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C计划

C计划

简介:C计划是一家致力于思辨教育的社会企业。C是指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和Civic education(公民教育)。我们通过一系列线上线下课程、工作坊,帮助人们系统性的提高理性思维能力,重塑公共理性。关注微信公众号:PlanC-Edu,与你分享理性的声音。

54 38

猜你喜欢

汤兰兰案:莫让立场之争阻碍真相的探寻
女童如果受到了性侵,需要法律维护公道;无辜者如果被冤枉,也需要法律还以清白。这个事件无关立场,只关乎事实。在探寻真相的过程中,我们可以更多地问事实“是什么”,而莫让立场先行决定了自己的判断。

更多专栏

博士毕业,我却选择与土地为伴

阅读提示:十年前,程存旺还是中国人民大学农业发展学院的硕士生时,休学创建了一个有机农场。那时的他发现农业污染和食物安全问题很严重。农民自己吃自留地的粮食和蔬果,把施用大量农药化肥的农产品卖给城里人,既造成了环境污染,城里人也吃不上健康的食品。受市场价格和中间商环节多的影响,农产品只能卖很低廉的价钱,农民也过不上好日子。他想出的方法,是“城乡互助”、“社区支持农业”。农民生产有机食品,以合理的价格直接销售给城市居民,改善生活并支持有机农业可持续发展;城市居民获得健康的食物,同时也作为会员去了解、参与农户、农场的生产经营,起到监督、帮扶的作用。

十年过去了,程存旺博士仍然一直在为这个事业奔走,开拓平台。他现在已经是好农场CEO,诚食(北京)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有机农业和CSA农场领军人物。“社区支持农业”的模式已在中国四处开花。有机农业、生态农业再也不是大众陌生的词语。

本篇是上周C讲坛的实录文字稿,全文8010字,阅读需18分钟。感谢志愿者:seed、汪洋、AIS的辛苦整理~

大家好!很高兴今天有机会和大家聊一聊有机农业。
 
有机农业和生态农业目前已经得到了中央高层的重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明确提出了要发展有机农业、生态农业,实现农业绿色化。这个标志性的转变意味着中国未来二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中国农业政策和中国农业产业的一个发展方向。这也非常符合我们对农业产业的预期。
 
从2008年开始到现在,我研究和实践有机农业已经快10年了。下面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心得和体会。
 
有机农业,是指在生产中不使用人工合成的肥料、农药(包括生长调节剂)和畜禽饲料添加剂,而采用有机肥满足作物营养需求的种植业,或采用有机饲料满足畜禽营养需求的养殖业。与之相对应的,就是我们目前主流的使用农药、化肥等化学物质的常规农业。目前这两类农产品对人体的健康,可能是有不同作用的。
 
最突出的就是农产品上的农药残留超标引发的食品安全问题。2017年,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人员基于多年的实验结果,发表论文认为人体摄入农药残留和人体的生育能力之间存在负相关。这是常规农业种化学农药残留过多带来危害的证据之一。
 
而我们日常生活中很难避免去接触这些化学品,因为它们在蔬菜水果上的超标残留现象非常突出。2016年绿色和平组织对中国八大城市的沃尔玛、家乐福、华润万家、永辉、世纪联华和物美共6大连锁超市,随机购买了合计119份常见蔬菜样品,有12个样品农药残留超标,比例达到10%。还比如,2017年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局对食品进行抽检,发现北京物美某超市的韭菜的农药残留超标7倍多。
 
尤其严重的问题是,目前我们国家规定更多的是对果蔬上每一种农药的限制,没有涉及多种农药混合后产生的中间化合物。这些化合物它的限量应该是多少,不仅研究没跟上,我们的政策也没做任何干预,完全是一个空白。而农民喷药绝对不是只喷一种药,很可能是把各种药混合在一个瓶子里喷洒到蔬菜上。
 
农药使用非常普遍地存在于常规农业的各个方面,不仅仅是预防虫害。举两个例子。一个是许多农户给黄瓜用“直瓜灵”,这样种出来的黄瓜又直又长,顶花带刺(花不掉、刺不落)。大家可能平时很少去关注食物的生产过程,如果大家去田间地头,比如山东这种农业大省,这样的现象比比皆是。


