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323 21

猜你喜欢

破冰基金:公益投资当然是有回报的,只是不一定对称而已
公益投资也是有回报的,这毋庸置疑,因为到处都在说物质不灭,灵魂不死,能量守恒,因果报应,世道轮回。世人投资出去的资金或者能力,终究都会回归到投资者身上,只是有些是对称的、线性的、逻辑推理、肉眼可明见的;有些则是含糊的、混沌的、暗中的、要心灵才能感应和捕捉的。

更多专栏

破冰基金:你所说的服务,是常态服务还是攻坚服务?

有一个朋友最近有些困惑,他觉得自己做了好多事,却发现没什么社会影响力,公众记不住他和他的机构到底公益在哪里,他和他的机构也很少与公众来往。

然后他就要跑来请我吃饭,找我咨询或者闲聊。

我最近发现自己越来越好为人师,有时候甚至觉得,我未来的职业,可能不是千里马公益私董会的教练,而更可能是公益机构的发展咨询师。

而我正在重读或者说新读的《夷坚志》,在《夷坚甲志》第二卷里,又读到一个和“公益原理”有关的故事,很是好玩。也许,这个故事可以破除一些陈腐的观念。一些人说中国因为没有信仰,所以中国的公益与有信仰的那些国家源流的表相都如此不同。但我总觉得这个说法不对,中国人如此的善良多情,怎么可能没有信仰?


要说信仰必须依托宗教的话,那么,中国的宗教也是非常普及的。无论有没有寺庙可供朝拜,大家都有自己内心的寺庙来去自由。即使不是那些成形的宗教,每个人的一生,一定有自己相信并忠实的念想。如果对所有的念想进行排除,我想,也许,“人心向善”,可能是很多人的共同“信仰”,虽然大家未必把这些词,天天挂在嘴皮上。

玉津三道士

大观中,宿州士人钱君兄弟游上庠。方春月待试,因休暇出游玉津园。遇道士三辈来揖谈,眉宇修耸,语论清婉可听。顷之辞去,曰:“某有少名酝,欲饮二公。日云莫矣,明日正午复会于兹,尚可款。稍缓恐相失。”钱许诺。独小道士笑曰:“公若愆期,可掘地觅我。”皆以为戏,大笑而别。

翌日,钱以他故滞留,至晚方抵所会处。则肴核狼藉,不复见人,怅然久之。弟曰:“得非仙乎?”试假畚锸凿地,才尺许,得石函。启之,乃三道士象,冠巾俨然,如昨所见者。外有方书言锻水银为白金事。弟曰:“兄取其书,弟愿得道象,归奉香火。”兄欣然许之。

既试,弟中选。兄复归宿,验其方,无一不酬,不数年,买田数万亩,为富人。

居一日,坐庑下,外报三道士来谒。既见,一人起致词曰:“昔年玉津之会,君忆之否?君得吾仙方,不以赈恤贫乏,而贪冒无厌。禄过其分,天命折君算。今日即自改,尚延三岁;如其不然,旦暮死矣。吾以泄天机谪为人,当来主之矣。”既去,钱君始大悔,即焚方毁灶,阖质户,不复启。

明日,小道士复至。未及坐,闻侍妾免乳。亟入视之,生一男。出陪客无所见。问诸仆隶皆莫知。

钱不三年而殂。

在这个故事里,我最看重的是这句话:“君得吾仙方,不以赈恤贫乏,而贪冒无厌。禄过其分,天命折君算。”想来在宋代,这意思是说,一个人,如果得到了天助相道,而获赠富贵,应当不能独自享用,而应当用来做公益和慈善,帮助社会上的鳏寡孤独。如果不做这些行善仗义之事,那么,就很可能折寿。

这简单相互的心理,想来也是深入人心的。估计很多人,都自幼怀抱这样的念想。而假如社会上很多人都心存这样的念想,一个社会的公益氛围,怎么可能不热烈,一个社会的公益风气,怎么能不普及?

