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土逗公社

土逗公社

简介:土逗公社作为一个结合线上线下的内容合作社,力图探索被消音的故事,创造属于青年人的资讯清流。“土逗公社”践行合作社的组织方式:没有老板,没有员工,只有劳动者和自我管理。我们欢迎同道中人以资金或劳动入股,成为我们的持份者,参与我们这个民主生产的实验,实现劳动者当家作主的未来。我们相信民主、开放、平等、以用户为中心的合作社能够挑逗青年人理解世界的动能,激发改变世界的灵感,探索人类更好的活法。

236 18

猜你喜欢

家长群:父母卖力表演,却是孩子的童年噩梦
微信里的家长群最近掀起“血雨腥风”,家长抱怨成了老师的“助教”,老师也抱怨自己成了孩子们的“保姆”,家长群的存在不仅要让老师付出更多情感劳动,而且还需要承担更大的情绪压力。家长群里的日常生态是如何的?其存在又何尝不是育儿焦虑、教育业绩焦虑的切实出口呢?

更多专栏

懒婚青年图鉴:既然不能让彼此变好,那我为什么要结婚?

图片来源:《老友记》

如果你问现在的年青人:“有没有对象呀?怎么还不结婚?”

他们可能会白你一眼:“结婚有什么好玩的...”

是的,如今的年青人,要么不想结婚,要么不敢结婚,最后,他们都变成了“懒婚”人士。

当全社会都盼着这届年轻人多生几个娃的时候,他们却表示,自己连婚都懒得结了。

《中国青年报》的报道指出,全国结婚登记对数连续4年下降,很多地方的平均初婚年龄也在延后,江苏更是推到了34.2岁。

微博上,有人用“懒婚”一词形容时下年轻人对婚姻既不期待也不抗拒的状态。当婚姻褪下罗曼蒂克的外衣,成为安稳生活+亲密关系的代名词,它正与当代居无定所、人际关系疏离的青年渐行渐远。

我们和6位懒婚青年聊了聊他们对于爱情和婚姻的看法。他们之中有恋爱多年、不差一纸婚书的小情侣,有放纵不羁爱自由的情场老手,也有恐惧亲密关系的母胎单身。对于懒婚,他们各有各的说法,却也有许多不谋而合之处。

他们的回答令人清醒。

“ 如果我想要的自己都能给自己,为什么还要找一可能带来麻烦的婚姻?”

龙猫,女,23岁。坐标:上海。

新人设计师。单身。

对我来说,亲密关系是可有可无的。如果有,会珍惜;若是没有,也不碍着日常生活。但总体上,我更害怕亲密关系带来的风险和压力,害怕彼此伤害,所以还是倾向拒绝它。

其实很现实,我现在根本不敢展开一段恋爱关系。刚刚毕业,前途未卜,压力山大,平时心态不稳定,有很多无法命名、无法梳理的情绪。如果谈了恋爱,很容易把杂乱的情绪投射到对方身上,这样有点不负责任。Anyway,我更想专注于工作,工作赚钱才是最要紧的事啊!

电视剧《欢乐颂》剧照

不过说回来,我不喜欢大多同龄甚至更年轻的男孩子。他们眼里满是躁动和热血,看着就很浅薄无知,有些人都难说是有礼貌,所以也不期待与他们会有什么深入的交谈。

之前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回答,说女孩子谈恋爱,不要急于把自己错综复杂的根系拿出来,别人只是想亲亲你的花。但是事实是,如果我已经隐约意识到你将来不可能接受我的根,凭什么要把花给你闻嗅?