第二个例子是给西红柿花瓣蘸上化学物质,这样西红柿可以不用授粉就快速膨大。大家以后买西红柿可以观察一下,里边是不是没有籽,发育不良,皮还特别厚——这是因为还没等西红柿自然授粉就人工促使它膨大了。按照自然规律,西红柿授粉才会产生种子,有种子才会产生激素,有激素才会促进膨大。但这一切自然的过程,在化学农业过程中都被大大缩短。化学物质替代自然过程,导致我们的食物失去了自然过程中本该有的结构,比如种子,也进一步影响它们逐步积累营养成分。


由于农药的使用种类繁多而广泛,所以作物上往往有很多农药残留。即使农药残留没有超标,但是如果每天都通过摄入食物而小剂量吸收农药残留,长期也可能对人体产生多种健康隐患,如对内分泌干扰作用,可能影响生殖发育,具有神经毒性等。

从总体上看,有机农业的作物,会比常规种植的作物更加安全和健康。

下面带着大家来看几个具体差异的例子。大家来看这张图,这两个青椒,一个是有机种植,一个是使用了化学品的常规种植。你们能猜出来哪个是有机种植的吗?(现场听众多数认为左边是有机种植,右边的是常规种植)。


可能不太明显,我们接着往下看:对两个青椒跟踪拍照,记录了相同环境下随着时间的推移,两种青椒的变化。左边的发生了较大的萎缩,颜色上也开始变化,变得越来越红。右边的颜色上没怎么发生变化,稍稍有些变黄。到了第二十七天,两个青椒无论在个头、色彩,还是表皮上,都发生了彻底不同的变化。


现在现场观众大部分认为右边是有机种植了,还有一部分认为左边是有机种植。那请大家解释一下自己的选择?
 
听众A:“右边的是有机种植的。我从小在农村长大。自然环境下,植物的生长、变坏过程是比较缓慢的,它不可能迅速变成红色。”
听众B:“左边的是有机种植的。因为我觉得右边青椒个头太大了,自然生长的应该不会长那么大。”
听众C:“我觉得左边的是有机种植的,自然衰老自然腐坏,比较符合自然规律吧。”
 
下面揭晓正确答案:右边的青椒,保存得更好的这个,是有机种植;左边的是常规化学种植。这里可能有两点原因。
 
第一点,有机种植的果蔬含有更多的抗氧化物质,更能抗氧化。比如说多酚类物质。像茶多酚,就是多酚类的一种。这种多酚类物质是非常好的抗氧化物质,在两种青椒都没有伤口的情况下,可以很好地保护自身的细胞,避免被氧化。还比如,我们经常用的化妆品中含有的SOD,其实就来源于植物。它是保护植物的细胞不受外界侵害非常重要的一种物质成分。有机种植的植物所含SOD一般都会比常规种植的SOD含量要多。
 
第二点,大家可以注意到,在相同时间内,两个青椒的体积变化程度是有差异的。水分随着时间的变化逐渐流失,干物质会留下来。有机种植的植物所含干物质要比常规化学种植的多得多。这和它的种植方式是很有关系的。常规种植要用大量的水、大量的化肥,所以它的青椒里细胞的液泡比较大,含有的水分多,吃起来入口即化。而有机种植的蔬菜,相对来说水分少,干物质含量多。
 
国外有一些研究认为,现在这些常规蔬菜的营养物质含量低于有机蔬菜。因为常规蔬菜在土里生长的时间短,再加上它生长的土壤环境都不是富含有机质的土壤,无非是靠化肥中氮磷钾这三大元素拼凑的结果。所以它吸收不到足够的营养物质供自身去取用,含有的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自然而然也就少。
 
至于颜色的差异实际上没有问题。有的青椒,它放一段时间就变成红的,有的青椒放一段时间会变成黄的。
 
那大家再来看看下图,猜猜哪一块是有机养殖出来的猪肉,哪一块是饲料喂养的猪肉?这两块猪肉,首先是颜色上就有不同,煮熟以后形态也会有一些变化。


观众D:“越红的越应该是猪肉,这是我妈教我的。红色相对来说是野生的。颜色越深,含铁量越多。”
 
确实,老一辈的人都有辨别食物好坏、营养物质丰富与否的常识。排除人工着色和其他偶发情况,色泽深的猪肉,它含有的营养物质往往是相对更丰富的。大家如果到菜市场买肉,会发现现在的猪肉的特点常常一个是颜色浅,另一个是肥肉超级薄,这都和饲养方式有很大关系。
 
两块猪肉都煮熟后,常规饲料猪肉就凹陷了,缩得比较厉害。因为它含有的水分多,里面含有的水分被煮出去后,流失的就较多,体积缩小得就更厉害。
 
接下来又是一道选择题,两个猕猴桃,猜一下,哪一个是有机方式种植,哪一个是用了膨大剂的化学方式种植?


