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阿强同志

阿强同志

简介:阿强 — 同性恋权益活动家。现任同性恋亲友会执行主任。同性恋亲友会成立于2008年,英文简称PFLAG China,系中国男女同性恋者父母、家人和朋友组成的民间公益组织。

16 5

猜你喜欢

同志妈妈进京,网络视听协会“领导没在”!
中国网络视听协会相关《通则》发布后,几位同志妈妈觉得有必要去相关单位进行沟通,让政策制订者听到同志及家人的声音,于是,她们从江苏昆山、重庆和北京出发,带着几百位同志家长的嘱托,来到北京的几家单位,表达了同志家长们的诉求。

更多专栏

如何识别失实表述,并拒绝被他人操控?

1

我目前遇到的瓶颈是管理问题。

当一个公益组织发展到50多个城市,有超过3000个志愿者的时候,管理成为一大难道。而如果不能突破流程和管理的升级与再造,机构可能停滞不前,或者乱成一锅粥。

这也是为什么,我从工作中走开,去不同的公益组织实习,并来肯尼迪学院学习的重要原因。

公益组织与商业组织有区别,但在管理上我认为更多是一脉相承的。不要说在3000人的团队,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就是30个人的团队,3个人的团队,稍微处理不好,整天都是撕逼大战。我昨天跟同事说,我整天就是给你们堵枪眼的,哪里子弹来了,我就被往哪儿推,一年被“打伤”好几次。

某种程度上来说,商业组织在管理人上更容易,不合适的人开掉就行了。而公益组织全职员工可以按这个来,不胜任工作解除劳动合同,但志愿者却不能这样。坦白的说,3000个志愿者里面,有极少数人是非常难以相处的,如果是在个人生活中,有些人,我真的想避而远之,但在公益中,总希望去融合更多的人,而融合的过程其实是很痛苦的,也是非常漫长的。

2

对于组织发展,我可以多堵几次“枪眼”,放手让年轻的同事和志愿者团队去锻炼,在失败中成长,毕竟任何人,任何团队,成长都需要时间。团队的成熟与完善需要更多的时间去磨合。

亲友会像一个连锁企业,像连锁酒店这种还能快速制订一套流程,培训好店长,有激励机制,能够快速复制。而公益的工作面对的是每一个不同个性的人,志愿者的时间精力也有限,而培训成本又是最高的。有段时间,我们想学习连锁酒店培训店长模式,发现很难走通,好不容易花成本培养的人,很快工作变动,各种原因会流失,志愿者的流失率要比全职工作人员的流失率高的多,要么积极性难以保持,商业企业靠收入刺激员工,而公益组织靠理念聚人,理念有时候是空的,一段时间后,志愿者懈怠,产生疲劳感,也是无解的。

恕我直言,除了宗教组织,我目前,还没有看到一家志愿者团队为主的组织,能让我完全折服,走近一看,都不容易。

也有人劝我说别做大规模,维持小而美,也许没有那么累,但是,同志组织要改变的是人的理念,如果你改变几百个人,放在10几亿人里面,真的响都不会响一下。我坚信,要改变认知,要改变社会环境,必须要影响更多的人。

3

以前我们对志愿者基本上是放开的,你想来做志愿者都欢迎,虽然设有面试环节,但基本上形同虚设。最近通过一些学习,未来可能要对志愿者进行更多的交流,选择与志同道合者前行,并加强培训。

最近在读一个朋友推荐的一本书,《小组辅导与心理治疗》,发现当中难处的14类组员,我在公益机构全都遇到过。另外看耶鲁校长的演讲,发现另一种情况,也很常见。跟大家分享我自己遇到的最让人头痛的两种类型的人,也许对你在小组或管理中有所帮助。

“失实表述”,这是我见过最多的,很多人为了把愤怒和情绪指向TA者,进行失实表述,最后的结论自己全是对的,别人全是错的,目的是让听的人都相信TA是对的,产生愤怒或同情。最近读到一篇文章,耶鲁大学校长的演讲,也谈的是这个话题。他说:有时我们的朋友、家人,还有政客、广告主、各路专家会出于各自目的而操控我们的情感。愤怒、恐惧、憎恶这些情绪可以有效驱使我们去打开网页、购买商品、为政客投票。我们每天都在经受着各种各样 “失实表述”的狂轰滥炸,它们的杀伤力不容小觑。

他说,你要明白,选择任何一种立场都可能导致夸大、歪曲或者忽略一些重要的事实,从而助长愤怒、恐惧和憎恶的情绪。如果我的上述说法成立,那么你们在耶鲁接受教育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学习如何辨别和应对这些失实表述。在此过程中,你们应该特别留心那些与你自己的想法高度一致的表述。如果你在政治、文化、宗教或经济议题上持有坚定的立场,乐于接受那些能证实你原有观点、妖魔化相反意见的论调,那就会像很多人一样,掉入认知陷阱。

说大白话就是怎么能识别出胡说八道,编造一些理由为自己开拓的人,他们往往把想象当事实传播,其实多问几个细节,往往就会露出破绽。失实表述的人,往往带有一些操控的目的。而在描述中把自己说成圣人,别人全有问题的人,按常识,一定是有问题的。

4


操控者对组织伤害会非常大,TA懂得利用人的弱点,故此往往可以找到一些受其摆布却不自觉的人。TA会突然间变得很怯懦,一副无知无助的样子,必要时,还会配合眼泪。结果正如他预期的,TA可怜虫的伪装一定会赢得一些组员的同情,为他出头。甚至TA还可以煽风点火,使为TA出头的人与向他进行对质的人产生冲突和矛盾,而他呢,早就悄然隐退,置身事外。

操控者的八宝袋中还有许多把戏。例如,他可能放弃乖的形象,一下子变得很暴烈,向组员发恶,甚至会以离开小组来做威胁,而这种欲擒故纵的方法,通常也很有效。此外,他会在小组中界定一个或者多个组员,用尽办法令他或者他们成为TA的助手,或担任TA的拯救者,当我在小组中看到操纵者种种可恶的手段,以及因此无意义的耗尽小组的时间时,虽然我知道这些大多数是TA无意识的行为,忍禁不住时常感到愤怒,往往要费很大的劲和做一番努力,才能处理好自己的情绪。(《小组辅导与心理治疗》第六章,林孟平教授)

我遇到过的典型的操控者,一般反省能力极弱,常常活在自己的戏码中,一旦操控失败,他们会变得极为愤怒,具有受迫害妄想,通过攻击他者,表现和表扬自己,来提升自我价值感。操控者对小组的能量消耗极大,破坏性极强,一般人功力不够,很难改变和帮到TA提升。对于这类人,比较好的办法,是拒绝TA们加入团队。

如果你对小组辅导和非暴力沟通有兴趣,希望获得相关资料和进一步学习,请加微信 qinyouhui001 。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