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371 28

猜你喜欢

关于停止“冯永锋”网站专栏更新的声明
2018年7月23日,有网友发布文章称一位叫“xiaozhang”的男性对其进行性骚扰,疑为自然大学创办者冯永锋。今日早上九点,冯永锋在其公众号“卖风买酒”发布文章《是的,我承认,性骚扰是我欲望太邪恶,是对女性的不尊重》,承认了其性骚扰行为。基于以上情况,NGOCN决定停止更新网站“冯永锋”专栏。

更多专栏

环保倡导,如何落到实处

从某公益基金绿种行动计划项目得知,一名厦门的小朋友,给中国铁路总公司提建议,建议高铁实行垃圾分类。呼吁高铁垃圾分类

同时也有人说应当给中国几大航空公司提建议,建议飞机上实行垃圾分类。

“少年不识愁滋味”,环保倡导,其实都有一定的难度系数。在被倡导对象看来,提出来的好多想法,都很可笑,都不太可能实施。

但这恰恰是环保倡导的价值。

最近,绿色和平也在做一个倡导,呼吁把整个南极,变成一个自然保护区,而不是哪个国家开发的目标。

这在很多人看来,也是有些可笑的,甚至是不可能实现的。

但这恰恰是环保倡导的价值。去发出一些在时人看来可能有些远大的目标,呼吁,奔走,有可能的话还要付出一些难以想像的代价。

国内不少环保行动者,也知道了“做环保,要倡导”,但做着做着,就成了表演和空谈,究其原因,是,缺少了“把倡导做实”的能力。倡导表面上是“空军”,其实需要类似于陆军的大量地面基础工作铺垫的。

如何做实呢?

当然了,倡导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清晰,简洁,有力,坚定。而且,知道这个目标的责任是由谁来负责和担当。比如呼吁高铁做垃圾分类,那么就很清楚,就是中国铁路总公司要确定的事。铁总决定了,列车员才可能成为通用的政策来执行。如果预算和人员不够,铁总会自己想办法。如果垃圾分类技术不行,铁总也会自己想办法。

环保倡导组织可以提供技术选择,但也只是诸多可能性的选择而已。没必要在这时候替铁总担忧。一个人只要决心去做一件事,自然而然就能找到方案。何况像铁总这样的一个庞大的生态系统。

从这个意义上说,环保组织可以做得很纯粹,不管你此前有没有预算,不管你此前有没有人力,不管你此前有没有技术,但环保组织认为,当前的中国,高铁应当去成为整个社会垃圾分类的表率和示范点,那么,坚决地主张这一点就行了。这就是明确的目标,目标必须坚如磐石,目标必须一直用最简洁有力的话语来表达和宣讲。

其实,一个倡导是由公众极为陌生走向公众日益熟悉甚至非常熟悉的过程。这个过程就需要环保倡导的发起者或者说组织者有很多的实际动作。基本上来说,有些倡导,时间非常漫长。有些倡导,则可能在很短时间内实现。

有些倡导是遭遇战,倡导目标已经出现了让环保组织不容后退的一些动作,这时候就要快。有些倡导,则是策划战,基本上是由环保组织自身来策动和发起的。在我看来,高铁垃圾分类这种事,则有点像是“时代的呼唤”,节点很好,有政策,有意识,有呼声。如果在这时候,环保组织再配套一些有效的动作,可能就会更有力、更快速、传播得更疯狂一些。

什么是有效的动作呢?就是发起倡导的这个团体,自身设计、组织、参与、表达的那些动作。

比如访谈,说要访谈一千人,那就真要访谈一千人。比如现场调研,说要到现场调研多久,那就真要在现场浸泡多久。

比如联署,那就要确定在几天之内实际联署多少人。联署一般来说要有些高难度的目标,比如联署人数,少说也要上万人,几十人几百人,是不成气候的。既然要上万人,而且要在有限时间内达到,那么,就要想出能实现这个目标的办法。

比如微活动,微博很适合做微活动。这时候需要设计一个有力的标语,然后大家结合自己的头像、影像制作之后,用相对一致的微博表达,让很多人参与进来共同完成。这时候,发起倡导者自身就要率先出镜,发起倡导的团队也要做几篇示范的段落来方便参与者引用。微活动和联署一样,也都是在有限时间内让最多的人参与,形成瞬间的高峰效应。

比如到中国铁路总公司前面拉横幅,或者到火车站去拉横幅,这也是需要有组织地让很多人来亲自参与的。有人说,现在照片美化技术、造假技术这么发达,为了简省起见,我们直接拿些照片来“再创作”不就行了?这是肯定不行的,因为,倡导如果一旦图起了简省,社会也就一样以简省来回应。社会的能量是互相匹配的互相激荡的,你没有发真正的力去激荡,社会也就不会有真正的力量来回馈。足够多的辛苦,再配上足够多的机智,才有可能把一个倡导的小目标做实。

由于所有的倡导都要发动公众,因此,倡导组织者要有一种责任担当,因为肯定要招募大量的志愿者来参与这个倡导的推进。而志愿者在参与的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不可控的意外风险。发起倡导者要准备承担这些后果,而且要有一种基本的应对能力,比如有个倡导者由于情绪过分激动,而被“扰乱公共秩序”,而被拘留。那这时候,倡导的目标可能没有变,但倡导的场景可能有了变化,如何顺应这个变化,并且让能量继续指向倡导目标,非常考验倡导组织者的应对智慧。至少要保障一条,一定要紧盯原始目标本身。

如果说要组织大家去现场考察,那么,就真要去组织考察。如果说要主办一次研讨会,那么,就要非常仔细地举办好这场研讨会。如果说要到现场——去做一些抗议或者展示动作,那么,就真要去那个现场并且把动作完美而有趣地完成。

很多倡导由于目标的严肃性而导致倡导者自身的表达过程也极为严肃。这其实是不利于传播的。因为受够了假正经的公众,不会太喜欢环保倡导也这么严厉和正经。即使目标本身是严厉的,过程和手法也可以做得风趣和好玩。超越倡导而把过程转化得好玩一些,就能感染更多的人,就能带动更多的人卷入。

一个倡导不可能只用一个动作就完成了目标,因此,倡导动作的组合思维、套餐能力也很重要。在一个有限的时间内,把各种动作都持续地用出来,做成,一点一点积累能量,才有可能真正的找到爆破点或者说崩溃点。

做倡导并不容易,但也不难。需要的是倡导发起者真正地投入实战,而不是指望其他人去行动。用生命影响生命的前提,是用行动带动行动。(2018.7.6)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卖风买酒】,作者:冯百亿。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