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政策观察

政策观察

简介:『政策观察』简报是NGOCN的一个新尝试,旨在关注公益政策,推动民间参与,欢迎订阅。

609 38

猜你喜欢

重磅 | 民间公益组织政策环境友善度调查报告发布
如何推动公益慈善事业的相关法规进一步完善,让民间公益组织能得到切实的法律保障和支持,一直是NGOCN政策调研团队所关注的命题。今天,我们发布团队的最新调研成果《民间公益组织政策环境友善度调查报告》,调研范围涵盖全国十座城市,试图呈现公益慈善政策环境的友好度和变化。

更多专栏

加强校园性别欺凌治理的提案

加强校园性别欺凌治理的提案

一、现有校园欺凌相关政策存在性别视角缺失的问题

2016 年以来,随着多起校园欺凌事件被曝光,这一问题日益得到了政府的重视。2016 至 2017 年间,我国教育主管部门连同其它有关部门分别下发了《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和《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除上述校园欺凌专项治理规定外,近年来,我国也加强了校园安全治理工作、学校心理健康工作和对家长进行教育培训的工作,这些工作的开展无疑对校园性别欺凌状况的改善有一定帮助。但这些校园欺凌相关政策存在着性别视角缺失的问题,没有认识到校园性别欺凌(包括基于社会性别、性别气质、性倾向、性别身份的欺凌)是一种特殊的校园欺凌形式,其基础是性别的刻板印象、传统社会角色规范以及儿童的不同的生理性别和社会性别认同等,根本原因在于根深蒂固的社会文化规范,包括父权制以及异性恋、顺性别霸权,而学校在发挥其引导学生“社会化”的角色过程中,可能会通过对现状的默许或明确认可,在无形中强化了这种不平等的、有害的社会性别规范并使其合法化。所以校园性别欺凌不仅仅是一种一般性的暴力事件,其背后的歧视因素值得警惕,其治理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其治理措施也应从社会性别平等、多元性别平等的取向出发。在现有校园欺凌专项政策下,校园性别欺凌无法得到有效的预防,校园性别欺凌的受害者也无法得到及时有效的保护。

二、 我国校园性别欺凌的现状

校园性别欺凌的治理,是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引起重视、亟需解决的问题。据我国教育部网站上来自新华社的报道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今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全世界每年有将近2.46 亿儿童和青少年因体貌特征、性别与性取向、种族与文化差异等遭受欺凌。”

据我国一民间组织同语 2017 年进行的一项网络问卷调查,在 1018 份有效问卷中,78.2% 的调查对象表示(曾)在中学校园中遭遇过性别暴力,而 24.6%的调查对象则会经常性地遭受某种形式的校园性别暴力,这一部分可能属于校园性别欺凌。在针对女生的欺凌事件中,当众扒衣服、拍裸照等是最常见的性羞辱手段,例如,海南屯昌县的初一女生小娟在遭 11 名女同学围殴的过程中就被强迫脱衣服并拍照录像,这些照片和视频随后在网上被散播,对其身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相比之下,男生之间的欺凌所涉及的性手段则较为不同。以最近曝光的香港大学宿舍欺凌事件为例,受暴者在多人制服和见证下,遭其中一位施暴学生以下体拍打头部,在此过程中受暴者并未被强迫暴露其身体部位,而是由施暴者主动展示其男性生殖器官。 该类暴力事件一个最显著的特点就是针对不同性别的受暴者有针对性地采用不同的手段进行性羞辱,因此以性的方式实施的欺凌从一定程度上表现了校园性别暴力中的性别因素。

性与性别少数学生尤其容易成为校园性别欺凌的受害者。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2016 年发布的报告,39.6%的性与性别少数受访者表示曾在学校环境中因自己的少数身份遭遇歧视。 针对 2015 年情况的调查则显示,性与性别少数受访者中约有 23%与 13%因其少数身份而经历了成绩下降或旷课,3.46%因此退学,而 7.85%与 8.71%的性与性别少数学生曾自残或试图自杀。  对这一群体的普遍性歧视和多元性别教育和培训的缺失还容易使得遭受到校园性别欺凌的性与性别少数学生遭受制度性歧视或来自校方或教师的二次伤害。一位男同性恋学生凌轩因为其同性恋身份而被多名学生殴打,但校方未对实施欺凌的学生进行处理,反而对这位男同性恋学生进行记大过的处罚,并且要求其申请退学,最终直接将其开除。 这一处理结果严重损害了受害者的身心健康与受教育权。

