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磐石评论

磐石评论

简介:通过理性分析的文字来表达我们对各种环境问题的观点和改进的相应政策建议。促进公开、有效的环境治理在中国的开展,增强“参与者”之间平等、理性的沟通和对话,在改进环境决策过程质量方面推动中国环境治理的发展。

42 9

猜你喜欢

碳定价对交通部门能源转型的推动(一):来自瑞典和加州的案例
自2005年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EU ETS)启动以来,全球各地的碳排放体系纷纷建立;其他碳定价措施也已在一些国家实施。然而,关于碳定价如何有效地促进交通燃料的清洁转型并控制交通行业的温室气体排放仍是一个难题。

更多专栏

居民电费折扣能激发购买绿色电力证书的需求吗?

中国风电和太阳能光伏发电的快速发展进入一个新时期,可再生能源电力持续并快速增长的装机和发电量对补贴资金的需求越来越大,支持可再生能源发电的资金缺口逐渐扩大,决策者必须在原有激励机制(用电价附加来支持固定上网电价所需要的高于传统化石能源发电的补贴)的基础上,寻找新的政策手段,推动可再生能源发电产业的持续增长,进入快速替代化石能源发电系统的下一个发展阶段。本文简要回顾了中国绿色电力证书过去一年的发展,参考在北京地铁空气污染和乘客相关意识和行为的调研项目中关于受访者支付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意愿的分析结果,提出居民电费折扣这一激励手段,初步估算这一方式是否可以为几近停滞的绿证制度注入活力,使绿证逐渐真正扮演为可再生能源发电提供重要资金支持的角色。

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的缺口逐年增加

2005-2015年,以风电和太阳能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经历了快速增长的黄金时期,[1] 然而随着可再生能源装机和发电量的迅速升高,用于支持固定电价(Feed-in-Tariff, FiT)[2]机制实施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主要来自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2014年以来出现了日益严重的资金缺口,征收的电价附加不足以补贴持续增长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可再生能源的进一步发展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

同时,政府在过去几年数次调低了风电上网标杆电价水平,并且确定了2016-2020年陆上风电和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降幅(如表1和表2)。政府还提高了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的标准(如表3),旨在弥补持续增加的缺口。排除固定电价机制设计中补贴水平会逐渐降低的因素,[3]调低的补贴和提高的征收标准,说明可再生能源电力补贴缺口问题较为严重,随着逐年增加的风电和光伏发电装机,“十三五”期间的补贴缺口会更大,预计到2020年,缺口可能超过1000亿人民币。 [4]

表1: 2016-2020年陆上风电上网标杆电价水平逐年下调幅度(单位:元/千瓦时),数据来源:国家发改委的《关于完善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政策的通知》
表2: 2016-2020年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逐年下调幅度(单位:元/千瓦时),数据来源:国家发改委的《关于完善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政策的通知》
表3: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历年变化(单位:元/千瓦时),数据来源:国家发改委

绿证机制融资杯水车薪

面对逐年增加的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政府尝试新的融资方式来持续支持可再生能源的发展。2017年7月1日开始实施的中国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简称绿证)就是其中的一项举措。任何公民、团体和公司可以从交易平台上(www.greenenergy.org.cn) 自愿认购绿证。

绿证机制是指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对陆上风电和非分布式光伏发电企业所发出的非水电可再生能源上网电量签发绿色电子证书,确认其为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购买这一电子证书的企业或者个人,可以以此来证明自己消费了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中每千瓦时的价格不可以超过项目所在地区政府规定的针对风电和太阳能发电项目的补贴水平,每个绿证里包含1000千瓦时可再生能源电量。因可再生能源电力项目所在地区不同,签发的绿证的价格各不相同。

根据交易平台所发布的信息,绿证实施的十个多月中,市场交易不活跃,距离为可再生能源提供新的融资还十分遥远。如表4所示,以成交较多的风电绿证来看,成交量占挂牌量的比例仅有0.55%。从成交金额来看,落地快一年的绿证平台为可再生能源电力融资数量仅不到1000万元,与动辄一年几十亿元和数百亿元的补贴缺口相比,绿证机制的融资效果可谓杯水车薪。

表4: 绿证交易情况(单位:万),数据来源:根据绿证认购平台网站提供的信息整理

居民电费折扣促进绿证交易的潜力——以北京为例

绿证交易量远远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究其原因,主要包括:激励机制欠缺,溢价支付获得的绿证除了在企业社会责任和个人环境和社会责任的表述中有传播效果,难以促进企业和个人购买愿望和行动的持续产生;绿证价格较高(尤其是光伏绿证),在能源消费支出中占有不可忽视的份额。本文尝试从消费者支付意愿这一视角,以北京为例,来探讨在居民电力消费中引入电费折扣这一激励手段,是否可以激发北京市居民购买绿证的需求和行动。