观众E:“左边是化学种植吧,看起来个头比较大,水比较多。”
 
实际上,左边的是有机方式种植。非常重要的差别就是,这种有机种植的果实的果皮,可以很方便地剥下来。为什么呢?因为它的果肉非常紧实,里面的植物膳食纤维特别完整。而这些用了膨大剂的,皮和果肉粘连得很厉害,或者说是果肉特别松散。这是辨别猕猴桃是否用了膨大剂的一个很好、很简单的方式。但是,市场上我们能买到的猕猴桃,我估计大多数都是用了膨大剂,很难买到有机种植的。
 
但是现在在猕猴桃的主产区,陕西的周至,很多施用膨大剂的农民们都吃了亏。因为这样产出的猕猴桃保质期很短,即使是冷库也很难长期保存,所以出现了赔钱的情况。
 
现在许多人也都意识到再这么种植下去,问题很大,而且挣不到钱,所以纷纷开始调整种植方式。这也是非常好的市场引导的行为。我们希望更多市场的力量、政府的力量,能够结合起来,引导我们的生产者朝向有机生态的方向去转变。这样我们才能有更多安全、健康、全营养的食品。
 
除了蔬果,我们整个食物体系也都是几乎完全被工业化改造。比如,相比散养的奶牛,工业化奶牛产出的奶的某些营养物质也更低。
 
最近,欧洲从荷兰爆发了“毒鸡蛋”问题,就是因为在大量鸡蛋中检测出一种禁用的杀虫剂。大家看下图,这就是工厂化养殖环境,鸡被关在非常小的笼子里,除了吃饲料,它能干的唯一动作就是下蛋。在这种环境下,密度大,容易生虫,所以鸡场一般都会使用杀虫剂来消灭鸡体表面的一些虫。当然,养殖场也会在鸡的饲料中大量添加抗生素以及一些杀虫的药物,这样才能维持鸡在一个如此密集的环境下高效率、高强度工作。


目前我们的鸡蛋检测中还没有杀虫剂这一项指标。如果没有检测,也就没有对这个问题的定性、定量、分析。我认为,只要有这种工业化的养殖手段、工厂化的养殖环境,就一定会出现这类问题。
 
我们的鸡为什么高产?因为我们用大量的可以促进鸡蛋高产的化学药剂和其他违反自然规律的干预手段。正常散养的鸡,根据自然规律,一只小鸡从孵化、出壳,到可以生蛋,大概需要7个月的时间。在天气非常适宜并且饲养得当的情况下,春秋两季差不多三天两蛋。到夏季和冬季,产蛋量就会急剧的下降。因为这两个季节鸡也感觉不爽,觉得太热或者太冷,它也不下蛋。但在这种工厂环境之下鸡就没有季节的差别了,也没有昼夜的差别。所有这些养殖场晚上都是亮着灯的,让鸡打破它睡眠的规律,提高产蛋率,所以鸡蛋超便宜,几毛钱一个。昨天我吃了一个鸡蛋灌饼,一共才四块钱,那鸡蛋肯定贵不到哪去。
 
在我们工业化的食物生产体系中的化学物质,很多最后都会汇集到我们入口的食物上,接着这些食物会通过我们的身体传递化学物质,在某种程度上还会影响遗传。
 
比如说有一些杀虫剂它特别容易附着在动物的脂肪里。 我们吃常规养殖的猪肉的话,尽量不吃肥肉,吃点瘦肉。因为肥油部分会更多地富集抗生素或者是重金属等有毒物质。一旦这些有毒有害物质进入了人体,没有代谢出去的部分就会富集在你的各种脏器里。就像pm2.5颗粒进入人体之后,你再想让它再出去就太困难了,最重要的办法就是从源头上减少食物带来的有毒有害物质的摄入。
 
刚才我们一直在强调的是非有机食物的生产过程可能对人体的危害,其实它对环境的影响也非常明显。
 
这幅图是死亡区域在全球海岸线上的分布。如果一个区域因为水体富营养化了,导致这个水体的含氧量逐渐降低,低到不适合这个水体里其它生物的生存,这个区域就叫做死亡区域。密集分布死亡区域的是北美的东西海岸,老欧洲比如爱琴海、地中海,日本和韩国,中国台湾地区,中国海南岛的西北角,广西的东南角北部湾,长江的出海口,长三角近海岸。但总体来看,中国的海岸线这么长但分布的死亡区域很少。


我们传统印象都认为欧洲、美国的环境很好,实际上不全是这样。数据告诉我们,这些地方的水体有严重的污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这些国家的污染工业早都已经停了二三十年了,转移到其他国家和地区。那还有什么原因导致它们这些国家的近海水体严重的富营养化?
 