三、 现有防治校园性别欺凌专项政策增加性别视角的意义

习近平总书记在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指出“坚持男女平等基本国策,保障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并强调“优先发展教育事业。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必须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深化教育改革,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现有防治校园性别欺凌专项政策增加性别视角能够有效预防校园性别歧视,并且能够切实保障易遭受校园性别欺凌的学生的平等权、受教育权。
我国是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缔约国,《儿童权利公约》要求缔约各国保证儿童不因性别等因素受歧视,以及保障儿童的受教育权。《儿童权利公约》第 20 号一般性意见特别提出,“同性恋、双性恋、变性和两性青少年经常遭受迫害,包括虐待和暴力、污辱、歧视、欺凌,被排斥在教育和培训之外,并缺乏家庭和社会支持,……委员会强调……各国还应采取有效行动,通过提高公众认识和实施安全和扶持措施,保护所有同性恋、双性恋、变性和双性青少年免遭一切形式的暴力、歧视或欺凌。” 现有防治校园性别欺凌专项政策增加性别视角是我国履行国际公约义务的积极行动。

四、 具体建议

(一) 出台新的法律政策或修改既有法律政策,明文禁止学校环境中基于性别、性倾向、性别认同、性别表达和性征的歧视和欺凌;明示的列举可以释放出政策制定者的一种信号,即法律政策意识到了这些学生所遭遇的问题,并且愿意做出反应。这有助于提升遭受校园性别欺凌的学生的报告率;也有助于学校教职员工正确认识校园性别欺凌,对这类事件保持敏感度。美国学者有研究表明,学校是否具有包容性取向的反欺凌政策与同性恋学生的企图自杀风险息息相关:如果同性恋学生生活在的地区,有更少的学校具有这样的政策,则同性恋学生的企图自杀率是其他同性恋学生的2.25 倍。

(二) 贯彻落实《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和《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等校园欺凌专项政策,在实践中主动预防、平等对待并积极处理学校环境中基于性别、性倾向、性别认同、性别表达与性征的歧视和欺凌;(三)通过师范教育、岗前培训、教师进修等方式,使教职员工具备性别平等知识、社会性别和多元性别相关知识与反歧视意识,以加强其在处理学校环境中的歧视与欺凌事件时的多元性别敏感性;
学校教职员工,尤其是教师对于预防校园欺凌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作为学校中的教书育人者,教师本身应该具有相应的校园欺凌知识以及看待问题的性别视角,这样才能为学生提供科学的教育和作为受害学生可以信任的报告对象。而事实是,我国大部分教师对校园欺凌问题和性别议题均缺乏正确的认识,更对多元性别知识不了解,因此造成对校园性别欺凌事件的敏感性较弱,一方面,造成了无法及时辨识校园性别欺凌事件的发生,造成受欺凌学生无法得到的及时的帮助和保护,另一方面,教师的不当处理可能会对被欺凌者产生二次伤害,更有甚者,教师自身成为欺凌者。

(四) 将性别平等、社会性别和多元性别相关知识和反歧视教育纳入各阶段学校课程设置中,使全国学生接受具有包容性的健康教育、生命教育和公民教育;校园欺凌不同于一般的民事侵权和犯罪行为,无论欺凌者还是被欺凌者,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未成年人或者青年人,他们行为的可塑性较强。校园性别欺凌的背后往往有着歧视的动机,而在未成年人和青年人中,歧视往往源自于相关知识的缺乏。学校作为教育机构,应当通过教授学生多元性别知识,提升其多元性别平等意识。在我国台湾地区,人们认为校园欺凌的本质是缺乏对他人的尊重,因此在必修课生命教育中融入了有关校园欺凌的内容;其次,将校园欺凌的内容融入其他相关课程,例如公民课,使得学生可以对这一问题产生更深刻的认识,引导而非通过“管教”的方式使学生认识到这一问题;最后,有一些由学校教师带领的小组活动,在这些活动中,校园欺凌、多元性别知识等内容会成为活动的主题,这些活动无疑加深了学生对于这一问题的深刻理解。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借鉴的经验。

