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土逗公社

土逗公社

简介:土逗公社作为一个结合线上线下的内容合作社,力图探索被消音的故事,创造属于青年人的资讯清流。“土逗公社”践行合作社的组织方式:没有老板,没有员工,只有劳动者和自我管理。我们欢迎同道中人以资金或劳动入股,成为我们的持份者,参与我们这个民主生产的实验,实现劳动者当家作主的未来。我们相信民主、开放、平等、以用户为中心的合作社能够挑逗青年人理解世界的动能,激发改变世界的灵感,探索人类更好的活法。

249 23

猜你喜欢

被二胎、被小三、被辞退,中国女性微商的焦虑
尽管许多广告词让人哭笑不得,但它们戳中了年轻人在理想和现实间不安与挣扎的痛。华小姐说,微商现象只是在无奈的现实之下的一个出口。

更多专栏

世新大学“粗暴”停招社发所,台湾进步青年与校方宣战

图片来源:civilmedia

原编者按: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代表着台湾社会中一股徐徐涌动的进步力量,它始自校园、延至社会。身处这个经济全球化时代,资本主义的逐利性愈发明显,大学教育的公共性正在变质,转变为少数人谋利的工具,这些青年学生或许注定要站在逐利的学校管理者的对立面,站在一切压迫和剥削的对立面。

作者 | 林深 山谷
美编 | 太子豹
微信编辑 | 侯丽


一场居心叵测的停招

2019年元旦前夕,台湾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下简称“社发所”)的学生正在讨论新一年的招生策略,所有师生都积极发动各自的人际网络,将社发所2019年的招生信息传递给台湾、大陆的年轻人。

社发所里气氛紧张,因为他们听到学校的风声,说是由于“招生不足”,社发所可能要被迫停招。为避免校方以这样的理由裁撤系所,大家必须努力提高2019年的招生率,这样“我们跟学校争,就更有力量了。”社发所教授陈信行说,“当然不排除校方无论如何还是要硬干,拔掉我们这个眼中钉。”

最不想看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2019年1月2日,离社发所招生截止时间还有将近1个月,一场校务会议粗暴地打断了一切。会议上,在没有通知社发所教职员的情况下,世新大学相关单位发出提案,讨论社会发展研究所硕士班是否停招。最终,会议以举手投票的形式23比9票通过该项议案。如果这个议案被教育部核准,那么社发所从2020年起将不再招入新的学生(注:2019年招生不受影响)。这意味着,这个二十多年来不断为社会输送进步力量的高校阵地,将面临“灭顶之灾”。

此举立刻引发多方抗议。在会上,社发所的夏晓鹃离席以示抗议;校园内,学生举牌抗议,并大撒印有“我要说话”的冥纸——这句话是世新创办人成舍我的著名遗言,学生以此抗议校方恶意关所,指责其丧失世新办校精神。抗议行动迅速扩散到整个台湾学界:台大、东吴、勤益、东海、亚太、北学联等台湾的学生自治组织,以及台湾科技与社会研究(STS)学会、台湾人文学社等学术团体都发声明声援社发所。

图片来源:civilmedia

按照校方的说法,停招社发所的是为了应对不景气的招生形势。1月3日,世新大学校方发声明表示,社发所虽然是世新的特色系所之一,但过去两年注册率只达50%,且休退学比率偏高,毕业率亦属最低,办学绩效不理想。“面对险峻的招生环境,并以整体校务发展与长远经营为规划重点,故决议于2020学年度停招社发所。”

然而,陈信行教授却向土逗表示,“招生不足根本不是校方决定停招的真正原因,在世新大学,招生状况比社发所糟的研究所还有很多。”

对于校方这种“其心可议”的做法,社发所的学生绝不容忍。他们很快做出反击,据理力争。

抗议者首先指出,校方“在险峻的招生环境中无力支持独立所”的说辞充满漏洞。诚然,“少子化”问题的确对台湾整个高等教育体系都产生了压力,但陈信行教授明确表示,“招生问题并未给世新大学带来多大压力。”招生不足产生的财务压力主要威胁的是那些排名靠后的大学,而世新大学2018年的注册率是93%,在私立大学中数一数二,也超过了26所国立大学。

