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C计划

C计划

简介:C计划是一家致力于思辨教育的社会企业。C是指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和Civic education(公民教育)。我们通过一系列线上线下课程、工作坊,帮助人们系统性的提高理性思维能力,重塑公共理性。关注微信公众号:PlanC-Edu,与你分享理性的声音。

120 59

猜你喜欢

蓝方演讲:怎样才能好好讲道理?
独立思考、批判性思维,它们的核心特征是什么?如何体现在我们的生活中?C计划试图从给成年人补课,到教孩子思考,进一步走向培养能教孩子的老师,走出培养说理意识的现实之路。

更多专栏

“耽美小黄文”应该被严禁吗?| 面面观 No.4


写在前面:本期面面观,我们想讨论关于“耽美”和更广泛意义上的色情作品所引发的争议。不久前,网络作家天一原创的耽美小说《攻占》被有关部门鉴定为淫秽出版物,依据《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天一因“制作、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 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

案情通报后,舆论一时为之沸腾。支持者认为淫秽作品社会危害巨大,易诱发强奸等恶性案件,尤其危害未成年人,且“耽美小黄文”尤其伤风败俗,所以重判属于罪有应得。但也有网友认为,从量刑而言,写“小黄文”居然比强奸、性侵等罪行判罚更重,殊为不妥;还有人认为色情作品亦应属于言论自由范畴,社会应当予以宽容,不必太“上纲上线”。

“耽美”和更广义的色情作品究竟对于社会有哪些危害?从伦理道德的视角它们应当被如何看待?人民有色情和低俗的权利吗?本期面面观,我们将梳理社会科学家和哲学家们对这些问题的研究与争论,看看正反两方都有哪些观点。

进入具体争议以前,我们想明确一下,当我们谈论“耽美小黄文”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所谓“耽美”,早先指代日本近代文学中的一个派别,概指唯美、浪漫、沉溺于美;后来,耽美一词逐渐被用于BL(Boys’ Love)漫画,可代指美型的男性,以及男性间的恋爱感情。如今网络上的“耽美小黄文”多指以男同爱情为主线的、表现与性相关的作品。

而“色情”(pornography)与“淫秽”(obscenity)的区别也并不总是界限分明。色情作品通常指透过露骨的具有性意味的表达,刻意激起观赏者性刺激的作品[1];而“淫秽”可以用来指代“硬核色情”,即那些比较严重、极端的“色情”——在美国的最高法的解释中,淫秽作品不受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但一般的色情作品则在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范围内[2]。也就是说,对性行为的表现程度决定了该作品为“色情作品”还是“淫秽物品”。天一的耽美小说被认为十分“重口味”、“黄暴”,《攻占》也被定义为“淫秽出版物”。

为了简化讨论,本文暂不将“色情”与“淫秽”区别使用,一律用于指代露骨描绘性行为、刻意激发性刺激的文字、视觉、语言描绘等作品;同时,在本文中,“耽美”或“耽美小黄文”则被用于指代描绘男同情感和性行为的色情或淫秽作品,是广义“色情”的一个子集。

争议一:色情作品对社会有多大危害?

正方:色情作品危害极大

色情作品会危害人的思想和精神,严重扭曲人对于性行为的态度和看法。经常观看色情作品的男性对“不正常的性行为”有更高的容忍度,例如性侵犯、性滥交甚至强奸。多项研究指出,强烈使用色情内容与性侵犯密切相关。有数据显示,“接触色情内容与随后的行为侵略之间存在适度联系”[3]?;当男性消费暴力色情内容(即描绘强奸或酷刑)时,他们更有可能犯下性侵犯行为[4]。

更有甚者,长期浸染于色情作品的男性倾向于把女人(甚至孩子)物化成自己的性工具,进行性虐待。一项针对强奸危机中心受害者的研究[5]发现,很多施虐者在虐待妇女之前曾看过色情内容,甚至强迫受害者参与制作色情电影。

研究表明[6],长期观看色情作品的已婚男子对其婚姻性关系不大满意,对妻子的情感依赖程度较低。而与色情成瘾的男性结婚的女性则表示感到背叛、不信任和愤怒。观看色情内容的青少年则容易感到羞耻,自信心减弱以及对性感到不确定。

