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338 22

猜你喜欢

或许,民间公益人最锐利的筹款武器,正被这两支战队研发出来了
无论是公益行动者基金即将要推出的“公益行动者加速计划”,还是千里马基金刚刚推出的“千里马辅佐计划”,其实都在做一个真实的研发和试验。这试验如果成功,对行业大有裨益;如果没能很快地成功,对行业也有极好的倡导作用。

更多专栏

因为没有钱,所以才要给公益人,怒筹“年终奖”

这几天,上海联劝基金会公益行动者基金发起的“为公益人筹集年终奖”的倡导,或者说活动,引起了一些人的议论和风凉。

有人很新奇地说,你们都没有钱,怎么好意思给大家说要发年终奖?你看其他的基金会,说要做什么事,都是先有钱了才敢说的。这才叫真正的有备而战。你们一分钱都没有,自己的工资可能都还没筹集到,居然大言不惭地,要给整个公益行业的人,筹集年终奖?你们的能力行吗?你们的资源够吗?让人不禁怀疑,你们的做法,太冒进,太仓促,太不专业,甚至有欺诈众生之嫌。

你们是哪根筋扭错了,还是哪个脑袋进清水了?

然后,上海仁德基金会千里马基金,也不甘示弱,发出了“千里马三年辅佐计划”。按照这个计划,2018年,准备支持100位民间公益人,每人支持10万元。而且不管这些民间公益人,把这10万元用来做什么,用来给自己或者团队成员发工资,改善家庭生活,是最受鼓励的;用来做新业务的探索,投资未来,也是很支持的。

当然,这个计划只有一个要求,愿意接受这个辅佐计划的民间公益人,需要同时在“为公益千里马添草”的众筹起,同时发起一个目标为10万元的一起捐,并且在一年内筹集到。筹集到的费用,也仍旧归自己使用。等于是只要参与了这个辅佐计划,这个民间公益人就能够筹集到20万元非定向资金。等于这个民间公益人,一年到头都在参与一个“一比一配捐”的全年众筹行动。如果这个计划顺利实现,民间公益人尤其是行动型公益人的资金困扰问题,工资低廉问题,将很有希望得到改善。

同样有趣的是,千里马基金的账号上,目前也没有一分钱,这承诺的1000万元,需要去努力筹集。

钱还没到手,话却放了出来;而且要完成的似乎都不是小目标,而是大任务。这是要把自己逼上绝路的节奏?届时,说得好听说壮志难酬(筹),说得不好听,是吹牛皮不用上税,是夸海口不怕撑死。

万一筹集不到,岂不是大笑公益江湖,让全国人民笑掉五颗大门牙?

在我理解,自从互联网出现之后,民间公益人从此进入了独立主导的时代。我之所以那么乐意被称之为冯众筹,就是因为我发现,从那时候起,民间公益的模式反转了,回归了,正轨了,主流了。以前的公益人,需要等项目确定了、资金到位了才敢做事。而现在的公益人,只要有想法,就可以马上行动,完全可以边做边筹,先做后筹。

是的,民间公益从先筹款后做事,彻底走向了先做事后筹款。后也不是那么后,最多只后一两天。但这先后顺序的颠倒,却彻底颠倒了民间公益的当前状态。此前控制民间公益的那些压迫,从此全面消失了。那些辅佐者不再可能成为主导者,那些服务平台不再可能成为控制平台,那些支撑系统不再有理由成为指导系统。

民间公益人从此可以以独立面目横空出世,只要他在做公益,只要他肯用新媒体,只要他肯上线众筹发布众筹,他就可以全方位主导自己的公益创业之旅。

这也符合公益的本质,公益,就是发了心的人要去做某事,而不是那些发了钱的、发了任命书的人去做某事,靠钱推动的公益,靠官位推动的公益,都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好公益。

看世间做成的公益例子,都是从“有心,没钱”起步的,都是“先做,后筹”而发展的;都是没有资源的人,去发动社会,去调度能量来慢慢成事的。

这个原理其实和商业原理、军事原理是一样的。真正的狼性或者说扩张力进取心,就在于这破釜沉舟的精神,就在于这先行动后筹款的勇气,就在于这有了想法就先跃入战壕在战斗中成长的精神。所谓的创业,不过就是如此的实战中迭代,在真实的解决难题的过程中敏捷地捕捉所有的化合的可能吧。

我不仅完全相信“公益行动者基金”能够筹集到年终奖,我不仅完全相信千里马基金能够筹集到辅佐计划预定的一年1000万元,而且我完全相信,这必将是对中国民间公益的一次良好的倡导,而且我也完全相信这是对中国民间公益人的一次很好的发动和支持。

公益人要改善自身的处境,从来都只能靠自力更生,只能靠互相协助。(2018.1.8)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