所谓居民电费折扣,是指如果认购一个绿证,可以获得一个自然年度电费支出的一定比例的折扣,认购越多,获得的比例折扣越高。笔者假设,电费折扣激励手段可以有效促进有支付意愿的居民落实购买绿证的行动。

在关于北京地铁空气质量调研中,[5 ]我们获得了关于北京地铁乘客为改善空气质量而愿意购买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数据,根据我们的问卷调查,83.1%的受访北京地铁乘客愿意每个月至少多支付25元用于购买可再生能源电力,相当于一年300元。北京地铁2016年日均运送旅客826万人次,[6] 假设长期乘坐地铁的北京居民有400万,根据上述支付意愿的调查结果,愿意一年多支付300元用于购买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居民大概是332万人。

根据《北京市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北京市居民生活用电量218亿千瓦时,北京常住人口2171万,人均年用电量1004千瓦时,这恰好是一个绿证所包含的电量,也就是说一个北京居民购买一个绿证就可以证明自己一年消费的电量都是绿电。

北京居民生活用电因不同方式(如阶梯电价和合表用户等),主流电价水平普遍在0.46元-0.53元/千瓦时之间,我们粗略设定电价为0.5元/千瓦时,如表4所示,我们可以得到2017年北京市居民人均电费支出为502元。以三口之家为例,一个北京家庭2017年的电力消费总支出约为1506元,我们这里假设三个电费支出折扣率:5%、10%和15%。如表5所示,我们估算一个家庭购买一个绿证所享受不同折扣率下的最终支付水平。

表5: 北京市居民年均用电量和电费支出 (单位:元),数据来源:作者推算

根据表5,如果没有电费折扣,如果假设受访者的支付意愿可以转化成行动(排除行动转化过程中的干扰因素),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北京三口之家一年购买一个价格为230元的绿证是可行的,在没有电费折扣(一种激励手段)的情况下,家庭电费年支出增加了230元,在不同的折扣比例下,电费年支出分别增加了155元、80元和5元。因此设定购买一个绿证可以享受一定比例的电费折扣这样的条件,应该对居民家庭购买绿证产生相当的激励作用。

如前所述,愿意一年多支付300元用于购买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居民大概是332万人,按照三口之家的规模估算,这相当于100万个家庭。假设这些家庭中,在有5%电费折扣的条件下,最终购买绿证的比例仅有5%的话,相当于一年有5万个绿证实现认购。按照一个绿证230元的价格计算,一年可以筹得1150万元支持可再生能源电力,这已经超出了绿证实施近一年来的总交易额。这仅是北京的情况,如果在更多的城市实施这样的政策,绿证交易所筹得的资金有可能真正起到有效弥补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缺口的作用。

结语

运行近一年的中国绿证制度存在供需严重失衡的情形,如何激发购买绿证的需求是决策面临的首要问题,显然需要增加有效的激励机制。本文借助地铁调研项目中关于可再生能源电力支付意愿的数据,分不同情景初步估算了居民电费折扣可以激发北京居民个人购买绿证的需求。假设仅有5%的北京家庭愿意通过购买绿证来落实针对可再生能源电力较高的支付意愿,那么仅北京一个城市,就可以在绿证交易平台上一年筹得1150万元资金,这将对弥补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的缺口起到重要的作用。

尾注:
[1] 根据中电联的统计数据,2010-2016年,中国可再生能源装机增加了2亿千瓦,其中大部分是风电。
[2] 固定电价(FiT)补贴主要来自可再生能源电力附加,即对消费的每单位电量征收一定比例的附加,以补贴可再生能源电力。
[3] 考虑到装机规模扩大、技术成本降低的因素,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在项目周期内(一般为20年)的上网标杆电价都会逐年降低。
[4] 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的缺口究竟有多大?赵昂. 《磐石能源评论2015-能源转型问题系列分析》
[5]《北京地铁空气PM2.5暴露》及通勤者应对行为特征调查分析和健康风险评价(讨论稿). 磐石环境与能源研究所. 2017年8月。
[6] 2016年地铁大事记. 北京地铁. 链接: https://www.bjsubway.com/corporate/dtdsj/.

※ 本文为磐石环境与能源研究所原创文章,作者:赵昂。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出处。文章合作、授权请发邮件至:wanghui@reei.org.cn

磐石环境与能源研究所:以独立、公正的态度和批判性思维,提供促进可持续发展的环境和能源政策分析。http://www.reei.org.cn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