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大自然保护协会TNC

大自然保护协会TNC

简介:大自然保护协会(TNC, The Nature Conservancy)成立于1951年,是国际上最大的非营利性的自然环境保护组织之一。一直致力于在全球保护具有重要生态价值的陆地和水域,维护自然环境、提升人类福祉。

71 14

猜你喜欢

世界土壤日:是时候聊聊土了!
12月5日是世界土壤日,在我们生活中,泥土很常见,但却很少被人提及,而正是这很少被人提及、注意到的土壤为我们提供了95%的食物,可以说土壤是我们生命的根基。当然,随着人口激增和环境破坏,我们也在失去众多肥沃的土壤,要想实现可持续发展,保护土壤健康必不可少。

更多专栏

嘛咪泽8年——TNC多重效益碳汇造林项目成效显著

赵铭石,大自然保护协会(TNC)中国项目森林碳汇项目高级官员。 加入TNC后一直从事林业碳汇相关工作,负责诺华、迪士尼等多个CDM/CCB标准林业碳汇项目管理及开发工作;参与多个不同类型CCER项目的开发和实施;主导开发了多个多重效益森林营造项目。

嘛咪泽自然保护区 摄影:TNC(赵铭石)

嘛咪泽省级自然保护区地处苍茫大凉山深处,地势西高东低,从海拔1100多米的金沙江支流河畔一直上升到最高的3900米,亚热带阔叶林、针阔混交林、高山针叶林、高山灌丛等不同植被类型随着海拔起伏错落分布。保护区内动植物资源丰富,生长着珙桐、红豆杉等珍稀树种,也栖息着四川山鹧鸪、云豹等濒危动物,这儿也是中国大熊猫栖息地的最南端。

从2011年到2018年,嘛咪泽,这个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地方,我们已在这儿工作了8年。

与嘛咪泽结缘

嘛咪泽,在彝语中的意思是“竹子茂盛的巍峨大山”。1998年国家天然林保护工程实施之前,多个林业企业将这里做为伐木作业区。长期的生产砍伐,导致以大熊猫为旗舰物种的当地野生动物栖息地面积不断缩小,栖息地的破碎化程度加剧。

砍伐留下的树桩 摄影:TNC(张小全)

2011年,TNC携手诺华集团,与四川省林业厅等诸多地方合作伙伴正式开始实施诺华川西南林业碳汇、社区和生物多样性项目,期望通过林业碳汇引入外部资金恢复破碎化的大熊猫栖息地。项目面积达4096公顷,共涉及甘洛、越西、昭觉、美姑和雷波五个县及马鞍山、申果庄和麻咪泽三个大熊猫自然保护区,包括17个乡镇27个行政村。嘛咪泽是当中面积最大的一块之一。

我们与嘛咪泽的故事也就是在那时拉开了序幕。

恢复前的山地 摄影:TNC(赵铭石)

2013年,TNC又引入华特·迪士尼公司在这里实施国内第一个熊猫标准的造林碳汇项目。两个项目在嘛咪泽实施的总面积达1208公顷,共种植约250万株树木。为了更有效地促进当地植被恢复,为野生动植物营造好的生活环境,我们重点选择了曾是森林但被砍伐了的地块进行修复。地块选择也重点考量了重要的林间廊道、潜在栖息地以及当地社区百姓的造林意愿。

摄影:TNC(赵铭石)

我们总共设计了面积大小不一39个造林小班(小班是进行森林营造、经营、组织木材生产的最小单位,也是调查设计的基本单位),散落在方圆近百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造林小班的最低海拔都达到2800米。在这里不止海拔高,交通还不便。去最远的造林地块,即便从最近的谷堆乡保护站出发,都要在磕磕绊绊的“搓板”路上晃2、3个小时,下车后还是有2个3400多米的大山梁在向你招手。想要去这里种树,往返基本就得一天。

“种树大军” 摄影:TNC(赵铭石)

艰难的起步与磨合

2013年,经过实地勘测和准备后,我们在嘛咪泽开始了第一次种植。那时,还一些村民不理解荒山植树,认为种树占用了他们的牧场。另外一个现实的困难是,凉山当地没有足够云杉、冷杉苗供应我们项目需求。我们在当地就地育苗,培训当地老百姓开展云、冷杉苗木,既能在未来解决苗木的缺口,也有助于缓解社区居民的不理解情绪。

