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零废弃实践者

零废弃实践者

简介:陈立雯——环保行动者、零废弃实践者。专栏内容:在地垃圾分类,打造零废弃村庄实践中的经验和教训,垃圾治理中公众参与的重要性,环保NGO参与零废弃实践所带来的环境治理变化,垃圾分类政策实行中遭遇的挑战,垃圾分类中不同垃圾处理中的利弊,最头疼垃圾之一——塑料在生活和环境治理中的易与难,目前垃圾分类治理和可持续发展的障碍,垃圾治理中各利益相关方如何参与实现协作等。

4 1

猜你喜欢

致我最敬重的家乡父老:积极参与西蔡村垃圾分类的你们
从英文专业毕业,却走上环保的道路,陈立雯说12年来,将环境保护工作当作事业,其实是故乡带给她对这一工作的高度认同,是儿时家乡美好的环境所带来的快乐童年让她对养育了她的土地深深感激!离家20年,她重回到了家乡推广垃圾分类,再次离乡时她给父老乡亲写下这样一封信。

更多专栏

县级城市也许是率先实现垃圾分类的最佳区域

1990年代后,随着农村地区生产和生活方式的变化,农村生产和生活的废弃物逐渐无法实现循环再利用,慢慢成为垃圾。到2010年前后,垃圾围村的现象在华北和东北等地区逐渐出现。其中一方面是,农业生产中机械化越来越普及的同时,大量农业废弃物不能回田或者烧柴,成为垃圾。另外一方面,通过家庭为单位的养殖可以消纳生活厨余等有机物的系统消失。2000年前后,华北平原地区,家庭为单位的养殖慢慢消失,从猪到牛羊,再到鸡鸭等,逐步退出一家一户的家庭。生活中原来通过家庭为单位养殖的家畜,消纳了厨余等有机垃圾和泔水,转化为粪便,堆肥,然后和农业种植结合。2000年左右,在华北和东北等平原地区,随着家畜养殖的慢慢消失,农村地区家庭源的厨余等有机物也成为垃圾。除了这些产生越来越多的有机物没有去处,成为垃圾,生产和消费方式的改变,还有大量塑料袋和塑料包装等不可降解的垃圾,越来越多出现在农村地区的垃圾中。1990年代后期,随着食物相对自给自足生活体系的逐渐打破,外来购买越来越多生活方式的改变,外来购买过程中产生了越来越多包装垃圾,包括塑料袋和各种各样的塑料等包装。这些垃圾产生后,不但无法和传统的农业种植体系相结合,传统的农业知识体系也无法解决这些垃圾问题,但垃圾管理部门对农村地区的垃圾管理没有跟上,垃圾管理严重滞后。于是,农村地区出现了严重的白色污染。农业废弃物,生活源产生的有机物,加上塑料袋等垃圾,黄河以北地区的农村大量被垃圾包围。
同时,与乡村最近的县城,垃圾也是逐年增加,厨余和粪便等废弃物运往乡村,和农业种植结合的历史也消失多年,垃圾越来越多成为城市的负担。从人口和规模,人员构成的稳定性,以及和农业种植的距离等方面来看,如果组织起来,我们国家县级区域可能是最有可能实现垃圾分类治理的区域。

当下政策、市场和运行模式

农村垃圾治理在多个南方省份率先开始执行,并摸索出了自己的管理方式。农村地区的垃圾清运和处置,最初停留在乡镇和村委层面。通常的做法是,要么以村为单位收集和处理,随意填埋或者露天焚烧,或者使用小型焚烧炉;要么乡镇级统筹,村里收集后,送到乡镇指定的区域集中随意填埋或者小型焚烧炉焚烧。随着《住房城乡建设部等部门关于全面推进农村垃圾治理的指导意见》在2015年发布,村收集、镇转运和县处理的思路开始出现,越来越多县级垃圾管理部门开始将农村地区的垃圾收运外包给企业来运行。另外一方面,在这份指导性文件中,也提出农村地区的垃圾治理要遵循因地制宜,源头分类,将厨余垃圾等有机物就地、分散堆肥,实现资源化。但在绝大多数地区,只采纳了村收集、镇转运和县处理的意见,垃圾分类治理的政策却没有出现。

