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330 21

猜你喜欢

破冰基金:公益行动者如何爆发筹款野性
互联网时代,围绕公益行动者为中心而展开的众筹即将成为所有筹款的主流。期待公益行动者基金能够在这方面有所探索和发挥,期待更多的公益行动者能够自主探索更多的可能,自己解救自己,自己激发自己的生命野性。

更多专栏

破冰基金:警惕把做公益只理解为“物资帮扶”

业界或者说社会上,对“公益”与“慈善”两个字颇有争论。有人总想界定二者的区别,因为二者老是会混淆。而在我看来,混淆就混淆去吧,不必去区分,因为今天区分了,明天又混淆了,你是区分了,他又混淆了。既然如此,顺从才是硬道理,就当是一个状态有多种词汇来形容它就好。

因此公益与慈善没必要去区分,那么,真正需要区分的或者说警惕的,是什么呢?除了警惕高端陷阱,除了警惕方便法门之外,还要警惕把公益物资化的倾向和做法。

在我看来,就是要区分一些意识,明确强调一些态度,有意识地普及一些公益常识。

比如,在今天,在很多人看来,做公益,做慈善,似乎就等于是物资帮扶,如果超出了这个物资帮扶的范围,公益就变得不可信任,慈善就变成不能支持。

这肯定是偏颇的,甚至是很可怕的,是会阻碍公益事业发展的。

有人不信这个邪,说,有那么严重吗?

可以举出无数条例子来说明此想法的严重性和广泛性。长此以往,整个社会就会形成一个固化思维,以为做公益,就是当物资的搬运工,做公益和精准扶贫类似,做公益要实现的就是社会的物次再平衡。

这些想法实际上已经渗透到了整个公益运营层面的各个缝隙和细节上。

比如,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时,多半都是要填写物资的造价和数量,无法涉及其他的费用,哪怕是志愿者津贴,也是只能填极少的一部分。在政府购买项目里,只能有物资,不能有人。有人,也只能是物资的免费或者廉价的搬运工。

比如,支付宝“小而美”项目,基本上就只能筹集物资,如果你筹集人力经费,是绝对不可能有上线机会的。同样的,在物资项目里,如果稍微涉及一点人力成本,也会被审查和核实得极严格。

同样的,淘宝的公益宝贝项目,京东的公益众筹项目,也都是走向了物资流动的角度。也许,这两个平台本质上都是商品物资交易平台,因此,顺势做些物资帮扶上的公益,也是情有可缘的。

而在更宽广的基金会的工作层面,目前基本上仍旧是“项目制”思维,在这样的思维里,物资要么仍旧起主导作用,要么至少要和差旅食宿合并成主导作用。反正,工资是肯定不太可能得到充分的支持的。

在物资型公益爱好者看来,参与物资搬运的人,最好是纯粹的志愿者,最好不要是职业公益人,否则,给了物资,还要给运送和分发、核实物资者的工资,实在是难以理解。

但在现实社会中,你要发一封快递,你不交快递费,难道是可以的吗?

有趣的冲突就由此出现了,我发了物资给你,快递费,我就是不想出了。最好是让快递来做公益。

这个层面的冲突可能还是小冲突,因为确实,在现实生活中,很多公益志愿者愿意当物资的搬运工,也认为做公益就是物资搬扶,光搬运了物资,社会就能变得更美好。

但公益何止只是物资帮扶的层面呢?农村有些孩子们上不起学,表面上看是孩子们没钱上学,核心原因,要么是教育制度的不公,要么是社会发展的城乡失衡——中国把所有农村的美好,全都掠夺到了城市,因此,牺牲的,当然是农村,因此,只要出生在农村,就丧失了所有的生命机会。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物资帮扶的后面,更多要做的,是社会公平倡导。而这个倡导,是需要有一批擅长做倡导的人,跳出物资帮扶之外,去努力奔波和精进的。

但在很多人看来,脱离了助学支教的物资帮扶层面的教育公益,就不应当是公益,不应当得到支持。也许这些人相信,只要一直持续地物资帮扶下去,社会就会有财富平衡的那一天吧。