后来分析发现是农业。恰恰因为这些国家是农业化学品使用的鼻祖。比如说化肥,最早研究的是德国的莱比锡,他们拥有长达上百年的农业化学品使用的历史。中国的化学农业只有不到40年的使用时间。我们如果回到三四十年之前,基本上全国的农业还是以传统生态农业为主,把所有可以搜集到的人畜粪便都做成肥料,把沟塘湖渠里的底泥都挖上来重新做成肥料。这个过程在中国持续了几千年。
 
而这些西方国家使用的化学品年头很长,上百年,所以大量的农业化学品从田间地头顺着地表径流汇集到了江河湖海。这是农业生产方式导致环境污染最典型不过的方式了。现在中国的现状也很不容乐观。我国在2010年做了全国污染源普查公报。建国这么久了,这是做的第一次全国污染源的普查公报,现在正在进行的是第二次的全国污染源的普查。
 
第一次的普查公报显示,氮和磷这两种污染物质的主要来源是农业,农业贡献了57%的总氮(270万吨),67%的总磷(28万吨),超过了工业和生活污染。当我们的农田生态系统造成了这么严重的污染,我们怎么可能生产出安全、健康、洁净的食物?所以要想吃得健康,必须有健康的农业;要想获得一个更好生存环境,我们的农业必须改变。
 
不单是中国面临非常严峻的农业污染和食品安全问题,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无论是什么体制,只要进行了工业化和城市化,无不经历过有严重食品安全问题和农业污染问题的历史阶段。
 
日本也经历过这样的阶段。在1950年代,日本的农业法只关注农业的规模和效率,与我国八九十年代的农业政策方针是一致的。经过50年到了2000年的时候,整个日本的农业政策和农业法规已经完全转向生态化。再也不提一亩地能打多少粮食,关注的是这一亩地本身,考虑的是你的种植方式不能污染环境,你种出来的食物必须是安全的食物。日本甚至有一个家畜排泄物法,用一部法律来规定,你养的一只鸡、一头猪,它的粪便该怎么处理。细致到了这个程度。
 
去年中国农业部也已经非常明确地表态,到2020年,中国的化肥和农药要实现零增长,一下子给这两大农业化学品的行业设了一个天花板。从中央的农业政策指导思想的调整,到农业部门政策的调整,再落实到各个农业生产主体的行为转变,中间还需要多年时间,但我相信我们中国农业实践终会扭转过来。当我们的政府和民众意识到,农业的出路必须是走有机生态农业之路,大家也就慢慢会愿意消费、并能够购买到越来越多的有机产品。
 
目前中国的有机农业仍有很多的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是信任缺失。例如,一个号称有机的西红柿摆在你面前,其实很难专业地辨别,到底是有机的还是使用了农业化学品的。这需要依靠整个社会的努力,让信任度不断攀升。
 
我是在中国比较早开始做有机生态农业的,包括有机农产品销售等,也遇到了信任缺失带来的压力。陌生的消费者经常会问:你们真的是在按照所说的有机生态方式种植吗?有没有检测报告?这很常见,我们也会提供相应的解释。如果社会整体的信任度提高,那有机农业的路也会越走越宽阔。
 
一些国家的社会信任度很高,比如超市里贴着“有机”标签,基本上可以信任。当然背后更深层次的是健全的法治,如果欺骗了被发现,就要承担很严重的法律后果。目前我们农场以及好农场平台能做的,一方面会去做一些检测和报告,另一方我们更多的是去推动消费者、会员参与到农场里去,经常去观察你购买有机食品的农地里是怎么耕作的,去听农场主是怎么说的,怎么和你沟通的,这样去监督、推动有机农业不跑偏
 
现在,有机农业占整个国家农业品销售市场的份额大概只有0.5%,这个比例是非常低的,而像欧洲一些国家已经达到30%的高比例了。但也可以看出我们还有很大的市场发展潜力。
 
我和我爱人石嫣然从2008年开始做有机生态农业这一行,我们的研究、实践也逐渐得到政府和大众的关注。下图是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分管农业工作的汪洋同志,听取我们报告关于中国“社区支持农业”(CSA)的发展历程,以及我们如何推广”好农场”有机农业平台和“互联网+农业”。


这是我们的有机农场,会员们会经常带着孩子来这里参观或者参与耕种、接触自然。


下图是我们的好农场平台,已经形成比较完善的有机农业的供应链、生态链。


很多人也会质疑我们,有机农业能养活中国人,甚至能养活地球吗?
 