除了住建部印发的农村垃圾治理意见,乡村振兴背景下,另外一个文件直接推动了农村地区垃圾治理的速度。2017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其中关于农村地区生活源污染的垃圾、污水和厕所的环境治理中,垃圾治理被摆在了首位的重点任务。三年行动方案指出,统筹考虑生活垃圾和农业生产废弃物利用、处理,建立健全符合农村实际、方式多样的生活垃圾收运处置体系。有条件的地区要推行适合农村特点的垃圾就地分类和资源化利用方式。开展非正规垃圾堆放点排查整治,重点整治垃圾山、垃圾围村、垃圾围坝、工业污染“上山下乡”。2018年,各省相继发布了自己省份的三年行动方案。这直接推动了山东、河北、河南、东北和西北等内陆省份在农村垃圾治理方面的步伐。以河北省沧州地区为例,在这之前,绝大部分地区的农村垃圾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2018年,所有区县地区的农村地区垃圾收运开始逐渐实现。但全县区域农村垃圾清运外包,或者末端处理也全部外包的情况下,不仅政府财政支出猛增,但因为只是延续混合垃圾收运和处置,已有的县级垃圾填埋场或者焚烧厂处置能力远远跟不上,垃圾增长3倍甚至更多,出现很多县级垃圾管理部分纷纷告急。

西蔡村案例,低成本、高效率实现垃圾减量
在农村地区的垃圾治理上,延续城市的集中收运和集中处理方式,不仅经济成本高昂,环境成本也将巨大,更不可能实现分类治理,实现经济和环境成本的控制。2017年下半年和2018年,我们在河北省献县西城乡西蔡村,以及河北保定野三坡镇南峪村等6个村庄试行垃圾分类实践,实施垃圾不落地,定时定点分类收集。厨余垃圾和其他农作物废弃物就地堆肥,过程中证明了厨余和农作物废弃物就近堆肥,和农业种植结合起来,不仅可以节约农村垃圾中接近60%的有机物外运和混合处理的经济成本,还可以通过源头分类实现就地资源化,减少混合垃圾填埋或者焚烧产生的环境污染控制压力和成本。以西蔡村为例,通过垃圾不落地,定时定点分类收运后,厨余垃圾和农业有机废弃物可以在本村堆肥,实现70%左右的有机物在本地处理。不仅解决了这部分垃圾的外运成本,也直接减轻了末端垃圾填埋的经济和环境负担。

西蔡村的厨余分类收集后,和农业废弃物一起堆肥。

实践证明,因为背靠土地和熟人社会关系等有利条件,在农村地区组织村民实现源头垃圾分类,是一条经济和环境双赢的农村垃圾治理方式。但目前河北、山东和东北等省份通常的做法是整个县级区域的垃圾收运和管理外包给一个环卫公司,环卫公司负责整个县城区域的农村垃圾收集,并运输到指定的县级垃圾填埋场。但垃圾填埋场的运行和管理,往往是当地垃圾管理部门直接管理。这样收运和处理方完全分开的方式,不利于开展垃圾分类,实行源头干湿分类,从而实现末端处理的无害化。因为收运方不用考虑末端处理的污染控制压力,只需要把收运后的垃圾运到县级政府指定的垃圾处理设施就可以了。

垃圾分类外包服务的管理,可以参考美国加州旧金山市的操作方式。 

旧金山分类收运和分类处置的一条线
旧金山市是美国垃圾分类的典范之一,在过去近30年的时间里,一直通过多种方式致力于垃圾源头减量和分类率的提升。日常生活垃圾分为可堆肥垃圾、可回收物和其他垃圾。可堆肥垃圾通过好氧堆肥,然后返回农业种植,实现有机物的资源化和循环。而三类垃圾里,垃圾产生者要分类付费,其他垃圾是前两者垃圾的费用的两倍。运用经济杠杠是旧金山市调整分类的有效方式,不分类的费用要支付两倍的垃圾处理费。2016年在旧金山的地铁里,公益广告都宣传“堆肥让加州变金山”。