(五) 咨询相关社群,采取切实措施,保障性与性别少数学生尤其是跨性别学生的权利,调整涉及厕所等设施和校服等性别二元的设置,实现多元性别友善化。厕所等性别二元划分明显的学校设施,很有可能成为校园性别欺凌的高发场所,例如我国台湾地区的“玫瑰少年”事件——一位性别表达较为阴柔的男生被发现死于卫生间内,疑为校园欺凌的结果。该事件也推动了我国台湾地区“性别平等教育法”的出台,为该地区性别平等的发展和减少校园性别欺凌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建议人:
2018 年 2 月 2 日


参考资料
1. 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校园暴力与欺凌——全球现状报告》,2017 年
https://alicliimg.clewm.net/752/302/2302752/1515825985493f6f2fe4cac5bd44a9f56ba89d12 b585f1515825979.pdf
【综述】(节选)
欺凌是暴力的一种形式,是一种有规律的行为而非单一的独立事件,并且对受害者、旁观者、施暴者都会造成负面的影响。欺凌被定义为“在学龄儿童中发生的违背他人意愿的攻击行为,
这种行为往往伴随着实际或认知到的权力不平衡,会在一段时间内反复发生或有反复发生的可能性。”欺凌和网络欺凌是儿童和青少年最担心的问题之一。

造成校园暴力与欺凌的深层原因包括性别和社会规范,以及更广泛的环境和结构性因素。
许多校园暴力与欺凌和性别有关;基于性别的暴力指的是因为性别歧视、性别角色期待、性别刻板印象、或是与性别相关的权力失衡而产生的暴力,给受害者带来身体、性、或心理方面的伤害与痛苦。
儿童和青少年中最容易受到伤害的群体,包括贫困人群、在民族、语言或文化上属于少数群体的人、外来人口、难民或残障人士,他们遭受校园暴力与欺凌的可能性更大。另外,性取向、性别认同或性别表达不符合传统社会和性别规范的儿童与青少年,遭受侵害的比例会更高。

许多校园暴力与欺凌的受害者不会把他们的经历告诉任何人。其理由包括不信任包括老师在内的成年人、害怕产生不良影响或遭报复、负罪感、耻辱感或困惑、担心不会被认真对待或者不知道去哪里寻求帮助等。
教师和家长往往对校园暴力与欺凌认识不足,或完全忽视。在一些地方,成年人将体罚、斗殴和欺凌视为正常管教和孩子成长的一部分,并没有认识到这些暴力行为对儿童和青少年的教育、健康与福祉带来的负面影响。
全球各地都存在校园暴力与欺凌现象,影响着许许多多的儿童和青少年。相关估算显示,每年约有 2.46 亿儿童和青少年遭受某种形式的校园暴力与欺凌。4 遭受校园暴力与欺凌的儿童和年轻人所占的具体比例在不同国家和不同调查研究中存在差异 5,从不足 10% 到65% 以上不等。

2016 年 UNICEF 的报告,即联合国秘书长暴力侵害儿童问题特别代表(SRSG-VAC)所开展的意见调查报告,由来自 18 个国家的大约 10 万年轻人参与了调查,其中三分之二的人报告说他们曾是欺凌的受害者。
UNESCO 的实证回顾发现,LGBT 学生经历校园暴力和欺凌的比例在 16%-85% 之间,这比非 LGBT 学生经历校园暴力和欺凌的比例高出 3-5 倍。

校园暴力与欺凌伤害儿童和青少年的身心健康。身体暴力,包括体罚,可能会造成致命或非致命的损伤或其他身体伤害。性暴力增加意外怀孕、艾滋病和其他性传播感染的风险。报告显示欺凌对身体产生的影响包括腹痛、头痛、饮食及睡眠障碍等。被欺凌者比其他人也更可能经历人际交往方面的困难,出现抑郁、孤独或焦虑、自尊感下降等情况,以及产生自杀想法或企图自杀。
暴力和欺凌还会影响校园的整体氛围。不安全的学习环境会造成充满恐惧和不安的氛围,让学生们觉得老师控制不了局面或是不关心他们的福祉。这会进而降低所有学生的教育质量。

