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土逗公社

土逗公社

简介:土逗公社作为一个结合线上线下的内容合作社,力图探索被消音的故事,创造属于青年人的资讯清流。“土逗公社”践行合作社的组织方式:没有老板,没有员工,只有劳动者和自我管理。我们欢迎同道中人以资金或劳动入股,成为我们的持份者,参与我们这个民主生产的实验,实现劳动者当家作主的未来。我们相信民主、开放、平等、以用户为中心的合作社能够挑逗青年人理解世界的动能,激发改变世界的灵感,探索人类更好的活法。

244 20

猜你喜欢

奢侈酒店的肮脏,早就隐藏在设计和管理中
服务员不换被单、用马桶刷刷杯子、一次性器具马桶里捡起来重新用......这些酒店乱象发生在了各大顶级酒店里,这些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本文从酒店设计本身方面出发来探讨这个问题。只有当资本承认顾客和劳动者的价值,只有当劳动者不再被忽视,而是作为主体存在,酒店才会拥有真正高质量的服务。

更多专栏

一个曾在App搬运假评论者的独白


10月21日,自媒体平台“小声比比”爆料,以用户内容起家、国内最大的自由行交易平台马蜂窝上存在大量虚假评论,其中有大量从其他平台搬运来的用户点评。而在这般大规模搬运评论的背后,又有怎样的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在推动呢?一位亲自为app搬评论的朋友,跟我们聊了聊后台的故事。

我,就是那个在app后台搬运评论的人。

作为一个并不好吃懒做的大学生,我从不荒度假期。每次放假,我都会物色些兼职工作来充实自己。

那年期末考试结束之后,寻觅许久,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恰好和同学吃了个饭,他无意间提到他在某媒体类app海外版运营部门做兼职工作,那边刚好需要人手,可以把我介绍给公司。纳尼?有事做,有钱赚,还是我中意的新闻类工作?我瞬间泪目,果断拿下。

彼时,这款名为“好球”(化名)的app的中文版在国内已经运营数年,只要是个会上网的看球狗,即便没用过它也一定会有所耳闻。但它在海外开的英文版才刚刚起步,用户和流量都还屈指可数。

同学替我联系上公司之后,我开始了“上岗培训”。我和其他几人被拉进了一个讨论组,组里兼职团队的领导开始教我们如何登录app英文版的后台,如何找到文章,直到这时,我才明白这份兼职工作的真实面目——在app后台中为英文版app直接导入评论!这样的骚操作,着实让彼时涉世未深的我吃了一惊,原来app里的评论还可以这么玩!

而这些评论从哪来呢?我本已打算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看球经验进行天马行空的英文创作,然而,大概是因为觉得我们的英语不够真实、优秀,凭我们很难想出能吸流量的评论,领导说,尽量不要自己写。接着,领导列出了几个国外的社交、视频和媒体网站,告诉我们,评论你们就在上面抄吧,但是要注意区分,不要把侮辱性的、劣质的或者不良的评论导进来,尽量注意技巧,导一些优质的、能让人看了情不自禁想点赞的评论。


与此同时,领导也早已为我们在app内准备好了许多虚假的账号。我们在后台上传的评论,会自动套上这些假ID,出现在评论区。

工作量和工资是这样计算的:每小时只需要导入35条,小时工资有20多元。这已经高于很多大城市的线下兼职,而且在宿舍就能干,对我而言,实在是一份肥差。

至于排班,就像游戏,基本靠抢。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在软件上选择自己的班次,一般一个班一小时,先抢先得。班次每周公布一次,刚开始放班时为了避免一开始抢的人太多导致别人无班可上,还设置了数量限制,在公布后的数小时之后,我们才能肆意抢剩余班次。

简单试做一个班之后,看在待遇不错,时间自由,工作也还算轻松的份上,我就这样加入了这个水军军团。尽管心里似乎明白,这是一种欺骗,但说服自己并不太难。我自认为我还是兼职军团里的“良心员工”,当一些同事为了轻松,不加区分地复制一些相对无关或是劣质的评论的时候,我还是努力在看懂新闻的基础上搬运最适合的评论,有时甚至还会思考,如何让评论显得真实,如何激起其他人的讨论。

那个夏天,我在各大英文网站上还算悠闲地游弋,摘取了数不清的评论导入了“好球”海外版寂寞萧条的评论区,也获得了一笔对我而言相对可观的收入。但是这份“自由”不意味着能够随心所欲,在我们的工作群里,有同事因为手滑发了不该发的,或是真性情地在评论区怒喷那些诋毁自己钟爱的球星的用户被领导diss甚至开除,算是杀鸡儆猴,警告其他人不要犯。

