩子一起玩从而有了一身的直男气质,也许是去多了医院总能看到漂亮的护士姐姐。从而变成了喜欢看好看的姐姐和阿姨的小女孩,每次看西游记惦记的却是里面眼神直勾勾的妖精们而不是正儿八经的取经四人组。


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喜欢的是女孩子的我没有特别惊慌,神圣地接受了不同于其他人的性向,也自认为生来如此,却畏惧于公开表露,总觉得那样会使自己像异教徒一样被绑在火刑柱上被众人围攻。


因为内向和异于常人,我不太合群并走上了阅读的道路。家里的书柜被我翻了好几遍,从《郑振铎文集》一直到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妇女心理学》。在书中我确切的找到了女同性恋的定义和成因,并且没有被定义成病态和不洁净,那时心里也对于自己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不再觉得自己是不容于世的异类。
虽然家里已有网络,却不敢进一步去寻找组织,怕父母发现搜索和浏览纪录,一直对于自己的认知停留在科学解释的层面。

到了初中,一次去查寝的途中有个学姐问我是不是L—E—S,她一个字母一个字母蹦出来说的,然而“纯洁”的我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只好笑着不说话。
因为那时还是短发,人也呆呆萌萌的,可能是在某一瞬间让学姐看上眼了,她执意要我当她的女朋友。这导致了长达一年的拉锯战,在校园里她随时看到我就喊“女朋友”,生活上有些困扰但在工作上她帮助了我很多。虽然我不喜欢学姐,但通过她说出的那三个字母,我走进了一个新圈子,关于同类,也关于自己。
初中三年除了忙着换暗恋对象之外练就了能辨别小姬仔们的眼力,看了不知道多少本的百合小说。
启蒙的姬圈小说是追了几年的《情彀》,讲了亡国公主变身驸马与三国公主情感纠缠的古装大戏,还默默把作者写给每个人物的歌抄在了摘抄本上。

为卿死,为卿生。为卿对月饮长风。
为卿折断青锋剑,为卿吹熄长明灯。

漫漫长夜谁为伴,春帷半卷梦中怔。
追忆前尘生死誓,探问来世聚散盟。

木近水,易生根,弱水三千不容更。
枫叶恰似丹心红,灵心慧眼秀外中。

因怜筝曲归山林, 却惜琴音悲且清。
又爱笙鸣林鸟跃,人世浮沉触目惊。

卿为我叹伤往事,我为卿狂山无棱。
红颜驸马真绝世,为你倾情尽此生。

于是,饱受那些虚浮不切实际的小说的侵蚀,高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和女孩子谈恋爱。
庆幸一开学就找到了对象,过着甜腻的生活,周末去看电影,她煮饺子带到寝室给我吃,放假去她家过夜,或是晚上牵着手走在江边散步。也因为新鲜劲过去,有了现实的一些压力而分开。虽然不喜欢界定自己,但谈恋爱时的我是比较反感自己的女性身份,总是希望和男生一样去表达。这也导致了前任对于我的评价是“她总觉得自己是个男的”,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些还是有点伤心的。


因为感情生活没了,阅读又开始走上新的高峰。从第一本关于同性恋的文学性书籍《荒人手记》的记忆开始。
那天教室里正放着电影,我拿到刚刚到的新书,看到开篇“我以我赤裸之身做为人界所可接受最败伦德行的底线”之时,心中一惊,像是被临头浇下凉水。书中所描绘的种种迹象,都在指明欲望和寂寞,佛祖割肉喂鹰是情欲本身的极致,阿尧从始至终的生活都陷入无边的寂寞。那时刚经历过一段恋情,也看得书中几个人物的起起落落,寻觅不到灵魂归宿,同类都是喜新厌旧的人。
时代的酷儿就是荒人,当生殖不能成为目的,永无节制的爱导致了罪孽和寂寞,还有滥交和艾滋。书翻到底,异世倾倒,那些大把大把关于颜色的名词和砖瓦掩埋了我,在大家认真看电影的下午,流了一身冷汗,这不是我的下场。


因同学的推荐,我读到了邱妙津的《鳄鱼手记》和她自杀前与女友的书信集《蒙马特遗书》,托人在当当上买书时有点羞赧,书到了也飞快卸下“被誉为台湾女同性恋圣经”的书腰。
书中的鳄鱼和头顶长角的人类,都是酷儿的隐喻,她们被大家当成濒危生物又被大肆灭杀。吞吞和至柔是同性感情的最初探索者,因为触及禁忌的墙而渐行渐远。水伶成了爱情的牺牲品,“我”则是胆怯徘徊,远离人群。邱妙津的写作直率且真诚,书中的“我”是她最好的化身,忧郁、悲观、猜忌,也导致了《蒙马特遗书》中最后自戕的悲剧。环境影响着人们对于自身的探寻,只有当社会更加宽容,这就是我所期待的。
又从两本书中的后言里找到了陈雪让·热内,陈雪有十八禁标签的处女作《恶女书》集中的关于已婚阿蝶和少女小叶的爱情故事《蝴蝶》被拍成了电影,看完电影后被主演田原小姐姐实力圈粉。后来她又出版了自传体小说《桥上的孩子》《陈春天》《附魔者》,讲述了从小到大的生活,关于家庭,关于欲望,也关于成长,笔调平实,内容曲折。虽然陈雪在美国已和女友完婚,但这三本书中表达的更多的不是同类的爱情,而是流动的欲望和破碎的家庭。
法国的传奇的作家热内在监狱中所写的自传小说《小偷日记》《玫瑰奇迹》《鲜花圣母》,是二十世纪法国文学作品中的“恶之花”,描写同性恋和监狱生活,把罪孽的心态提示得淋漓尽致,但它们都还静静地躺在我的百度云(王国)里等候临幸。