因此那些说国人公益素质不高的人,可能就是在犯一个致命的错误。反正我是一直相信,一个人的心灵间,至少有一半运转,是和公益有关的。只有一有机会,都会发作和表达。


我尚未回答那个朋友的困惑,倒是把自己的这个心得和想法,一股脑儿倾倒给了他。然后,我问了他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你觉得你每天所做的公益服务,是常态服务,还是攻坚服务?”

其实在问这个问题之前,还应当问一个更基本的问题,就是你现在做的事,真正是你自己内心想做的,还是被人安排的。因为好多人表面上在做着什么,其实都不是自己内心的追求和理想,只是因为有人安排了过来,做起来也没那么繁难,因此就成了自己的毕生职业,甚至成了自己的热爱和忠诚。有一句话说得很俏皮,不要告诉我你一定要做你喜欢的事,而要告诉我你能够把正在做的事变成喜欢的事。

但问这样的问题太挠心,有一点盛气凌人的拷问态势,从与人为善的角度来说,也许没必要一下子逼迫得那么紧,点到为止,冷暖自知。

他一直沉吟着没有回答。为了打破沉闷,我作了一些铺垫。

我说:“你到很多人的业绩报告里去看,会发现他陈述的,其实都是常态的服务。常态的服务一是没什么优势,你能做别人也能做。二是没什么激情,无法带给你真正意义上的进步或者说呈现。在我的思维里,常态服务更像是练兵,而攻坚服务才算是真正的作战。如果你和你的团队一直在做常态服务,那么,就意味着你一直在假装很辛苦很努力地练兵,却从来不上战场。一个不上战场的士兵,怎么能叫士兵?又怎么可能成为将军呢?”

这也是中国很多孩子的悲哀。很多人一直在学校里学习着伪知识,参加着模拟考,没有机会读到知识的原典,也从未有机会参加真正的生命大考。这样,平时学到的是假知识,浑身的能力又从来没去用于解决真问题,他们甚至连遭遇真问题的机会都没有。一个没有机会遭遇真问题的人,又怎么可能成为解题高手呢?又怎么可能有独立的意志和创新的能力呢?

他试探性在反问了我一下:“你所说的攻坚型服务,大概是什么样子?能否给我描述一下?”

我说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的服务对象,一定都是有需求或者说会遭遇困难的人,有些需求是他们自己能够解决的,有了你的帮忙,最多只是帮助解脱了而已。但有些需求是他们自身一时无法解决的。这时候,如果你出手帮助他们一起共同解决,那么,这个服务的过程,就是攻坚的过程。

你要擅长发现服务需求方的最困难处,趁需而入或者趁虚而入,自然就会找到服务需求的那个精准点。这个点, 不仅可能是你的服务对象无法解决的,也可能是其他的服务提供商无法解决的,这时候假如你出手帮忙并协助解决,当然你就会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因为人的成长,都是在解决难题中才可能真正获得的。

说得通俗一点,任何人在这个世界上要有些独特的能力。而竞争化的社会,也本能地会要求一个人或者一个机构随时展现这样或者那样的能力。某种能力被展现得越充分和越持续,此人的社会竞争力就有可能产生,优势就可能积累,在社会中存在的价值就有可能得到证实。因此,攻坚解难的能力,才是一个人真正的核心能力。

如果你一直在做常态服务,是不可能构建这样的核心能力的,这时候,你唯一的办法就是做得更多,把常态的业务做成非常态,也是一种本事。在大量的业务过手经身之后,你一定会找到一个那个你最擅长的突破点,然后顺着这个点持续向前延伸和生长,就有了攻坚上的成果。

公益组织生来就是帮助社会解决难题尤其是大家都不愿意解或者不敢解的难题的,正是难题给了公益组织强大的生命动力。难题解得越多,公益组织气势越强大,能量越充沛,社会公信力越强。因此,一家公益组织如果丧失了攻坚服务的能力,一定做不长久。也就是说,公益组织不仅不能逃避难题,而要欣喜地迎接难题;公益组织不仅不能责怪难题,而要感恩这些难题。(2017.11.12)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