后来,因为学业压力,我做的班次大量减少,有时候闲下来瞟一眼群。但一些时间多的同事心里打起了算盘,小窗让我这样的佛系员工帮他抢班,抢到了之后再换给他。

随着时间的流逝,靠着公司的广告轰炸和我们水军军团的努力,app的用户多了起来,流量明显增加,评论区也一改往日的萧瑟,有了更多真实用户的讨论。

“好球”有了起色,兼职的要求也开始渐渐多起来。为了提高评论的质量,领导开始要求我们将自己正在导入评论的当条的新闻标题发到群里,防止评论重复,还推出了详细的评论规范及示例,并制定了新的奖惩条例,数量要求也大幅增加,此外,还开始要求我们直接回复用户,并做一定数量的带图的评论。

领导们甚至制作了英文表情包图库供我们使用。比如抱拳说着“社会,社会”的熊猫头在这里变成了“sociable,sociable”。“好球”海外版的评论区瞬间刮起了中国表情包旋风,熊猫头,电话宝宝,胖虎……这些中国网络中屡见不鲜的土味表情包人物,在这异国他乡操着他们不熟悉的英语,竟然再次相会了??


正是这一时期,我们的工资分配经历了一次大的调整。为了适应海外用户的时差,平台鼓励我们夜里干活。于是,白天班的工资大幅下降,仅剩十几元一小时,而海外用户活跃、而我们该洗洗睡了的凌晨班次,却涨到了每小时30元以上。

随着工作要求水涨船高,我们的薪水却大不如前,还要签下步骤繁琐、不可商议的合同才能继续工作,合同中包括了每月至少做xx小时、没人接的班次轮流安排这样的严苛条款。为了降低公司的成本,提高我们的效率,公司本性毕露。许多同事略有不快,决定离开,而我也感到压力决定请辞,离开了这个打开我新世界大门的水军军团。

没有假评论,它活不下去

在“好球”后台混了这么久,挣了点小钱,受了点委屈,也不得不承认:假评论,对“好球”的企业生命确实重要。

评论造假,是app起步的捷径。

对于“好球”这类靠资讯吸引粉丝、靠互动维系用户的互联网产品,要足量的评论,要持续的活度,新用户才会源源不断被吸引过来,才会有人花钱加入他们的会员(可获得免广告福利),或是点开app内的商城实施购买,平台才能由此实现盈利。但产品刚起步时没有多少真实用户,互动无从谈起。

这时,虚假评论和互动就是救命稻草:它们可以制造出用户活跃的假象,让真实用户产生一种被陪伴的群体安全感,同时制造有质量,有趣味的互动,更能够增加粉丝粘度。就算欺骗了用户,那又怎么样?

另外,做出假流量,是骗投必备的一环。

投资人决定是否投资,看的往往是流量、月活等指标,但是,一个好看的数字不是一天写就的,为了让公司尽快拿到投资,就必须搞假流量。公司还会说,我们也没办法,别人作假我们不做,怎么玩得过竞争对手?

在国内,“好球”依靠用户间的互动、玩梗、有趣味的评论迅速走红,app内的体育商城、广告及会员制度帮助它实现了盈利。但它做海外版这一举动却让人费解——面向全球,并不容易成功。毕竟,这类文本互动式的平台要面对全世界不同文化背景的用户,要做到被人接受已是难事,更不用说做到国内这样的体量。靠卖东西?不存在的,“好球”海外版根本没有商城的功能,就算将来开始卖,做外贸的成本也并不那么容易消化。那么做海外版到底有什么好处?

其实,“好球”海外版其产品本身,正是一个典型的融资工具。据我了解,在“好球”办海外版之前,它已经发现自己在国内再难有上升空间。但为了吸引融资,是需要持续提高的流量的,于是做个海外版本便是其应对的策略——一方面想尽办法吸引一些流量,同时也制造一个“海外市场”的洋气噱头,这些“功绩”,最终都融入了他们的报表,装点了展示给投资人看的PPT。


而我们这样的兼职军团,就是它们制造假流量的绝佳工具在我们这个军团里,没几个是专职的,大部分是业余时间还算充裕,英语基础不错的大学生们。我们这些大学生水军,拥有碎片时间,想赚点小钱,其中还不乏热情满满的球迷,作为劳动力,“物美价廉”,无疑是公司偏爱的利用工具。而大洋彼岸的用户大概永远不会想到,这些在评论区生龙活虎的“用户”背后,竟是数万公里外在宿舍里借着昏黄灯光埋头做搬运工的大学生。

