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NGOCN微信

NGOCN微信

简介:世界在沉默,我们有话说。 作为公益组织,我们试图摆脱一些重要议题长期被边缘化的困境,通过非虚构写作、影像等手段记录这些“非主流”议题和群体,让有价值的议题重回公众视野。

19 4

猜你喜欢

37起校园食材问题事件录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材安全事件几起波澜,可是中国存在食材安全问题的又岂止一个成都七中实验学校?NGOCN整理了近三年的公开报道,梳理了37起食堂食材问题事件,我们发现,校园餐的问题并不可以简单推诿至外包,而可能存在更深的结构性缺陷。

更多专栏

象牙塔里的“爸爸”们 | 2018,是什么使我们感到恐惧(六)


作者 | 阿岛、关山

编辑 | 小田、捞面

2018,象牙塔里出了很多问题。

在现今高校的结构下,“师生关系”有时会演变成一种上至下的“控制关系”

2018年3月26日,武汉理工大学的研究生陶崇园从宿舍坠亡,“爸我永远爱你”这六个字随之上了热搜。

根据陶崇园姐姐公布的聊天记录,陶崇园的导师王攀频繁要求陶崇园在晚上8-9点到其家中,多次要求他送饭,并让陶崇园喊他“爸爸”,王攀甚至试图阻断陶崇园出国求学和阻扰其找工作。陶崇园生前曾留下一句话:“我是百般不愿意读他博士,读了我的人生就是他的了”

和陶崇园命运相似的,还有西安交通大学药理学博士生杨宝德。2017年12月25日,杨宝德在西安灞河溺水身亡,其女友发文称杨宝德是“不堪导师奴役自杀”,大量的聊天记录显示,杨宝德导师周某经常要求他做事,包括去停车场接送、拎包送水、陪吃饭、逛超市、到家中打扫卫生等。杨宝德此前曾几次自杀未遂。

学生的研究经费、学术资源、深造机会、绩点评分,甚至毕业证,都与导师的裁量有关,学生变成“廉价劳动力”、叫导师做“老板”,已经成为常见的调侃语,但这只是一个玩笑抑或是暗藏着不平等的权力关系?

上面两则研究生自杀的悲剧,已经告诉我们,不受制约的师权,可能是致命的

K老师
高校艺术类专业教师
“假如每个人都是自扫门前雪,自顾自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都这样想的话,我们学生受到的危害永远解决不了,无解。”

我教书几十年了,学生们知道我是什么样的老师,很多学生受委屈以后跑来找我,ta们能找到我,也是因为我和其他老师不一样。

有个学乐器的女孩子,那年她快要毕业了,剩下一个教授的一门课没过,这个教授就让她到琴房去。这孩子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老师,之前已经感觉不对了。但没办法啊,她这门课要过才能毕业。这教授要她到琴房去不是要给她辅导,而是在那抱她摸她亲她,还发现了她身上有个在录音的手机,那教授当时就把录音给删掉了。这是那个孩子亲口告诉我的。我拿着学生给我写的材料,找我们学院领导,强烈要求把这个事情报到学校上去,不光是这个受害学生写了经过,还有很多学生写了旁证,但是学院就把这件事压下去了。

为什么会把它压下去呢?你想想,作为领导的话肯定不希望自己学院的丑事报到学校上去,没面子,又要保证自己的乌纱帽。假如他被开除或处分了,他会不会来找我麻烦,对不对?

后来领导找了这个教授谈过话,但不是以这个事为主题,而是提他别的方面,避重就轻。我知道领导们怕什么,这个体制是这样的 ,院一级,院长也好,书记也好,是没有人事权的,不能开除他,也没有经济制裁权,不能扣他钱,又不能让他停课,他没有这个权力,只有学校有这个权力,要处理他只能把这个事情报到学校去。

之前还有另一个教授,他已经害了好几个女孩子了,有的是强奸成功的,有的是强奸未遂,有的猥亵,学院就是不管,睁一眼闭一眼。有个女生坚决不从,他就冲着她说“我总有一天要把你搞到手”。这个话都说的出来,猖狂到什么地步,无耻到什么地步,无所顾忌了,他根本不怕学生去告他,为什么?告不了,他已经成功很多次了,他知道在这个体制下,就可以生存。而且这种对领导溜须拍马的人生存得很好,所以前几任领导我也特别反感。