我也不想生孩子,社会上二胎、产后抑郁的新闻太多了,逐渐把单身女性都变得恐婚恐育。但是我对养育孩子倒是有些兴趣。

前段时间看新闻,将来上海会开放独身生育小孩,以后有实力的单身女性也可以带小孩上户口,甚至独立收养。看到这个新闻我非常感动,这预示着以后女性也能有更多选择的权利,更加有勇气面对世俗,更加自由。如果这个政策真的能出台,那我对结婚的期待就更小了。

“ 同居让人意识到,婚姻可能易燃易爆炸,却不会让彼此变得更好”

Sara,女,24岁。坐标:北京。

国内研究生毕业,刚考入某事业单位。与男朋友同居一年半。

同居之后,我认识的婚姻是两个星球的碰撞融合,有些爆炸会伤人伤己。

十六七岁时对婚姻充满了期待,和小男朋友约定要举办一场自行车的婚礼,要求所有宾客都骑自行车参加,要抱着一大捧气球坐在后座。所有的想象都是充斥着粉红色的泡泡。到后来逐渐明白,婚礼并不是婚姻的所有,婚姻背后真正的含义令人望而生畏。

和男友同居一年半的生活,让我看透了婚姻。有很多烦心事,大概都是生活里的鸡毛蒜皮:见面的时候玩手机太多,没空理我;说要一起收拾屋子最后都是我干的……我们为此争吵不休。

图片来源:女人迷

在一起久了,我学会了妥协和退让。最开始,我吵起架来很歇斯底里的,不吵完谁也别想睡觉,现在就温和多了,因为发现,好像过了那会儿,我也就不那么生气了。毕竟,如果真的有三观上的大矛盾,早就分手了。

我现在的状态,与其说是不愿意结婚,不如说是不期待也不抗拒。不是说这个人不好而让我恐惧婚姻,而是我逐渐明白,不管这个人好不好,婚姻都不能保证他变得更好。

我妈说,结婚最大的作用是保证财产和合法安全,但是我又没有什么财产,也不贪图别人的财产。而且,我也不想要孩子,不需要考虑户口问题。所以婚姻对我没有什么大意义。

“ 一旦结了婚,还怎么潇潇洒洒,简直就是生活降级”

Nancy,女,30岁。坐标:悉尼。

会计师。在澳洲完成学业后,就业、定居于海外。单身。

我一个朋友说,婚姻应该是让双方变得更好,而不是变成双方的负担。越来越多的人觉得婚姻不再是必需品了。现在,我也一样——不结婚我也能接受。

二十几的时候,我也觉得人得结婚啊!可是现在,对于婚姻思考多了,恐惧感却也多了。

最怕的是家庭生活、孩子教育的责任和压力。特别是孩子,我觉得我有很多毛病,缺陷和心理问题,自己都没活明白,怎么教育下一代?

还有,如果嫁给一个人,可能会把自己的生活水平拉低好几个层次。经济上面的压力会有:结婚以后就是两个人啦,所有事情都得从家庭的角度考虑安排。此外,我身边的朋友结婚后都不像婚前那样随心所欲了。真的不划算!

不结婚,那就自由多了,不用考虑别人。

“ 男生在婚姻中要承担更多的物质责任,我还没准备好。”

大黄,男,25岁。坐标:北京。

保险经理。留学法国一年后,为了寻找事业上的挑战,肄业来到北京。单身。

在我心中,恋爱,就是在懵懂的时候遇到一个人,产生好感,然后有连结,在彼此生命里留下一些印记,这是对另外一个生命的探索,让她融入到自己的生活轨迹中,充满了青春的灿烂、生命的美好。

不过,大概是受媒体和网络影响,我一直觉得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结婚之后,或许会更像是朋友之间处久了之后,发现彼此“也就那样”。所以我对婚恋没有特别的冲动。

好了好了,作为一个母胎Solo,这些都是想象,你们别当真哈!

其实,我上大学的时候有很多关系不错的异性朋友,但从来没有谈过一场恋爱。经常有人把我和某个女生说成是一对,其实我们只是比较“铁”。不过等到工作了,就基本没时间考虑谈恋爱了。我到现在,还没遇到合适的人。

也有人怀疑我不喜欢女生...其实不是的,我只是比较看重精神的交流。生活不易,能有个人一起分担一下,彼此聊聊还是很好的。但你知道,男生在婚姻中要承担更多物质的责任,我还没做好准备。

“ 我享受的是追逐的快感,而婚姻会把我捆死”