加州实施垃圾分类,按量收费,分类与不分类是不同的价格,可堆肥垃圾等通过堆肥和种植实现有机结合的过程,实现了垃圾治理经济和环境成本的最小化。另外一方面,旧金山市的垃圾分类收集、运输和分类处理,甚至垃圾分类教育都交给同一个企业,Recology操作。他们不仅是分类收运和分类处理的操作者,也是前端垃圾分类教育,和居民实现互动,和政府一起制定垃圾分类减量,实现垃圾源头减量和源头分类的参与者和执行者。当所有垃圾收运和处理的操作,经济和环境成本都在一家企业的管理下,加上政府对垃圾分类的要求,他们就会天然的选择垃圾分类,从而减少经济成本。是政府外包垃圾分类,实现经济和环境价值的双赢


旧金山市和周边的伯克利等城市采用的日常生活垃圾三分法里,厨余和庭院废弃物都做堆肥处理,旧金山湾区几乎每个城市都有一座堆肥场,同时对黑色垃圾桶采用更高的垃圾收费制度。

县级区域运行垃圾分类和减量的整体模式
农村地区践行源头垃圾干湿分类,实行垃圾不落地,定时定点分类收运的方式,厨余等有机物就地堆肥,让有机物可以回到土壤,实现真正的循环。是解决外运成本,降低后端填埋或者焚烧污染控制成本的有效方式。

整个县级区域开展垃圾分类也是实现全域垃圾分类治理体系,实现从县、乡镇和村委三级政府联动的最佳规模。因地制宜,可以根据平原地区情况,制定每个乡镇建设一个好氧堆肥项目的规模,也最大程度就地资源化,减少外运成本。县级地区农村垃圾分类操作要建立一整套的硬件配备,可以实现源头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和分类处理。同时建立一套相匹配的垃圾分类监管体系,而不是使用现有的垃圾混合收运和混合处理监管体系。

城市和农村垃圾分类结合的最佳方式
垃圾分类在农村地区的开展,不仅可以实现经济和环境成本的降低,还可以和临近的县城和城市垃圾分类相结合。让县城圾城市垃圾分类后的厨余等有机物就近通过堆肥,实现回田,和周边农村地区的有机物处理结合,和农业种植肥料使用结合,实现资源循环再利用。同时也解决了城市垃圾分类后,厨余没有去向的问题。

根据我们国家垃圾组份的特点,厨余等有机物占到50%,甚至更高的情况下,垃圾分类治理中非常关键的是,如何建设干湿分类的源头分类投放,和有机物处理体系。农村地区可以充分利用背靠土地实现有机物就近堆肥还田,和农业种植有效结合的方式,解决厨余等有机物的出路。这样不仅实现前端的分类和资源化再利用,也大大减少末端处理的压力。探索县级农村地区全域实现垃圾分类治理,农村和城市垃圾分类相结合,让厨余等有机物垃圾处理和农业种植有机结合起来,不仅可以解决混合垃圾处理中最头疼的湿垃圾问题,还实现厨余等有机物返回土地的资源循环系统。

而随着农村地区的垃圾进入到收运系统中,最终进入县级垃圾处理设施的现状,以及越来越多县城将垃圾收运外包给环卫或者垃圾处理企业运行,末端垃圾处理设施超负荷运行的现状。我们需要尽快制定全县区域的垃圾分类政策,构建垃圾分类治理体系,让厨余和农作物废弃物可以就地资源化,回归土壤,实现循环。

期待垃圾分类治理体系在县级地区实现,探索从农村到城市,城乡互动的垃圾分类结合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