同样的,看不起病的问题,老人得不到好的照顾的问题,生态环境得不到保护的问题,表面上看,似乎都和物资帮扶有关,而实际探索进去,却发现,都与社会不公平、制度失衡、法律障碍、公众意识不足等有关,而这些精神层面的改善,是光靠物资帮扶很能实现的。

因此,做公益,行慈善,一定要形成强大的社会倡导能力,一定要有强大的社会倡导意识。而要有这样的意识,就要有这样的团队,而要有这样的团队,就要有对这样的团队的支持资金。

如果要把公益做个粗略的分类,至少有三种以上的类型,一种,是物资帮扶型,一种是社会善治型,一种是前沿探索型。即使是在物资帮扶的层面,也有很多人是要成为纯粹的社会倡导者,因为就物资论物资是永远解决不了真正的公益难题的。

至于社会善治和前沿探索这两个类型,则完全靠的是人力、智力和行动力,于物资的需求和依赖是比较低的,最多是要解决为了奔赴现场做调研和探究所耗费的差旅费用。

对这样的团队和行动者的支持,必须服从三个原则。

一是主要坚定地率先支持人力成本——也就是工资,公益行动者有了过得去的工资,事情就成了百分之九十以上。因为公益倡导靠的是人的思想、创意和行动,因此,支持了人,就等于支持了公益之事的前行,也就等于支持了公益难题的解题进程。

二是要支持非定向原则,以人立项和以物资立项的思维是完全不同的,以人立项就是相信这个人一年能做很多事,但至于做什么,去哪里,却可能是事先无法计划和控制的,因此,给予的支持资金,在工资之外,就是要支持“行动成本”,这些有个大概的数额就可以,计划和预算则是完全随时变动的,因此,与其用定向的思维来给自己自寻烦恼,不如用非定向的方法来让一切都兼容。

三是要有投资未来的原则,因此对人的投资是要长期的、相对稳定的、面向未来的,以一个短期的思维来捐赠,往往就容易断点与消沉;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充分信任的基础上,在给予基础保障的前提下,鼓励公益行动者开发更多的筹资工具并实战应用起来,边前行边拓展更多的获得支持的通道。

如果我们的社会能够破除这些对公益和慈善的误会,把越来越多的资金捐赠给物资帮扶之外的其他类型的公益,整个社会的公益发展就有可能更加健康,前线的、核心的、草根的公益行动者,也就可能得到更有力的支持,不至于这边在艰苦地前行,那边却与支持者隔着千山万水。(2017.12.4)

自从2017年7月份,我启动“破冰基金”试验以来,已经收到了31万元的支持。每天都在感动中度过。

破冰基金的理想,是想做一个试验,是想做一个倡导。试验的意思是,中国的民间公益人,支撑得起这样的信任和托付。倡导的意思是,我要告诉全世界,中国的民间公益人,更需要这样主动的、无条件信任的、快速而及时的支持。不要让他们每天都在“申请项目”,不要让他们自带工资来做公益,必须有给他们投资未来的资金和信心。

因此,我想找到100个人,组建一个100万左右的公益互助资金池。因此,我想找到一百个人,每人支持我一万元。支持一年后,偿还本金。我用这借来的钱,用来做一个快速而敏捷的试验,就是遇上有需求而一时无着落的公益行动者,给出最高信任度的支持和联结,鼓励其去做自己最想做的那些事。

因为,我们的人生,不能永远耽于理想,只有全身心的实践,才可能获得真知。而只要有了真知,走出了第一步,社会的支持力度就会滚滚而来。就如破冰之后,大地一定春暖花开。

目前这三十一万元都在我所认识的中国民间公益行动者间流转。有些资金已经流转了好多轮回。这些资金的每一次流动,都在给民间公益带来无限的行动能量。破冰基金的体量虽小,但“让天下没有难做的公益”,却是它的宏大而坚定的理想。

从今天起,我会陆续公示一些伙伴的故事,有些人可能会实名实说,有些人则可能只讲出故事的概貌。我承诺我所讲的一切都是基于真实的发生。就如我对中国这些民间公益人永远怀抱着无尽的尊敬与信任。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