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323 21

猜你喜欢

破冰基金:公益投资当然是有回报的,只是不一定对称而已
公益投资也是有回报的,这毋庸置疑,因为到处都在说物质不灭,灵魂不死,能量守恒,因果报应,世道轮回。世人投资出去的资金或者能力,终究都会回归到投资者身上,只是有些是对称的、线性的、逻辑推理、肉眼可明见的;有些则是含糊的、混沌的、暗中的、要心灵才能感应和捕捉的。

更多专栏

难道公益,也会贫者愈贫、富者愈富,安全者愈安全、危险者愈危险?

话说很多年前,一家著名的国内国际著名IT公司,要做公益创投。然后他们开发出了一个供参与者报名的网站。结果,有趣的是,这个网站非常的笨拙难用。大家为了报名,为了参赛后那虽然少但也算有的一点“奖金”,忍了。

同样的,国内也有不少其他的IT巨头,曾经开发过各种各样的给公益组织使用或者向公益组织募集项目的网站,这些网站有一个共同的通病,就是非常的笨拙难用。

一点都没有这些IT巨头的商业产品那么流利便捷友好快速安全贴心周到。不少公益组织扑上去,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此前得到的关注和支持太少。

以前我据此发过感慨,说,这个世界,你在商业的道路上走得越深越长,你离公益的道路就越远越背道而驰。你在怀疑的哲学里浸泡得越久,你的信任社会的能力就衰退得越厉害。你在虚伪狡诈的丛林里生存得越如鱼得水,你返璞归真的可能性就越低微。

很多商业成功人士非常不喜欢这样的说法。他们相信,自己在商业帝国上获得了成功,一定可以在所有的领域都可以获得成功。是的,他看到了政治向他投降,他看到了爱好者协会向他投降,他看到了文化娱乐行业向他投降,他看到了谈经论道的那些修行组织向他投降,他当然也期盼看到公益行业在他不可一世的成功面前俯首称臣。

但可惜的是,自古以来,真正做得好的、纯粹的、伟大的、通透的公益,多半,是和挟资本以入公益的人无关的。而是和朴素的“因为不忍人之心”而发动的公益,更直接相关。

这样以心发动的而做公益的人,我称之为草根,真正的草根。他们做公益,难度系数是最大的。正是因为难度系数这么大,他们做公益才有真正的冲击力和胜任力。人,都是被困难养育的,没有困难的遭遇战,没有真正解决过原生而巨大的难题,一个公益人不可能成长。而有趣的是,这些公益人要解决的难题,多半是主流社会蓄意制造的,或者主流社会难以解决而弃置一边假装没看到的。

这几年一直在为众筹欢呼,这几年一直在践行全方位全领域全时空全伙伴的众筹,但这几天,我突然有点欢呼不起来了。

因为,以前的众筹,带给我一种挥洒自如的可能性,带给我随时生发和奔腾的可能性。但给我无穷的工作想像力和发展自信心。

但这几天,我开始看不到众筹的原始野性,我看不到众筹给草根带来的想像力和穿透力了。他们被一层又一层的审查,给排除到了发起和参与的可能性中。就如一个大排档,本来是谁都可以进出的,后来突然有一天,要开始整顿以提升文明了,于是,很多人就丧失了在这些地方谋发展的机会。他们被一轮又一轮的各种淘汰机制中,纷纷被清洗出局。

此前,他们在政府那里,在企业基金会那里,在资助型基金会那里,本来就不容易争取到资金资助,因为他们的野性,也因为他们的“贫困”,因为他们的不服,也因为他们的“危险”。

核心原因,是他们才是这个国家最高端的公益人士,是他们最逼迫了公益的真相,是他们找到了最合理的公益难题解法。只是,这些解法,看上去有些贫困,看上去有些危险,看上去有些不符合经书和规训。

当各种平台为了追求所谓的高端,而盛行化妆和伪饰的时候,没有人回到土地上,也没有人愿意回到村野中。而是借这个机会,各路骗子们就纷纷粉墨登场了。而那些话说得笨嘴笨舌,永远保持着强烈的野性的人,头发也不肯梳,脸都不肯洗,衣服也没得换的人,就会被认定为可疑和危险的人物,一心做公益而反而成了公益的“敌人”,而丧失了进场的资质。

就如那些法律的卫道士们,天天说农民们不懂法不守法。而现实中却是,真正违法的人,真正在蓄意以法害人的人,真正在阴谋地用法律手段给自己谋取高福利的人,恰恰是那些早已经不是农民的人。

做公益,有做安全公益的,然后,越做越安全。有做危险公益的,虽然面对的险恶总是不容易抗衡,但这些人所带来的社会改良之效果,也是不可估量。但有趣的人,人群纷纷都向安全公益涌去,留下来的,永远是做危险公益的人,继续置身于更庞大的凶险中。四周没什么庇护,成员们虽勇敢却不乏孤单,粮草随时断绝,枪支弹药更是简陋稀缺到极致。

做公益,有做补救型公益的,也有做发展型公益的。人群向补救型公益涌去的时候,发展型的公益,总是得不到良好的支持。大家纷纷在说,你这个的需求,没那么紧急嘛,等我回头再说。然后,一经分手,永不回头。

因此,最近我愈发强烈地感受到,需要有更多的人,来一起支持发展型公益,尤其是支持草根的、野性的人,去做其业务的发展之梦,去圆其业务的扩张之梦。在主动公益之时,能够迎来全民公益的支持和欢呼。

任何一个平台或者场地,如果丧失了纯真的野性,丧失了对自然生发者的同情、支持和服务,那么,一定只会沦为,虚伪矫情者、风险逃避者的歌舞升平之所,那些表面上文明内心实际上最为野蛮残酷的人,会成为一个又一个高潮的炮制者。

我要继续回到野性者的队伍中,却追寻我的众筹之梦。(2017.9.8)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