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阿强同志

阿强同志

简介:阿强 — 同性恋权益活动家。现任同性恋亲友会执行主任。同性恋亲友会成立于2008年,英文简称PFLAG China,系中国男女同性恋者父母、家人和朋友组成的民间公益组织。

25 5

猜你喜欢

机构文化是那碗精心熬制的高汤
2018年6月,亲友会刚好成立10周年。在这10年里,我们的组织文化存在着一些动态的变化,当然有一些根基性的东西,一直没有变,比如,强调亲子之间的平等关系,一直未变,尽管我们的理念口号几易其稿,但强调聚亲友之力,为同志服务的精神也没有变过,而强调参与公益是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则是近两年的事。

更多专栏

我为什么要为合肥拦火车女教师说话

合肥女教师拦车这个事,有几点一定要说。

一,你看到的所谓真相可能只是部分,你看到她拦车的视频,行为很极端,让人很生气,但你也许忽视了铁路这种大国企的服务水平低下,还有长期的大老爷思维,我不认为,她和孩子进站后,老公在后面拖行李慢了几十秒,不能给进一定是要坚持的规则。

我为什么这样说?

相信大多数朋友都坐过高铁,一般来说,高铁停止检票到列车进站,再到开车,之间通常有5到10分钟的间隙,不是说停止检票就马上开车了。如果这位女教师和她的孩子能进站,说明离开车至少还有几分钟的时间,她的老公来迟了半分钟,没让进,这个看上去有可能是影响到她后来情绪过激,并引发拦车行为的一个原因,也是她在站台上求工作人员帮忙通融一下的理由,她说“只要10秒钟就能下来了。”

很多网友骂她,说她不遵守规则,当然,这个理由没有错,“你坐火车不能早点到吗?”。但是铁路归根结底是一种服务,当女教师和她的孩子已经进站, 老公在后面迟了一点,离火车开车还有几分钟,如果不影响到发车,应不应当给他进站,这个是要坚守的规则,还是可以根据现场情况兼具灵活性,更好地服务于旅客,恐怕我们说别人时容易,轮到自己时,就会有不同的答案。

我在不同的高铁站坐过高铁,有好几次看到有来晚的旅客,急匆匆的跑到检票口,跟检票员说完,检票员再次开放检票口让旅客进站,还有检票员在后面补上一句,“你赶紧跑啊,火车要开了。” 相比合肥火车站检票员冰冷的拒绝,我反而觉得这些放旅客进站的检票员,在这个寒冷的冬日更显温暖。

当我们批评这位女教师时,我们只看到了后面的拦车行为,而并没有看到前面的不让进站。在这件事情上,当时的检票员是否太死板教条了一点?要是合肥市领导坐火车比检票时间晚了半分钟,也会不让进吗?

在我看来,这个激动的女教师,用自己愚蠢的行为,为死板教条的铁路员工买了单。她真是成功的把批评都揽在自己身上,而真正需要打板子,需要提升服务水平的是铁路员工。

二是,她是教师,拦车这事确实与她的职业无关,也没影响到教学质量,凭什么要给她免职?教师是人,不是神,不能在生活中犯错误吗?教师不能有情绪激动的时候吗?违法了交给法院就好,为什么要交给网民和舆论审判?当地教育部门的免职声明,只是迎合和讨好网络舆论罢了,看上去极为草率,在中国,一定要警惕网络舆论成为另一种法院,未审先判。

三,看看一些网友的留言,你能感受到一种要把她搞死,搞臭,还要吐上口水,重重踩上一脚的快感,最好再让她一无所有!红.卫兵其实一直都在,只是现在是网络红卫.兵时代,找到一个靶子,把TA批死批臭。

在互联网上,人们很容易幻化成道德家和大英雄,他们去人肉别人的资料时,感受到的是成功,而不是违法的恐惧感,他们大骂女教师不遵守规则时,感受到的是一种足足的正能量,好像自己大义凌然。

互联网给了所有人机会和刷存在感的舞台,我们对别人的评论、咒骂或参与,都是我们为自己找在存在的价值的好机会。

只是,当很多人在写下对女教师不遵守规则的评论时,他们可能正在地铁里插队,正在火车站里倒卖黄牛票,正在走关系解决工作问题......

相关阅读
让旅客为铁路上的不合理规则买单,而你还习以为常了!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