即便这样,校方还是以“市场压力”为由,奉行绩效主义,强推KPI(关键绩效指标考核法)。“这是很荒唐的,这就好比在大陆,北大清华这样的一级学校说其他大学招不到学生,所以自己却要推绩效考核、要‘减员生效’。”而世新大学虽是私立大学,自负盈亏的压力大一点,但世新这样的绩优大学每年都有大量的政府补助。也就是说,停所这样的行为,实在是没有必要。

其次,退一步说,即便学校真的因为社发所“招生不足”而“无力负担”,校方也无权逾越程序,直接停招。

根据《世新大学增设调整院系所学位学程办法》第4条,世新院、系、所、学位学程的增设调整,应是由下而上发出的,先由系所提出,然后才是经院务会议通过。此外,根据教育部规定,如若真的招生数量不足,也该先“减招”。

可是,世新校方却在社发所没有提出任何停招申请的情况下,直接在校务会议中安排停招议程。社发所师生指出,这属于校方行政权逾越民主程序。抗议者警告,此例一开,将来校方就可以不受相关法规程序约束任意裁并各系所。

图片来源:风传媒

最后,社发所的办学效果是不是真的像校方说的那样不理想?

对此,中正大学哲学系讲座教授陈瑞麟撰文认为,无论在学术、教学还是社会服务上,社发所都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在学术研究方面,世新社发所在陈信行、陈政亮老师的带领下,在科技与社会领域(STS)的学术研究贡献在全台可列入前三;就教学而言,世新社发所二十多年不断培养在社会运动、社会工作领域的活跃力量;而在服务方面,世新社发所的师生投入各种社会活动,如在高教工会为高等教育工作者争取权益、为弱势劳工提供权益保护服务、投入农民运动等。

根据政策,这些方面都是台湾教育部为大学提供财政支持的重点依据。陈信行戏谑道,“就算把开大学当生意来看,留下社发所是会赚钱的——不是赚学生学费,而是赚补助款。”

由此看来,学校的说辞与事实自相矛盾,其停招社发所背后的真正动机就更加值得揣测了。

社发所何以成为校方的眼中钉、肉中刺?
师生们抗议,世新大学校方表面上以招生数量不足为由撤销社发所,实际上却是在“公报私仇”,有意打压进步学生力量,排除异己。而事实上,这也并不是世新校方与社发所首次爆发冲突。长期以来,社发所师生一直在监督学校、批评学校的不当作为,陈信行认为,停招的真正原因就在于此。

随着市场化的深入,教育商品化日益严峻,从90年代中期开始,台湾大学扩招,大学生的学费持续升高。政府对私立大学的财政投入严重不足,而学校又试图将财政压力转移到学生身上。使得学生除了未来要在职场受到剥削外,还要面对教育体系的剥削,在还未成为正式的社会劳动力之时就要开始打工,甚至被迫预支了未来的薪资。陈信行观察到,“像世新的学生,有人从高中就开始打工,大学四年也是半工半读。” 

图片来源:苦劳网

近几年,世新大学也是调涨学费行动的主要战场之一。2013年以来,世新大学几次跳过与学生沟通等民主程序直接向教育部送出学费调涨的申请。去年5月,世新甚至向教育部申请将学杂费调涨2.5%。按照校方的计算,调涨学费后,世新学生一学期教育生活支出将近13万,求学四年势必超过100万,而毕业学生的起薪也不过每月3万。

面对这种情况,社发所学生不同意。有社发所学生参与的世新校内学生自组织——劳动权益小组多次组织抗议。他们曾召开“降学费,得永生”记者会;曾联合台湾高等教育产业工会、反教育商品化联盟等团体,共同反对世新校方不按教育部规定的程序擅自调涨学杂费;曾发文质疑学校教育经费使用的合理性,抨击学校“一边裁撤攻读、取消奖学金,一边砸钱搞不必要的外观装潢”;还曾发布近800位学生的反涨学费联署书,要求教育部扩增教育经费、促进教育公共化。

在学费问题之外,世新大学的校内劳动条件也令人堪忧,校方除了大量聘用兼职教师,也时常压榨学生。长期以来,学生助理、工读生不被当做劳动者,享受不到劳动保障,薪水经常延迟发放。