这个问题非常大。如果作为一个农场主,我不能保证这个答案。但是,作为一个研究者,我们在田间地头所做的实验证明,有机农业完全可以养活中国人,养活地球。目前,有机小麦、有机玉米、有机水稻,这三大主粮的有机种植已经和常规种植规模不相上下,这就是很大的进步。有机农业的单位面积产量,会略低于常规农业,但是差距已经不大。此外,还需要合理的消费方式相配套,我们不能维持现有的过度浪费的消费方式。有专家指出,全球食物大概有三分之一被浪费,大约是13亿吨重。我们可以只需要更少的食品,这样有机生产才更有可能满足基本需求。营养过剩还给现代人带来了很多疾病,我们可以停止食物的过量摄入,提高食物的质量,比如“少吃肉,吃好肉”。而且餐厨垃圾对环境也有很大的压力,我们目前没有好的方式去处理,多半还是焚烧,没有循环利用到有机农业里面来。
 
谢谢大家!

问答环节

Q:在推广生态农业的过程中,你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A:有大大小小很多困难,最大的遇到两个。一个是城市规划的变化,比如你本来好好种的地,要被征收,开发商拿来盖房子等。因为做有机农场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培育,原来使用化肥农药的土壤我们要让它休息三年,用微生物和有机肥让它恢复;整个农场的有机生态,也需要慢慢形成。如果土地被征收了,那么之前的工作就白做了,又要去一片新的土地重新开始,重新需要好几年来形成一个生态农场的雏形。第二个是我们会遇到一些地痞流氓,讹诈农场,我们农场的工作人员和他们打过几次群架。好在打赢了他们就不再来了。

这些困难都会过去的。因为我是把有机农业作为终生的事业、近似于信仰来做的。
 
Q:三大主粮的有机种植和常规种植的规模已经不相上下,那为什么有机农产品的价格会高出普通农产品那么多?平民百姓真的买得起吗?
A:主要是成本差异。现在整个有机产品的供应链是不完善的,市场规模还比较小,需求不足,我们从上游农户到下游市场配送,没有形成规模效应,成本都很大。而且,常规种植的成本太低,未考虑破坏环境的外部成本。如果我们把这些都考虑到,常规蔬菜的价格不应该这么低。

现在我们也在实践各种减少有机种植成本的方法,比如缩短生产地和消费地的距离。现在,我们好农场在三亚也开辟了新的农场,因为我们很多会员在冬季会去三亚,但发现当地的农药使用问题也非常严重。我们希望农场和城市的关系会更加紧密结合在一起。

我们不可能也不希望做到,在山东或者北京有一个超大的农场来供应全国的蔬菜,远距离运输会进一步增加蔬菜运输的成本和难度。比如,南方一些地区的大白菜、娃娃菜里往往含有甲醛,因为这些蔬菜都是从北方运送过去的。为了保证蔬菜不腐烂就需要使用防腐剂,最便宜的防腐剂就是甲醛。短距离的蔬菜种植、消费,既节约成本,也有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

还有很多其他需要做的来降低有机生产的成本,包括技术层面的。一些国家会对有机生产进行补贴,也让普通家庭可以消费的起有机农产品。
 
Q:我是种枣的。都不用农药了,遇到虫子怎么办?
A:我们在新疆也有有机枣种植的农场。其实你想一想在我们有农药化肥之前,新疆种枣的历史有多久了?如果一个农场的生态比较好,枣树的营养和抵抗力都好,林间的各种鸟类啊其他生物都很丰富,那其实是一个天然的屏障。当然,这需要附近都是有机农场,或者你和常规种植的农场有一定的分隔。否则旁边的农场都打农药,虫子肯定全飞你家了。

同时有机也不是说回到原始状态,我们还有很多现代生物技术都可以运用。

讲者简介


程存旺,中国人民大学农发院博士生,译著包括:《四千年农夫》、《分享收获:社区支持农业指导手册》等。好农场CEO,诚食(北京)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有机农业和CSA农场领军人物,致力于农业可持续发展。

※ 本文为C计划原创,原讲者:程存旺,整理:seed、汪洋、AIS。转载请联系小C(微信ID:Plan-C2016),注明作者,在文首标明文章转载自C计划,文末保留C计划简介和二维码。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