这种现象在中国是很普遍的。我们中国现在的问题是什么呢,假如每个人都是自扫门前雪,自顾自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学生受到的伤害就永远解决不了。我是看着我们中国教育走下坡路的,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知识分子没有责任感,没有社会责任感,所谓的爱国全在嘴上,真正的爱国就是老师爱学生。

我知道孩子这个年龄遇到这些事情以后,一辈子都会留下阴影。不光是学校,还有影视界的流氓,那些导演,也是很不堪的。从学校一直到社会,从女孩子生存的这个状态来看啊,女孩子真的是弱者。一旦受到伤害的时候,呐喊都没处呐喊。而我们不呐喊,我们将来的孩子也会生活在这种环境下,我们的孩子的孩子还会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世世代代为奴,这种现象不可以持续下去。

那些很坏的老师是个别的几个,但是大学里就是几个都不能有的,一粒老鼠屎就坏了一锅粥,一粒老鼠屎都不能有,因为这里是培养人的地方。最干净的地方应该是大学,但是现在却相反。

张楚岚
化学生物专业在读研究生
“和导师相处,大问题不多,小问题不断。”
极品导师,我遇见过两个,硕士导师和博士导师都是。

我接触的导师不至于那么“变态”,但各种琐事让人头疼。和这种导师相处,就如同家庭长辈各种毛病,大问题不多,小问题不断。磨灭学习热情,毁灭科研希望。导师喜欢倒腾东西,四处捡生活上的破烂,然后让学生收拾清理,占用学生时间。生活上,导师就像一种巨婴,被时代落下的可怜人。徒有教授名号加成在身,但不会学习新东西。甚至网购都不会用,都交给学生处理。

还经常让学生去取快递(出差发票那种),还有报账,有时候也有买饭的事情。导师总想吃某家店,学生有时候得跑一两公里去买。如果在冬天,还得想办法不让饭菜变凉。我就给导师买过面条,还是被特别指定买某家的面条。

我们理工科,对导师手上资源依赖特别严重。需要足够的仪器设备和经费支持出数据和论文,想混和只看书就毕业,那是不可能的。但很多导师没有学术资源,喜欢夸夸其谈,也没办法给学生实际上的指导,甚至学术资源都要学生自己找。

我们费劲写出了论文,只要导师觉得做出来的东西和他自己想的不一样,就会被轻视。学生论文写出后,交给导师更改,但有的导师水平低,不会改。有的还会有拖延症,耽误学生毕业进度,压着我们的论文。

有些导师没项目,靠国家经费养着。他们会拍脑门子想个方向,最后让参与的学生累死累活“填坑”。有些导师的项目就把学生变成廉价劳动力,与其说叫老板,不如说叫主人。我师兄参加过一个类似的项目,好像是硅油类项目,就是每天从早忙到晚。

学生很难拒绝导师。搞生物化学这种学科,如果学生拒绝了导师的要求,导师就会轻视你。当你再去求导师帮忙,导师更不愿意提供学术资源了。这就是根本矛盾,学生要毕业,导师解决不了实验(编者注:意思即提供不了对应学术资源);同时,导师还一堆琐事,不得不给导师当保姆。学生怨气在加重,导师不满在加重,最后斗个两败俱伤,老死不相往来。

酥77
农学专业在读研究生
“和导师的相处,就是服从吧”

在我身边,我觉得研究生导师和学生是一种上下级的关系,有时候哪怕是不满导师,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和导师的相处,就是服从吧,我身边有同学会帮老师带孩子,接送上学。

我经常会被校外导师(编者注:专业学位研究生采用“双导师制”,校外导师负责指导实践环节)叫出去校外应酬,这种饭局上我要学会饭桌礼仪,察言观色。 我有关注陶崇园事件,我以前不理解为什么会有研究生博士生要跳楼,觉得熬到毕业就好。但现在想想,在学业压力和导师精神折磨的双重压力下,是真的会崩溃的。