为此,世新劳动权益小组多次发起集体行动,质疑校方,为劳动者争取劳动权益。这些进步学生不仅多次发动校内倡议行动,还试图借用社会力量督促学校。

他们积极参加高教工会举办的“学生是劳工,还我劳健保,还我劳退金”记者会,并加入工会发起的实名检举行动,要求劳动部对那些未依法为学生助理提供劳保的大专院校,进行劳动检查,同时发出声明,希望世新校方,遵守《劳基法》,而非规避雇佣关系。最终迫使世新大学正式为学生助理缴纳劳动保险、提拨劳退金、按时发放工资,让基本劳动保障成功在大学中落实。

数名学生前往劳动部检举校方违反《劳基法》
图片来源:中时电子报

在每一次为弱者争取权利、抗议学校的不公正行为的行动中,社发所的学生都扮演着马前卒的角色,总是第一个站出来检举学校。

这些学生的担当与行动力离不开滋养他们的土壤。与传统社会学的学院派风格不同,世新社发所强调学术训练是为了更好地反思并解决社会实践中的困难,招收的学生也以基层群众、组织工作者为主。在研究所内,课程的设置、老师的聘用都由师生共同决定,同时,每位社发所学生也必须走出校园,到国内外基层NGO去实习,学习与各式各样的基层民众协作。在社发所,“有学有术、实践基层,回归理论、再造社会”这句话,不只是口号。

世新社发所从课程内容、教学方式、所务治理、师生关系到我们可以想到的各方面,都尽可能地打造出一个民主的教育情境,把学生当成能够贡献于集体求知过程的成年人。

——陈信行

社发所继承了世新敢于批判的创校精神,也确确实实为社会进步输送着新鲜血液。在学校时,社发所的学生思考着课堂里外的事理,反抗学校的压榨;走出校园,他们则分别投入了不同的基层工作,成为了站在社会运动前线的那群人,积极为受压迫者发声。

图片来源:社发所硕士班招生视频截图

社发所代表着台湾社会中一股徐徐涌动的进步力量,它始自校园、延至社会。身处这个经济全球化时代,资本主义的逐利性愈发明显,大学教育的公共性正在变质,并转变为少数人谋利的工具,这些青年学生或许注定要站在逐利的学校管理者的对立面,站在一切压迫和剥削的对立面。

解决社会问题的年轻力量,不应被消失
正如社发所学生陈崇真所说,世新大学校方这次的举动是“不愿解决问题,只顾着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校方将社发所视作反对意见的煽动者,却忘记了,谁才是引发问题的纵火者。

当商品化成为解决教育困境的流行话语时,当学校惯于用涨学费、欠劳保来缓解财政压力时,社发所师生的一系列抗议行为,不仅不是罔顾学校利益,而恰恰是试图在市场化的教育体系中另辟蹊径。

就拿“少子化”一事来说,针对高校招生、经费不足的问题,以社发所为代表的一批社会机构(包括由社发所教授陈政亮担任要职的台湾高教工会)提出了更为民主的、公平的方案:

第一,将大学的师生比增加到1990年代的水平,修正1990年代中期以后大学浮滥扩张造成的教育质量下降;第二,逐步把高等教育的财政国有化,以税收来支付学校的主要支出,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学校得从学生身上收高学费,来支付办学费用;第三,既然财务要由国家出,学校监理就必须公共化、透明化。

实际上,社发所要培养的绝不是单纯的反对者,而是能够提出改革方案的社会实践者。这种“批判社会、改造社会”的种子自社发所创建之时就已经埋下了。在台湾社运风起云涌的80年代,社发所创始人成露茜从美国返台时即抱着这样的初衷:“台湾经济挂帅的发展过程中产生了非常多的问题,有性别的、移民的、生态的、环境的。我们需要新的思维来探讨这些议题。” 

图片来源:报道者

到了今天,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席卷全球,同样也洗劫了台湾年轻人的生活,社发所学生这种以改革社会为己任的精神更显珍贵。曾在80年代亲身参与社运的陈信行教授也看到了年轻行动者的潜力,他对新一代青年满怀希望:

“80年代的时候,大学生毕业后的出路稳定,精英的地位自然会培育出精英心态。如果关心社会,更多是‘以天下为己任’的那种关心。而现在不管是大陆、香港、台湾乃至欧美各国的大学生,都跟工人阶级的社会距离要近得多。现在的大学生比起前一代,活得要辛苦很多,基本上跟一般工人阶级差别不大。要谈工人阶级的困境与出路,他们最能够感同身受。

所以要关心劳苦大众,更能够以一种同阶级的兄弟姊妹的态度,而不是自上而下的‘知识分子的良心’。我期待这一代关怀社会的大学生,能够变成工人阶级自己的知识分子。”

当高校教育的市场化、私有化成为趋势,校内的劳动者、学生已然成为受害者。在大学里,如果立足基层、抵抗资本的校园民主力量也消失了,那么“环境险恶”、“绩效不佳”、“经费不足”等说辞可能会继续成为高校施加高层意志、实现私人盈利的借口。而在社会上,也正是因为社发所师生代表的这种抗衡力量的永续存在,那些沉默的大多数才不会被任意践踏。

正如社发所教授夏晓鹃所说,“仗还没有打完。”社发所的抗争还在继续,也必将继续。

【硕士班招生】台湾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

参考文献:
1、赵宥宁:回归理论、再造社会——我是世新社发所新生 我要说话!
https://www.civilmedia.tw/archives/82093?fbclid=IwAR30vah8J1sYZi8jXZWT6FEu8t9EgTBQOjwQQsAH8hnwkhuFyCSObqZs5KE

2、陈崇真:世新停招社发所!只想「铲除异己」的学校,怎么对得起创校理念?
https://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7635?fbclid=IwAR22Ukl4n3uCdxQJAgcTkzUBv28_Zk8sOfpK1CDRoNJAL9LilnRLe-rMRWI

3、曾福全:世新校友反对停招社发所:大学有公共性 非校董说了算
https://www.coolloud.org.tw/node/92175?fbclid=IwAR3RlTOhb4RL264SouIUuqTexlK-1SfSv_-EYzyU0hRhRX5Qln2EWsk5Fkc

4、陈信行:世新社发所精神:我们的学生都是大人
https://www.twreporter.org/a/opinion-shu-social-transformation-studies-professor?fbclid=IwAR2ETtRKklMRs5pC5I05CdJIcwJtL0kWxYMXYV4N9HcyCQe71EqCIPeN0oA

5、陈瑞麟:停招世新社发所是自毁门面与形象
https://www.civilmedia.tw/archives/82101?fbclid=IwAR3fvudTtgzpEKfqjxInx0AinBClxQVdp7NKjqfvmyL1SyISetg3LgCCuVI

6、徐文路:废了社发所,将赔上整个世新
https://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7644?fbclid=IwAR0fFA0941TqBOFRSwA3T7AvmZXf7TD0ZYAGU5TzdTupocVZfUOskoKAB2k

7、世新大学社发所拟停招引学生抗争 校方发声明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660383

8、谢青龙:哀世新大学“社发所”停招的囚徒困境
https://www.storm.mg/article/787277?fbclid=IwAR0buWzxqX3yIbmf_KsTrHEZuUQPGIpJe49IKFPw3UUgOiZPR_fgIl0cfqE

9、世新社发所停招引师生抗议 校方回应:办学绩效不甚理想
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55197

10、世新校友反對停招社發所:大學有公共性 非校董說了算
https://www.coolloud.org.tw/node/92175?fbclid=IwAR3RlTOhb4RL264SouIUuqTexlK-1SfSv_-EYzyU0hRhRX5Qln2EWsk5Fkc

11、世新大学为学生兼任助理纳劳保、劳退!确认教学/研究助理雇佣关系!高教工会世新劳权小组争取有成!
https://www.coolloud.org.tw/node/80640

12、世新大学开学店学生穷到吃泡面——反对滥涨学杂费,世新学生拒当ATM
https://www.coolloud.org.tw/node/90894

13、批世新董事会图利家族私企,近800学生联署反涨学费
https://www.coolloud.org.tw/node/85420

14、台湾左翼运动史
https://duoweicn.dwnews.com/zh/TW-2018%E5%B9%B4030%E6%9C%9F/10006396.html

15、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网页
https://e62.shu.edu.tw/

※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一颗土逗】(ID:tootopia1),作者:林深 山谷。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