此外,色情内容会使人上瘾,劫持人脑正常的奖赏通路。就像海洛因成瘾者需要越来越高的剂量才能达到之前的兴奋,色情作品的观众也无法再对真正的性爱感到满足,只能不断追求越来越露骨的作品。而这种“性瘾”会导致人的自尊心降低,削弱有意义的社交和工作生活能力。

反方:色情作品也有积极一面

色情作品主要对上瘾者存在比较大的危害,对大多数人来说,反而具有一定积极作用,不应该全面禁止。事实上,只有极少数的色情观众处于成瘾的程度,而只有成瘾程度较高的色情作品使用者才会受到危害。 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 Psychology Association)指出,大约只有9%的色情用户戒不掉他们的习惯,成为上瘾者。

夏威夷大学的研究机构(the Pacific Center for Sex and Society at the University of Hawaii)发现,当色情作品变得越来越普遍时,性暴力的发生率呈现下降趋势。该机构主管戴尔蒙认为,观看色情作品时,人们会通常会通过手淫来释放自己的欲望,而色情作品实际上扮演了一种宣泄情绪的角色——让那些有性暴力倾向的男人得到释放的机会而不会去做违法的事。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员尼尔?玛拉姆(Neil Malamuth)也发现,在调查中,色情片观众普遍觉得它是福利——“色情作品对人们的性生活益处多多,而且观众也没有感受到任何形式的伤害。”[7]


争议二:色情作品对青少年的危害

正方:色情作品尤其危害青少年

新罕布什尔大学在 2017 年进行的一项研究[8]表明,大多数年轻人在14至17岁之间首次接触色情片,青少年也更容易受到观看色情内容的化学冲动的影响,很容易上瘾。经常观看色情片的青少年更容易被性思维分散注意,这会干扰他们在课堂上的表现;观看互联网色情也会让人减少工作记忆,即使用信息完成某项任务时保持信息的能力——由此,作为色情上瘾者的青少年往往在推理和理解方面存在问题?[9]。

影响青少年在学校的表现之外,色情作品还会让青少年产生内疚、羞耻、寂寞、沮丧、抑郁、社交焦虑、负面自我认知(包括外形和性功能),甚至阴茎勃起功能障碍[10]。观看色情作品可能导致青少年性行为异常,激发已存在的情绪和行为问题。并且,青少年常常不理解他们所看到的许多图像和描述,难以意识到色情是刺激身体而不是反映亲密关系。

反方:色情作品可能对青少年不利,但解决方式应该是消费分级制度

色情作品或许有害青少年身心健康,但也不应该全面禁止。可以考虑像影视作品一样,进行年龄分级准入制。比如日本有一家网站pixiv(中文名叫做“插画交流网站”),是制作和展示同人插画和小说的网站,它就对内容有严格的分级制度,内容设置为R18的内容只有年龄设置在18岁以上的注册用户才能查看。

争议三:“耽美小黄文”的危害有多大?

正方:耽美尤其有害

除了包含所有其他色情作品的危害之外,“耽美小黄文”作为一种传播媒介美化了同性形象,可能会影响青少年自我认知,误以为自己是同性恋而真的改变性倾向。《新大西洲》(The New Atlantis)2016年秋季刊在“性与性别”报告中指出,童年有同性恋、双性恋倾向的男性,在成长过程中有80%成为异性恋;小时候具有双性恋倾向的女性,在成年后超过一半只受男性吸引。“这说明性取向是会随时成长变化,随着接触的外在因素而变动的”。?[11]由此,耽美作品很有可能会成为性取向变化的外在因素,使社会中的同性恋人群数量增加。而同性恋人群增加会造成全社会生育率进一步降低,以及艾滋病传播风险增大,因此耽美作品比一般的色情作品危害更大。


反方1:耽美无害

首先,主流科学界认为,人类与大多数动物一样,有一部分基因对同性恋的性倾向起着极为重要的先天作用 。[12]即使性取向受到外在因素影响而变动,也不能证明耽美作品应当为这种性取向的变化而负责。这种外在因素可能很多,作用机制也极其复杂,还没有证据能表明耽美作品能够导致同性恋人群数量增加。