就算大如亚马逊,也有秘密

搬评论,只是平台评论造假的其中一种较为隐蔽的手段而已。在各种盈利性的互联网平台,虚假数据早就不是秘密。

“用户评论”的理念是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在1995年创办这家在线书店的时候推出的。其本意是为了让人们可以在网购时候作出更明智的购买选择。这个“发明”后来,也促使Yelp、Uber和Airbnb等企业获得成功。如今,消费者越来越依赖评论来做出购买的决定或是否继续使用一款软件。

但外国的月亮并没有比较圆,即便是当今世界最大的电商平台亚马逊,假评论问题也颇为惊心。今年5月,国外媒体揭露了亚马逊上假评论生态圈。报道中,一个叫ReviewMeta的马逊商品分析网站爬了爬虫,发现在这个第三方网站收集的 5850 万条评价中,就有9.1%被标记为“反常的”,即大约 530 万条评价。尽管亚马逊的发言人表示,公司平台上的不真实评价的比例是“微小的”(这个公关措辞是不是很耳熟?),但因为亚马逊平台上的评价总数估计有2.5亿条,这个“微小的”比例仍然令人震惊。

亚马逊上的虚假评论。图片来源:lenwilson

如我所料,亚马逊的背后也存在一个为造假而生的庞大而无形的劳动力大军。如果你在 Facebook搜索“Amazon Review”(亚马逊评价),会有100多个群组出现,最热门的群组,曾经有将近7万名成员,他们给亚马逊上的各种商品提供了大量虚假评价,根据商家的要求,要么罔顾真实情况给“雇主商家”打五星好评,要么被派到其竞争对手的产品下面去打低分。

对于假评论的现象,听说亚马逊采取了各种整治措施。亚马逊首先拿评论者开刀,起诉了 1000 多个撰写或出售虚假评论的人,调查了那些专为亚马逊刷单而生的中介网站,并封锁其在亚马逊上的账号;并修改消费者评论权限,声称要对亚马逊“确认购买”标识的门槛实施严格的标准,提高参与评价的交易数额要求;此外,还在2016年发布禁令,禁止第三方卖家通过提供免费商品或大幅的折扣,来换取顾客的评价。

但另外一组事实却令我不得不怀疑亚马逊打假的能力,甚至是决心:

2016 年亚马逊禁止第三方卖家通过提供免费商品或大幅的折扣换取顾客的评价后,反常评价增加,产品的平均评分也在上升,而且此后的增长率没有放缓,招募假评者的活动转向秘密进行。

在亚马逊竞争极其激烈的销售平台上,获得五星好评对于产品的规模化销售至关重要。

2017 年,第三方商家给亚马逊带来了 320 亿美元的收入,仅去年一年就有近 30 万的新卖家加入了该平台。

一直以来,亚马逊如何评定卖家星级都是一个巨大的秘密。

这些事实告诉我们,在平台-商家-用户这个三角关系里,不论平台再怎么推卸责任,它都直接或间接地享受了“虚假评论”带来的好处。也就是说,亚马逊、马蜂窝、淘宝乃至“好球”这些平台方,往往和入驻他们的“第三方”们是利益共同体,而他们,正好站在消费者的对立面。

但往往被忽略的是,假评论背后那些实实在在的劳动付出。和我一样,在亚马逊的背后,做假评论的人许多都是二十岁左右的男性,需要赚些快钱,或是为了获得商家的返现或免费的东西,因而加入了这份可以随时随地完成的活动。他们将它视作一种快速而简单的赚钱方式,但一般难以以此为生。正式的合同、劳动的保障、稳定的报酬?不存在的,能够不被举报、禁言、剥夺平台使用权甚至被起诉,已经不错了。因此,这根本算不上一种职业。但水军们付出了劳动时间,并为商家们生意助力不少,尽管商家们不愿意承认,但他们劳动的价值,和公司里销售部门做的,性质上是一样的。

但在亚马逊的说辞中,我们有罪:制造虚假评论的人破坏了消费者对亚马逊的信任。甚至也有消费者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但我更想说,如果没有一片片的雪花,就没有雪山。

这些为利驱使的平台与商家或许蒸蒸日上,或是自食恶果,但我希望大家不要忘了,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有血有肉的人,在为商家们荒谬的生意,认真而卑微地劳动着。

※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一颗土逗】(ID:tootopia1),作者:圆葱。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