学校内部和周边的暴力与欺凌会造成巨大的社会经济损失。对于受害者和施暴者的长期影响包括社交与人际交往困难、反社会或犯罪行为、低成就、不易获得社会帮助等方面的风险提高。经济影响包括儿童因为过早辍学而放弃应有福利,或女童在教育过程中被边缘化等。经验和优秀实践案例表明,全面的对策应包括:强有力的领导、安全和包容的校园环境、知识、态度和技能水平的提升、有效的合作、落实举报机制并提供适宜的支持和服务、收集和使用数据。
具体来说,这样的应对措施应包括:设立并执行国家法律和政策以及学校的规章和行为规范,承诺创造对所有学生而言安全、包容和支持的学习环境,培训和支持教师及其他工作人员采用正面管教的方法并提供相关的课程和学习材料,与各利益相关方合作,并让儿童和青少年积极参与、提供可及、安全、保密和对儿童友好的举报机制和支持服务,以及开展研究、监督与评估等。
2.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性少数群体生存状况——基于性倾向、性别认同及性别表达的社会态度调查报告》,2016 年
http://www.cn.undp.org/content/china/zh/home/library/democratic_governance/being-lgbt-inchina/
【第 26-27 页】

3. 同语,《性与性别少数学生校园环境调查报告》,2016 年
https://alicliimg.clewm.net/456/311/2311456/1515830123917b86e74b764da9830fdcac480df
96d1861515830122.pdf
【摘要】(节选)
在全部 3452 个学生样本中,共有 1403 名学生(40.64%)报告其所在校园内发生过针对性与性别少数学生的校园霸凌。733 人(21.23%)报告在校园内存在性与性别少数学生“被‘恐同’的言论攻击(包括讽刺、嘲笑、起绰号、蔑视、谩骂、侮辱等语言方式)”, 713 人(20.65%)报告在校园内性与性别少数学生“被提醒注意自己的言行或形象”,575 人(16.66%)报告在校园内性与性别少数学生“被迫出柜(即被在未经自己同意的情况下将自己的性取向告知他人)”,565 人(16.37%)报告在校园内性与性别少数学生“被冷漠对待或被故意孤立”,247 人(7.16%)报告在校园内性与性别少数学生“被强迫改变自己的衣着打扮或言谈举止”,197 人(5.71%)报告在校园内性与性别少数学生“被老师 / 同学性骚扰(令人不悦、带有性意味的言语或行为,如黄色笑话、身体触碰等)”。这是六项最常见的针对性与性别少数学生的校园霸凌和校园歧视形式。
在诸多霸凌形式中,“被施以身体暴力(包括推搡、拉扯、使绊、掌掴、体罚等)”
(1.1%)和“被劝说转学 / 退学或开除”(0.98%)应该是最严重的两种霸凌形式。在本次调查样本中,大约 1% 的学生报告在校园内发生了这两种霸凌。