接着又被室友推荐了严歌苓的《白蛇》,被组织关押的人民艺术家孙俪坤和伪装上级青年干部的徐群山(徐群姗)之间的爱恨纠葛。从最初在剧院门口相遇,第一眼徐群姗就爱上了,到最后头也不能回的婚礼告别,孙俪坤还穿着出逃那晚的红毛衣。她们即使相爱,面对世俗的压力也无能为力。
故事最后是相互背离,绝不留情面的果断,却让我觉得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看的书越多,感受到的恶意和负能量也越多,因为没有人能够说出对于我们未来究竟是什么样的,悲剧性的结局还是大多数,不被祝福。

熬过了高中,到了解放人生的大学,我留起了长发也更加能够接受作为女性的自己,对于感情之事没指望也不强求,驱使自己去读更多的书,关于同类,关于过去。
珍妮特·温特森的《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意外十分温暖,珍妮特是被父母收养的弃婴,是带着母亲“为神工作”的期望长大的女孩,却因为在教堂与梅兰妮相识相恋,产生了“不正常的激情”被教会发现,珍妮特未能接受矫正而出走家乡得以成长。
就像她母亲经常说的一句话“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人生会有无数种可能。这是一本读来充满温情的书,年少的珍妮特现在台阶上吻了梅兰妮并说“我爱你,几乎和爱上帝一样多”。
少女们的情怀和浪漫,也令人心动。


曹丽娟的《童女之舞》就与此很不一样,她从多面反应了不同层次上同性恋的认知和生活。
有关于少女们对友情和爱情的想望和探索,有关同志的挣扎,生命风化与悲凉,有关同性爱情中不确定因素及未来难望,有关家庭中被父亲驱逐有不同性向的儿子。她反应了现实生活的无奈和辛酸,也突出了恋情的隐蔽和暂不容世。就像一直倡导无性的费文在无止尽看小电影消耗自己被洁西解救后,终于明白生命的意义,她决定在病好后回归好友们,并和她们每个人都做一次。
她们都很真实,欲望也很简单,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她和他。
还有高中一直念念不忘的拉德克利夫·霍尔的《孤寂深渊》,曾经在图书馆里找了接近一小时,却无功而返,最后找到了影印版的才开始看。


它是英语文学中第一部写女同性恋的名篇,被誉为“女同性恋者的圣经”。女主斯蒂芬是性倒错,先后爱上了家里的女仆、附近庄园的女主人和与她一同援战的玛丽。她认为自己应是男性而不是女性,她爱每一个人时都强调“像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那样”,我在逐渐接受自己后,不再这样想而是“像一个女人爱一个女人那样”。
这本书是1928年的奇迹,是新世界的某种隐秘的预言。我看后却有“文学的悲剧总是胜过喜剧的,它不让人滑稽地发笑,也不让人认为理所应当能预见光明。
它作为某种神圣的个体的被无情撕裂充满绝望诉求的启示录,昭示前进之路布满黑暗与荆棘,永远也到达不了的彼岸,我们充满希望满怀热忱去寻找,去改变。”这样的感受,是在过年的时候,顶着屋外的鞭炮和烟花的轰鸣,我心里只有几分悲凉。
女孩和书,从我认清自己的真面目开始,就一发不可收拾地暗恋着各种各样的女孩,体训队和我一起训练的低一届的扎着马尾的学妹,朋友过生日时见过一面的同学的妹妹,住在隔壁寝室的温柔可爱的女孩子,军训站在我旁边像洋娃娃的女生,像是从大户人家院门里走出来的小姐姐,傲娇别扭的有着公主脾气的少女。可能大家都不太喜欢我吧,只有运气好的一个走了一小段路。
我开始回到正常的生活当中,做好一个普通人的样子,因为自己还什么都不会,也无法做出点什么,那就安安静静地先做好自己吧。
从小学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性取向的隐约内向到现在安然自得过着普通的生活,这是一个小姬佬的成长过程,从什么都不知道的小透明到随处都能开车拥有一个资源库的老司姬,从喜欢短发穿着黑白灰的假小子到认可自己女性身份并全心全意爱着这一性别的小姬佬。
未来会怎样我不知道,自己活得开心就好,能看想看的书,能约想约的女孩。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