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344 23

猜你喜欢

破冰对谈录:做公益真的要开心、快乐吗?或者说,怎么做才可能得到真快乐
公益行动者破冰中心,这几天已经有四十多个伙伴加入了。他们一方面带着发展的困惑而来,一方面也带着强大的生存智慧而来。有人给出了一些问题,想与群内伙伴共同求解。有人则愿意帮助一些他偏好的行业破冰除冻。

更多专栏

经商时头脑那么好使,怎么一做公益就糊涂了?

公益有时候像是迷魂药,只要真的做了公益,人整个似乎都变性了。性别倒未必会真变化,但性格、性情、性状,似乎都会有些变频。

我曾经看到,一个做生意算账很精明的人,但在做公益时,却似乎不会做账了。

我曾经看到,一个在公司里掌管几十号人几百号人团队的人,做了公益之后,却发现几个人的团队根本没法管。

我曾经看到,一个在社交场上风云变幻的人,做了公益之后,却似乎最不喜欢的事,就是社交了。

我曾经看到,一个在生命中努力精进的人,做了公益之后,却似乎瘫痪了,再也提不起努力利他的行动力。

我曾经看到,公益人普遍比商业人显得老实本分,在该空进的时候反而畏缩不前;我曾经看到,好多在商业上无师自通的技能,在公益界普及很久还是很难推广开;我曾经看到,公益人自我设限的能力在整个社会可能是最高的,最广泛的,障碍不是他人设置,基本上都是自我增生;我曾经看到,自力更生的精神在公益界反而不如在商业界那么自然和本能,依赖心理有时候在公益界更明显;我曾经看到,最需要进取心和扩张力的公益界,却最缺乏攻城掠地迅速占领市场填补空白的野心和能力。

姑且我们把人生简单裁分为两个状态,一个是纯利己,一个是纯利他。谋生,不一定只是纯利己,做公益,也不一定是纯利他。都是生命的不同绽放方式而已。
 
如果生命是一朵荷花,为什么这朵花在这个池塘里,就能够盛开,而在另一片池塘里,就开得为那么精彩了呢?是水质问题,还是花质问题?是营养问题,还是基因问题?是荷花的性格问题,还是池塘的情绪问题?

当然,我也曾经看到,一个在商业上做广告笨拙无比的人,到了公益场合,却非常擅长给自己脸上贴金,皮上抹粉,衣服上缠彩带,语言里掺莲花,给任何的行动都赋予无限美好的意义。

有人因为做公益,而连结上了无穷的能量体,有人因为做公益,却像是失了能废除了武功丧失了精进之力。所以,似乎,人生啊,不在于你做什么,而在你这个事是不是与你的体质、心志合拍?所以,似乎,人生啊,一切都可以有良好的意义和正能量的价值,只在于你参与其间时,是不是舒适与自洽?

在我的理解,做公益所需要掌握的技能,其实并不需要太多。因为,做公益的手法都比较简单纯朴,不需要动用太多人性中的计谋,更不能动用人性中娜些阴险、狡诈的板块,因此,等于只要做了公益,其实就已经简化了非常多的程序和手法。

或许恰恰是这样简化和便捷的过程,让一些人感觉到了合适,而让另一些人感觉到了不适应。有些人长期习惯于生活在太复杂太阴险太混浊的丛林中,因此,对简化之后的天空大地与草原,反而觉得很诧异和不习惯。

但做公益又终究是要有自身的套路和方略的,与商业不同,与军事不同,与政治不同,与科学不同,与教育不同,与宗教也不那么纯同,因此,在其他的领域泡得越娴熟老练,在其他的炉膛里冶炼得越是纯粹和精良,越可能在公益的熔炉里格格不入,难以融合,更难熔汇。或许,需要的是时间,需要的是火候,也需要自身耐下性子,主动寻求同频。

只要真的想做公益,其实都没那么难,虽然,公益要解决的难题,是社会主流精英们创造的、也不太有能力去解决的,只有公益行动者,才有可能真正解决。(2018.1.23)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