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349 24

猜你喜欢

破冰笔记:是要90%还是要10%?
“助老、养老这个行业,当前很多公益、商业组织,是在致力于解决10%的群体需求,这些人有可能会住到照料中心或者老年公寓或者养老院。而另外的90%,则都要在家里“居家养老”,在家里走完一生。”

更多专栏

是哦,也许该摆脱“基金会依赖症”了

中国社会公众,支持公益的方式正出现纷繁的变化。有些人居然喊出口号,要摆脱基金会依赖症,要进入社会在海洋,自由做公益。

当然,同时,有意思的是,很多人在拼命地成立基金会,虽然成立了基金会,也仍旧不知道怎么把公益资金用好。同样的意思的是,更多的资金以不通过基金会的方式更快捷地走向民间公益的需求。

前不久据说流行过一句话,叫贫困限制了人们的想像力。有时候,我觉得这句话在中国是不通的。因为我看到的,恰恰是没有资源的人,才最为积极和活跃,创新能力更强,不服输的意志更强。而限制人想像力的,恰恰可能是富裕,或者说相对充足的资源。好多人被资源诅咒了似的,拥有了资源,就只会腐败和堕落。

基金会也不是资源拥有者,从公募基金会来说,基本上通道或者说牌照的价值更为显眼。从非公募基金会来说,往往捐赠人给出的初始资金都不丰厚,很多捐赠人甚至还想捐赠之后再把本金拿回去做其他的商业经营,年底再匆忙回调而已。有时候,好多公益的基金会的资金长期是呆滞的,不流通的,在那里等候捐赠人下命令,而捐赠人似乎总是不知道如何下命令。

但基金会三个字还是容易引发公众尤其是民间公益伙伴的猜想和追逐。大家以为既然你叫了基金会就一定会有资金或者擅长解决资金的难题。这当然是基金会的使命所在,但如果一个民间公益人,不打通其他的道路,可能就会患上基金会依赖症。

按照中国慈善法的相关规定,一家慈善组织被认定两年之后,都可以面向公众开展公开募捐。当然,更好的是,任何一家慈善组织成立之后,都可随时接受项目捐赠和定向的捐赠。因此,筹款是不是需要通过基金会,已经很是清楚。

而更多的民间公益资金,本来就有一种追求自由的倾向,很多人不需要也不愿意通过基金会来达到公益能量的输送。在这些人看来,基金会只是做公益的一条很小的选择路径而已,更多的路径,其实都在基金会之外。

以个人为中心的时代,正在摧毁以机构为中心的时代。而自由做公益的时代,可能也将摧毁限定一些特殊通道才能做公益的时代,进入真正的直接与公众高频互通。

当然,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又是,一些人做不好公益,会责怪当地政府说不让成立组织。似乎一旦成立了慈善组织,公益就做得好了。但另外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好多成立了的公益组织、社会组织,又都面临各种各样的运营困境。

这个现象,可能与基金会依赖症有些类似。有些人会说,自己做不好公益,是没有基金会来帮忙。而一旦有了基金会的资金支持,又说基金会对自己产生了无穷的限制,导致想像力匮乏,行动力衰败。

我在遥远的火星,不知道该相信哪一出了。(2018.5.16)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卖风买酒】,作者:冯百亿。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