菠萝,男,21岁,坐标:广州。

生物系本科生。单身。

我谈过5段恋爱,每段不超过4个月,大部分分手都是我提的,因为厌倦了。

实话实说,我对女性的欲望来源于和她们聊天吃饭而产生的审美快感,以及雄性动物的表现欲,再深入就是,想上床却不想负责。

亚里士多德认为人有四性:植物性、动物性、政治性、神性,这四性在我眼里没有高低之别,婚姻是人类政治性的体现,而我没办法每时每刻都保持着政治性,所以婚姻对我是一种不匹配的状态。

我在很长时间内应该是不会考虑结婚的,一方面是没钱,另一方面觉得结婚对自己和对方都没好处。我喜欢的是追逐的快感,就像跑步的人不愿意停下脚步,而非设定一个目标。而结婚等于把两个人捆死了。

图片来源:女人迷

这样说来,结婚对我实在是没好处。如果我想要找爱情的感觉,那我就看看爱情片,然后谈谈恋爱。如果想要性,可以约炮、看片儿。

但我又是矛盾的。我理想的婚姻状态是老婆在家相夫教子,我天天出去和小姑娘吃喝玩乐睡。有这种想法,按理来说是需要接受开放性关系的。可是暂时还不行——可能我内心深处还是比较“传统”,不想被绿。

“ 不以结婚为目的谈恋爱才是真爱。”

豆子,男,25岁。坐标:广州

媒体编辑,恋爱4年。

我跟女朋友相识7年多,在一起4年。我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了两年,渡过了磨合的阶段,到现在,跟刚结了婚的状态其实没多大区别。不过,我们还没有计划结婚。

很多人都把婚姻看成是爱情修成的正果。但我觉得,婚姻不仅不能为爱情提供保障,还会让爱情变得物质、不再单纯,还可能加重爱情的负担。所以,宁愿给爱情减负,我不想结婚。

我不是排斥结婚,只是不太看重,懒得结婚。我不太看重一纸婚书,更重视爱情的质量和感受,我对亲密关系的期待是彼此在爱情里不断学习、分享新东西,让爱情不断生长,保持活力。用结婚证把两个人绑起来,我只能说挺没劲的。

时下的中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宁可忍受孤独,也懒得结婚,家庭不再是必需品。

但别太悲观,懒婚有时来自个体的觉醒。家族的意见不再作为婚姻观念的决定因素。在个体化的作用和浪漫爱情文化的影响下,亲密关系中的主观体验越来越被放在了突出位置,年轻人甚至信奉“大不了就离”。 年轻人相信:没有该结婚的年龄,只有该结婚的爱情。

此外结婚率持续降低,意味着女性地位和经济能力的提高。当女性不再需要婚姻来确定自己的社会地位、获得经济保障,更多的女性得以自主选择结婚与否。这在很大的程度上消解了婚姻的经济意义。

不过,懒婚青年的自主性却离“自由”还有很远。他们的想法多是:晚一天结婚,就多一天自在——懒婚的背后,往往是不敢结婚。

在我们的文化中,居住稳定、养育后代仍然是婚姻的标配。但近年来,房价节节攀升,赚取一套房简直遥不可及,不少初出社会没多久的年轻人尚且蜗居在自己的合租房里。他们既没有心思,也没有力气推开那扇沉重的婚姻之门。如果结婚不一定能让生活更好,甚至会适得其反,那么轻轻松松谈个恋爱,不好吗?

年轻人真正失去的,却是选择亲密的权利。改革开放之后,生活的安全网被彻底击破,市场化的浪潮中,为了寻找更好的生存机会,人们愈加频繁地在不同的工作、城市、居所之间流动。快速、剧烈的社会变迁摧毁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理解和联结的基础,稳定、亲密成了奢侈品。人们的生活环境都不稳固,生活于此的人们又怎敢轻易奢望天长地久?

说到底,婚姻观念映照出的,是一个社会带给人安全感的程度。我们可以想象,当住房、医疗、教育不再是压在年轻人身上的三座大山,当人们不再需要焦虑地通过频繁的位移来讨生活,那么,他们或许可以真正自由地选择恋爱或独身、懒婚或结婚,而不再是“不敢结婚”。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一颗土逗】(ID:tootopia1),作者:子衿 ,山谷,编辑:林深,美编:黄山,微信编辑:侯丽。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