在报告了霸凌情况的 1403 名学生中,18.32% 的人观察到有人主动公开支持性与性别少数学生,29.29%的人观察到有人会主动安慰受害的性与性别少数学生,30.93% 的人观察到有人私下为他们提供支持,19.32% 的人完全没有人为受害的性与性别少数学生提供帮助,43.69% 的人表示不清楚是否有帮助受害的性与性别少数学生的情况。
而在全部 2077 个性与性别少数学生样本中,8.76% 的人(182 名)曾在学校因为性与性别少数身份遭受过欺侮或霸凌。其中,22 人在学校完全出柜,135 人在学校部分出柜,余下 25 人则完全没有出柜。这个“主观判断”的数字明显低于已有的以欧美社会为基础的相关调查数据,同时也低于所有学生所“客观”报告的校园霸凌和校园歧视的情况。我们认为这可能反映出性与性别少数学生不会将某些在学校中的遭遇界定为校园霸凌,相关意识也比较薄弱。
根据遭受过校园霸凌的 182 名性与性别少数学生的报告,发生欺侮霸凌事件最多的校园场所 / 场合是走廊过道(39.56%)、课堂上(29.12%)、互联网上(28.57%)、厕所里(24.18%)。霸凌者绝大部分是“同龄男孩”(76.37%)。15.39% 的受害学生反映是老师和其他学校员工对他们直接进行了欺侮和歧视。
在遭受到校园霸凌以后,45.05% 的学生会在语言上进行回击, 10.99% 的学生会进行肢体反抗。36.26% 的学生会选择向朋友倾诉。而向监护人以及学校教职员工报告的比率都很低,基本不超过 6%。
4.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北京同志中心,《中国跨性别群体生存现状调查报告——跨性别者与非性别常规者》,2017 年
【第 48 页】
https://files.acrobat.com/a/preview/9d0b72a6-5870-4610-adc6-8a0d1b3789da 校园暴力发生率与差异情况
在校期间跨性别群体曾遭受校园暴力占比极高。其中,总样本平均为 70.8%,跨性别男性情况较总样本略好,为 64.99%,酷儿占比为 72.79%,易装者占比为 69.18%,跨性别女性占比最高为 75.07%。

【第 50 页】
校园暴力与心理健康
相较于总样本中有过抑郁经历人数占比为 62.82%,有过校园暴力经历的受访者其抑郁发生率更高。

5. 同语,《校园性别暴力实证研究与政策建议》,2017 年
https://alicliimg.clewm.net/456/311/2311456/1515828251511e80cfa1763a973081cee4ab011
873f2e1515828250.pdf
【域外政策研究】(节选)
这部分研究主要采取文本分析和访谈相结合的方法,在收集美国、台湾和英国各层级相关反欺凌法律政策的基础上,对美国、台湾的相关人士进行了当面访谈,这些相关人士包括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官员、学校相关工作负责人、研究相关议题的学者、关注反欺凌议题的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等等。对法律政策背后的逻辑、政策落地的实施状况进行了深入了解。

域外政策经验总结一,反校园欺凌法的体系性、地方性与联动反校园欺凌法律政策及落实是一个体系,从上位法律政策到学校层面的政策与执行,到主管部门(一般是教育部门)的技术支持,不同层级的法律政策 160 肩负着不同的职能,主管部门的技术支持包括指导性政策也尤为重要。同时,即使在同一国家或地区之内,各个学校也有着差异,反校园欺凌政策——尤其是学校层面的政策需要体现自己的地方特色,契合自身学校和学生的特点。在学校政策的执行层面,除了学校内部相关方的权责需要清晰之外,其他外部相关方的角色也很重要。其中,其他公私组织可以为学校反欺凌政策的落实提供支持,例如为教职员工提供培训,家长和监护人一方面可以监督学校政策的制定与落实,另一方面也在整个反校园欺凌体系里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二,基于各国家(地区)反校园性别欺凌政策的关键元素总结

虽然上文考察的三个国家和地区的法律制度有所不同,其反校园性别欺凌的政策也各具特色,但它们所体现出来的共性也是十分明显的。第一,良好的反校园性别欺凌政策都具有明确的明确立法目的(Purpose)声明;第二,具有明确的反校园欺凌法的适用范围(Scope)说明;第三,具有明确、科学、实践导向的校园欺凌的定义(Definitions);第四,采用列举(Enumerated)保护类别(protected class)的方式,并且在保护类别中包括常见的易受校园欺凌的群体特征,即包括性别、性倾向、性别认同与表达;第五,侧重预防,通过营造积极友善的校园环境从根源上治理校园欺凌;第六,主张恢复性的(restorative)而非惩罚导向的处理方式。

三,法律与政策的实施层面

第一,强调政府相关部门的指导作用和资源连接作用与责任;第二,上位法律和政策的重要性十分明显,保证地方政策和各校政策的方向性和统一性;第三,反校园欺凌政策的实施需要有资金支持,主管部门需要为此做出充足的准备;第四,对特别地区,如经济落后地区、观念不够进步的地区加大支持力度。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