社区苗圃   摄影:嘛咪泽省级自然保护区

2014年,经历了一个寒冷而干旱的冬季后,来年春天看到苗子不是枯黄了,就是让饥不择食牛羊吃掉了顶芽。海拔越高,冬春季节的干旱愈加明显,苗木的缺口也依然存在,我们也只能将有限的苗木有选择性地进行补植。

工作人员在做社区工作  摄影:嘛咪泽省级自然保护区

我们将工作的重点放在了社区沟通,嘛咪泽保护区聘请了十多名当地的彝族老乡作为护林员,保护区同事与护林员在当地挨家挨户做沟通。慢慢的,当地老百姓重新理解了植树的意义,也晓得最终的树木还能归他们所有,而且是可以合理经营的,未来生态好了,他们也会从中获益。社区的矛盾逐步减弱,放牧也一定程度得到了管理,牛羊进入造林地的频次开始减少。

村民参与种树 摄影:TNC(赵铭石)

2015年,经过多方论证,我们从项目地苗圃选择了一批优质的小苗,开始在一些位置偏远,牛羊危害小的区域试验冷杉小苗造林,从年底以及后来的检查结果来看。选择2年生的小苗造林显著提高了成活率,不过由于小苗还不是足够粗壮,比起3-5年生的大苗,需要更长的适应期。同时,我们汲取其他项目的经验,在一些关键的区域安装了围栏,以阻隔牛羊。

幼小的冷杉  摄影:TNC(赵铭石)

不断改进工作方式

2016年,为更好的解决长期困扰项目的林牧矛盾,项目各方共同出资,重新评估和优化项目围栏建设方案,在更多的管护重点区域安置了围栏,彻底杜绝牛羊啃食践踏。而持续第三年的补植已经见到了成效,项目伊始支持的乡间苗圃也提供了部分的补植用苗。年底检查中地块谷堆乡的部分地块成活率达到了70%。令人惊喜的是,围栏之处草也茂盛了起来,还隐约有冒出来的箭竹。

围栏 摄影:TNC(赵铭石)

2017年,经过3-4年的培育,社区苗木不但供应嘛咪泽保护区地块补植的需求,甚至还可以外销到我们其他项目地部分。年底检查的结果也很喜人,由于补植年限不一,尽管林地中苗木大小、年龄不一,但成活率这个硬指标还是实打实的上来了,越来越多的小班达到了预期。

那抹新绿,是八年坚持的最好回应

诺华集团林业碳汇项目的负责人Markus 博士是个乐观的瑞士老头,他认为项目多重效益森林的营造,带来的绝不仅仅是企业所期望的减排量,在减缓气候变化的同时,也会逐步改变着社区和环境。

Markus博士在嘛咪泽 摄影:TNC(赵铭石)

他和大渡河造林局王主任是仅有的从项目伊始到现在依然跟组项目进展的前辈。今年春季,他们又一次来到了嘛咪泽。那时,项目地最北侧的山梁,密密麻麻的绿点铺满了山坡。沿着山梁在两侧不规则的分布着云杉、冷杉,小的可能不足20厘米,高的有将近一米了。

云杉 摄影:TNC(赵铭石)

由于高山针叶树种本来就生长缓慢,加之补植的年限还短,苗木看起来还有些弱小。关键区域围栏对牛羊的有效隔离,以及越来越成熟的社区管理,造林地内除了苗木以外的其他植被也逐渐恢复起来,草本、灌木、箭竹看起来长势都比往年要好,甚至好过了我们的植苗。

在嘛咪泽开展项目的这8年,我们累计种下了270万棵树,面积达854公顷。经过项目各方决议,2019年将成为项目建设完成的收官之年。

有多重效益的碳汇项目

嘛咪泽所在的凉山地区是我国最为贫困的地区之一。我们在这里开展的,不仅仅是简单的植树造林项目,而是具有林业碳汇、社区和生物多样性多重效益的造林碳汇项目。TNC及项目各方一直致力于提升当地社区经济发展,通过造林、管护等活动,项目为当地居民带来了一定的劳务收入。鉴于项目在当地的示范作用及影响,四川省2018年林业碳汇产业扶贫项目也选定部分诺华项目地块作为示范点,结合林业碳汇项目带动当地居民开展林下集约养殖、森林合理经营利用等,以更好地实现林业碳汇的社区发展效益。

嘛咪泽 摄影:TNC(赵铭石)

嘛咪泽8年,有磨难,有汗水,但也有多方的支持,有新绿带来的喜悦。虽然现在树木长得还不高,但重要的是,它们已经在这里扎根了,未来终有一天,它们会长成茂盛的森林。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