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C计划

C计划

简介:C计划是一家致力于思辨教育的社会企业。C是指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和Civic education(公民教育)。我们通过一系列线上线下课程、工作坊,帮助人们系统性的提高理性思维能力,重塑公共理性。

39 29

猜你喜欢

江歌案:这场道德谴责的洪流里,你是什么姿态?
或许,更有价值的是和解,是反思,是安慰,是承担。我们需要更多的谴责分手暴力、谴责网络暴力,需要给江歌妈妈这样的失独家庭更多的关爱和支持,需要更多关于责任和道德的教育。江歌的善良和生命,值得更大的意义。

更多专栏

这不会是一场无望的孩子保卫战

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涉事各方目前已基本作出回应,实施虐童的当事人已经进入刑事程序。和很多新闻一样,它可能过几天又被我们所遗忘,一些公众号还发出了《这注定是一场无望的孩子保卫战》等对未来表示悲观的声音。

但其实,我们可以做出改变,为了孩子更安全、更美好的明天。


向教育局发声:托幼园所的审批标准,能否降低?

如果携程可以自营亲子园、可以充分地在市场中自由挑选第三方来运营亲子园,发生虐童事件的概率,可能就会小于和相关部门“关系户”合作的情况。打个比方,在充分的食品市场上,我们没法避免所有的食品安全问题,但是可以根据公开信息、口碑等去挑选好的食品。最终获得的产品体验,会高于垄断情况下提供的产品。充分市场下的买方,也会有更强的谈判和议价能力,对卖方的后续服务形成更有力的监督。

但是,携程在2016年曾自营的亲子园,被教育局因为“没有行政许可”叫停。而这行政许可的门槛连携程这样的大企业也难以迈过,比如上海市《普通幼儿园建设标准》(0-6岁,包括托儿班和幼儿班)有人均21平方米的面积要求,100个孩子就是2100平米。


然而,上海市今年设立了20多个的社区幼儿托管点,配套的《幼儿托管点建设规范》要求建筑面积在200平米以上,招生人数25-30人,即人均不到7平方米。教育局也参与了这一项工作。携程的800平方米的亲子园容纳了100多名孩子,同样没有达到《普通幼儿园建设标准》,但也通过了教育局在内的验收团队的验收。

所以我们需要问的是:要办一家托幼园所,到底多少面积是必要的?这一面积标准不应该因为主办方是民间还是政府,而有所差别。《普通幼儿园建设标准》和其他审批条件能否降低标准和进行精简,从而既满足幼儿发展需要,又不至于设置不合理的准入门槛?

如果我们期待今后更多的企业可以更容易地自办托幼园所,有更多的社会组织提供托幼园所的服务,那么就需要行动起来,向教育部门反映意见。宪法规定了公民的建议权,《信访条例》规定了可以通过信访渠道向行政机关提出建议。所以我们可以:

1.向教育部门以邮件等方式,包括向市长信箱写信等,呼吁政府部门调整托幼园所的审批标准
2.从事幼儿教育的专家和公益机构,可以向政府部门提出更加专业的建议

监督政府采购:政府购买托管服务的程序是否合法?

在携程亲子园之外,还有一些社区幼儿托管点由政府部门向社会购买公共服务。今后可能也会有更多这种形式的托儿所出现。我们如何避免有关部门内定有利益关系的社会组织,从而影响服务质量呢?

根据《政府采购法》,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团体组织(包括妇联等组织),使用财政资金购买产品和服务时,必须遵循公开透明、公平竞争的原则,采用公开招标等方法

此外,采购人员和相关人员不得与供应商有利害关系,包括采购活动前3年是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等可能影响政府采购活动公平、公正进行的关系。

如果你关注社区托管点的建设,可以:

1.上网查询主办机构是否公开了招投标信息
2.了解采购人员和相关人员是否与供应商具有利害关系,必要信息可向政府部门申请信息公开
3.如果存在程序违法或者利益冲突的情况,可以向财政部门提出投诉和举报

成立家委会:增强幼儿园监督机制

真正的家委会,不是家长们讨好老师、互相攀比的机构,而应该是家长们和校方园方平等交流、推进教育工作的代表组织

一些观点认为政府部门应该进一步加强日常监管,但政府部门不可能监督幼儿园的每一天活动、每一个老师。即刻的监管,需要在家长层面启动,包括观察了解孩子的情况,和校方园方的日常沟通。

家委会可以实现和园方更有谈判力度的沟通,包括:

1.安装监控,实现家长移动设备可查看监控
2.更多地了解、支持幼儿园教师的工作环境改善和身心健康

携程亲子园早先即有家长反映园方的问题,但未引起重视。直到本次受害孩子家属坚持查看视频,才将问题浮出水面,避免了更严重的伤害。同样的问题,不同的应对,才会有不同的结局。家长们都行动起来,这才不会是一场无望的保卫战。

※ 本文为C计划原创,作者:叶明欣。转载请联系小C(微信ID:Plan-C2016),注明作者,在文首标明文章转载自C计划,文末保留C计划简介和二维码。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