我的专业是农业方面的,需要做实验,仅仅是学业压力这块,身边很多同学经常念叨,要是还能重来肯定不读研。万一不巧再碰上个不讲道理的导师,那真的是惨!我校外导师其实挺好,拒绝不会怎么样的,只是他喜欢叫学生出来,有点官僚作风。精神压力的话就是毕业,毕竟导师掌握着毕业生死大权,所以很多时候学生不敢违背导师的意思。

图片: https://wx2.sinaimg.cn/large/007jdcfLgy1fymbukkpcwj30go0bl0z6.jpg
思源广场前的台阶,放着鲜花,拍摄:王禾

云杉
全日制本科生
辅导员告诉学生“遇到危险的时候不要选择报警”

入学第一天,我就发现学校和运营商合作。在我们学校只有一家联通,没有其他的,而且在录取通知书里面还夹带了联通电话卡。

工信部有规定不允许高校和运营商签订排他协议。所以我把这个情况反馈到工信部了。工信部对学校做了一些信访处理。第二天辅导员就找到了我了,可能是上级下达要来和我谈话、疏解这样的一个指令。

我记得有一句话很清楚,他当时就说“不要做那些违法的事情”,我所做的都是向工信部反映信息,都是走的国家规定的流程,没有任何违法。当时听了之后就认为,尽管他作为一个大学的辅导员,他自身却对“违法”二字不解。他和我谈话的时候还说了这么一句话:“不要给自己找麻烦,不要给学校找麻烦,不要给樊老师找麻烦”。他就只是为了自己。

后来我和他的主管领导谈论了这件事,领导当时就没有说我做的这件事是“违法”的,就是梳理、了解了一下。

入学后一个多月左右吧,全校很多辅导员在给班级开班会的时候就说了一下,传达了一个信息——“遇到危险的时候不要选择报警”。我们遇到一些刑事案件也是有可能的,如果真的遇到这些事情,你告诉学生不要报警,这是怀着一种怎么样的心态呢?是否说是以学生利益,以学生的角度去思考呢?

因为运营商那件事我认识了学校的领导,当时就问了一下领导这是不是学校传达的意思,领导当时就告诉我,学校绝对不可能向学生传达这个意思,如果传达这种信息的话,出了事学校是承担不起的。

我今天刚参加了我们学校的年度辅导员评分打分,在这个过程中就有学生说,辅导员在事情开始前的两天,就通知班长、班委,监督好每一个学生都要打满分,抛开客观的情况都打满分

An
毕业工作的职场女性
“当你理解了这个暗示,你就很难去拒绝”

我已经大学毕业了。之前网上热议的案子,这里的压迫就是,导师利用权力不对等的角色、地位,对你形成心理上的一种威慑,倒不是说他要求你做什么事,而是让你不得不去做什么事。

如果不做这件事自己就会良心上过不去,老师对你也很好,不帮他做好像也不合适,但是你帮他做其实你也觉得这不是你的事情,你也不想做,但是你碍于他的面子和暗示还是去做了。

我碰到过的一次是,老师A希望我去给另一个老师B送礼,其实我不太想参与这个送礼,跟我没关系,是他们俩之间的事情 ,我只是跟这个老师A比较熟,然后老师A通过言语上提示了我一下子,我理解了他的意图,最后我还是去帮他给老师B送了这个礼,但是我自己是不愿意的。

当你理解了这个暗示,你就很难去拒绝,其实自己在这里面也是一个很被动的角色。我可以装傻的,假装什么不知道走掉就好了,但是可能是性格使然或者多方面的原因吧,并没有勇气做出这一步。因为老师知道 ,以你的理解程度,你是能理解这个意思的。他虽然可能不会说什么,但是总归都会有那种想法。

老师本身是很强硬的人,只是在这件事上他没有选择那么强硬的方式,用了软一点,委婉一点的方式。自己在琢磨这个事情的时候,会想到他一向不是好说话的老师。通常不那么好说话的老师突然软了一下,你就可能更难拒绝了。

注:受访对象均为化名
校对 | 张天真
插画丨米果
制图丨阿七

NGOCN的年终盘点系列作品已经全部发布啦!由于“你懂的”的原因,在常用媒体并看不到全貌,对年终盘点其他主题感兴趣欢迎点击我们的Gitbook获得,也可以加入我们的邮件订阅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