其次,更为糟糕的是,以上观点首先暗含了对同性恋的价值判断,即“因为(1)耽美作品传播会增加同性恋人群数量,并且(2)同性恋是糟糕的,所以可以得出结论(3),耽美作品危害极大”。此前我们已经论述前提条件(1)不成立,不过,即使我们让步接受前提条件(1),由于前提条件(2)并不成立,同样也无法得到结论(3)。

同性恋只是一种与多数人群不同的性取向,它早已于1973年从精神疾病诊断手册(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DSM)中被移除了。此外,即使赋予同性恋人群更多的权利保障,也不会导致生育率下降。比如,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和地区并未因此影响它们的生育率,而“人类会因为同性恋而灭绝”更是无稽之谈。?[13]至于艾滋病,男同之所以成为艾滋病传播的高危人群,主要是肛交等高危性行为。减少该人群的艾滋病传播与针对其他人群的措施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最重要的还是在于杜绝“不安全的性行为”,而非杜绝“同性别的性行为”。

反方2:耽美有益,尤其对女性有益

微信公众号“女泉”在天一案后发表了文章《耽美作者被判十年引发愤怒浪潮:男男小黄文为何如此重要》?[14],特别指出了耽美文学对于女性情欲解放的独特意义。“耽美文学是女性试图进行情欲探索的新尝试,蕴含了其对于性的丰富想象”。严禁耽美小黄文,最终打击的会是“女性的情欲表达与探索”。而女性的情欲一直被忽视,甚至是被压抑。


上述文章认为,在大部分异性恋色情作品中,女性要么处于男主动女被动的异性恋位阶中,要么是作为被观看的客体存在。在阅读这些作品的过程中,女性读者不可避免地会联想到现实中的性别规范与不平等的性别关系,无法真正沉浸在色情文学中。而耽美文学描写的是“男与男之间对等又充满爱和张力的关系”。阅读耽美作品,女性可以摆脱现实限制,代入与自身相异的“身体”中,更自如地想象爱与性,从而感受到异性恋色情作品比不上的“愉悦逾越和魅力”。可以说,耽美小黄文为女性情欲的表达和交流提供了平台,让女性情欲可以更自如地释放、舒展,是女性情欲解放的重要途径。


争议四:色情作品是不道德的吗?

正方:色情作品是不道德的,国家有权干涉

色情作品冒犯了社会共同体的价值观。色情作品中露骨的性情节,鼓励滥交、越轨的性行为和其他威胁传统家庭和宗教机构的态度和行为,破坏了一个体面和稳定的社会的道德结构,是对家庭和宗教价值观的侮辱,对持有这些价值观的相当一部分公民构成了深深的冒犯。色情作品腐蚀消费者的品格,妨碍他们按照家庭和宗教价值观过上美好而有价值的生活。毕竟,对于宗教信众而言,很多宗教都曾在历史上投入大量的精力,以规制那些通常被视为性的敏感领域的东西;而耽美小黄文更是冒犯了宗教信众,毕竟对于大部分宗教而言,同性恋都被视作一种罪恶、堕落和“淫邪”。

因而,很多人认为,国家有理由利用其强制权力来维护和执行社区的道德信念,防止公民受到伤害。[15]作为社群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哈佛大学的政治哲学家迈克尔·桑德尔(Michael Sandel)则支持地方社群采取色情管制,因为“色情作品冒犯了共同体的主流生活方式”[16]

此外,色情作品伤害了性别平等。一些女权主义者认为,色情作品使女性被固化在由男人所界定的性观念和性别角色之中,加深了女性的屈从地位[17],而要对抗这种根深蒂固的负面形象,需要公权力对色情作品采取强有力的管制措施。

从言论自由的角度也无法为色情作品辩护,因为色情作品缺乏文学、艺术、科学、政治、智识等方面的价值,对公共讨论几无贡献,充其量只是一种低价值言论。言论自由在不同的社会中边界虽然并不统一,但一些信息会被普遍认为不在保护范围之内:暴力、凶杀、恐怖信息;淫秽色情信息;教唆犯罪、诱导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信息,等等。

反方:反对色情的道德分量并不充足,国家不应就此干涉

反方意见认为,色情作品让某些人感到冒犯这个事实本身并没有道德分量——自由民主社会下的公民必须要为自己的政治要求提供公共的理由,并且这种理由理应为持不同信仰、不同文化的人所理解和接受,而不仅仅是陈述私人或特定群体的主观偏好。[18]也就是说,人有自由去满足自己适当的意愿、需要和偏好,[19]只有当这种自由可能造成对别人的危害时,国家才应干涉。即便沉迷色情是一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在加拿大政治哲学家威尔·金里卡(Will Kymlicka)看来,国家并不适合充当评判善恶的场所。要实现我们的根本利益——过优良的生活,就必须拥有能够按照自己的价值信念而生活的资源和各种自由,而不会因为从事非正统的活动而受到惩罚。[20]?而色情管制实际上是试图按照当事人并不支持的价值去支配当事人,并不会使其生活变得更好。

根据同样的逻辑,虽然色情作品的传播是对女性的错误刻画,但这不足以成为用法律来禁止这种刻画的理由。[21]色情作品是女性屈从地位的表征而非根源,不惜牺牲言论自由来推进性别平等犯了倒果为因的谬误,非但无助于改善女性处境、提升女性政治经济地位,反倒压抑了女性从禁欲主义的保守派桎梏中挣脱出来。[22][23]

对于抽象的不洁行为、话语,一个社会很难有共识性的明确标准。有的人持有更加开放的性观念;有的人则基于宗教、文化而有着更高的“圣洁”标准,将身体视作神圣的庙宇,而不是寻欢作乐的游乐场。一个人的性观念越保守,对某些性暗示、性挑逗的内容评价就越低。[24]?宪政国家往往会相信成人通常有足够的道德能力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在没有对他人产生明显有害的情况下,政府对言论的压制要慎之又慎。[25]?除非色情言论侵害了他人之基本权利,或对他人造成相当明确且实质、并具公共政治道德重要性之伤害,否则政府不应禁止或限制。[26]

参考文献
[1][21] https:plato.stanford.eduentriespornography-censorship#4 ; http:www.zdic.netc
[2]郑海平:“淫秽色情”与言论自由:美国的经验
[3] Jill C. Manning, “The Impact of Internet Pornography on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A Review of the Research,” Sexual Addiction & Compulsivity 13, (2006): 131-65 (136).
[4] N.M. Malamuth, T. Addison, and M. Koss, “Pornography and Sexual ?Aggression: Are There Reliable Effects and Can We Understand Them?” Annual Review of Sex Research 11, (2000): 26-94
[5] ?Raquel Kennedy Bergen and Kathleen A. Bogle, “Exploring the Connection between Pornography and Sexual Violence,” Violence and Victims 15, (2000): 227-34 (230-1).?
[6] ?http:www.apa.orgpiwposexualizationrep.pdf; http:www.thenationalcampaign.orgSEXTECHPDFSexTech_Summary.pdf.
[7] https:www.livescience.com19251-pornography-effects-santorum.html
[8] https:scholars.unh.educgiviewcontent.cgi?referer=&httpsredir=1&article=1283&context=soc_facpub
[9]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3167900
[10] https:www.teensafe.comblogweb-pornography-addiction-affects-teenage-brain
[11]https:www.thenewatlantis.compublicationsnumber-50-fall-2016
[12]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2009).?Report of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Task Force on Appropriate Therapeutic Responses to Sexual Orientation.
[13]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56280
[14]https:mp.weixin.qq.coms-X3BI9m0MqmGFvUdmx7x2g
[15][17][19][20]Will Kymlicka.Contemporary political philosophy,289-290.
[16]Michael Sandel.Morality and the Liberal Ideal,New Republic,190:15-17.
[17]Catherine MacKinnon Feminism Unmodified:Discourses on life and Law,1987:chs.13-14
[19][美] 乔纳森·海特,《正义之心:为什么人们总是坚持“我对你错”》
[23][26]陈宜中,色情管制中的言论自由.https:www.rchss.sinica.edu.twpublicationebookjournal21-03-2009cc2132.pdf
[24]蓝方,低俗的权利.http:www.ngocn.netcolumn2018-04-23-15293f663232cb22.html
[25]张千帆:宪法保护色情网站?论言论自由及其界限 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23.html

※本文源自C计划,作者:林小雅,张宝龙,黄曼昕,徐蕊,编辑:张哲,排版:廖廖,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