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NGOCN微信

NGOCN微信

简介:世界在沉默,我们有话说。 作为公益组织,我们试图摆脱一些重要议题长期被边缘化的困境,通过非虚构写作、影像等手段记录这些“非主流”议题和群体,让有价值的议题重回公众视野。

24 4

猜你喜欢

视障咖啡师:世界还有一点光,没那么糟糕
视障者瓜瓜失明后在家度过了近十年,25岁那年,她决心离开家到广州,开始“第三次生命”。如今她不仅是一名手冲咖啡师,还是一家公益机构的试用员工。尽管仍有周围的人为她看不见感到惋惜,但瓜瓜却觉得“没那么糟糕”。她决定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希望自己能“打翻那些挡路的墙”,但“走不到也没关系,大不了迷路”。

更多专栏

响水爆炸48小时,仍有化工厂人员失联

采访及拍摄 | 阿七、捞面
撰稿 | 小田、阿七

天嘉宜化工仍有工人失联


“临时工”朱浩醒过来时,他正躺在工厂的水池里。


“幸好不是头往下。”

一天后,朱浩躺在距离爆炸点6公里外的医院,说了这句话。他的头和脚都伤了,但不算严重。在整个盐城市的16家医院里,共有617名伤者,其中有21名仍属危重,还有73名重伤。

这个数据截至23号早上7点,这是爆炸后的第二天,一个稍好的消息是,重症伤员的数量正在下降。但自21号下午爆炸发生后,坏消息不断,死亡人数从6人、44人,到62人,现在最新通报是64人,其中有38名遇难者的身份仍未能确定。一名现场救助的医护人员告诉NGOCN,到23日下午,已无发现新伤者。

爆炸就发生在朱浩工作的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下简称为天嘉宜化工),这是一家生产表面活性剂、感光材料等产品的化工企业。


爆炸后的天嘉宜化工厂区现场

朱浩工作的车间,正好在工厂边上,近着经三路。事发时,他刚刚走出车间门口,隔着一栋楼,他先是看到浓烈的黑烟,随后是火焰,那火焰足足有两层楼高。

看到火,朱浩下意识就是逃跑。

车间附近有一道门是直接通向经三路的,那是出厂区最近的路线。朱浩没想起,那个门平常都无人使用,正要开门那一下——门是上锁的,他转身往回跑,爆炸就发生了。记忆再接回去的时候,朱浩人已经躺在水池里。

张艾没有看到火,他只听到有人喊着火了,“我和两个人一起往外面跑。当时很乱,有一个人不知道跑到哪里了。”和他一起跑的,是同车间的王连,两人都是天嘉宜化工负责污水处理的工人,分别工作了七年和三年。他们的车间共有20名工人,除了那个跟他们一起跑的工友,其余17个人都联系上了。

“现在还没联系上。其他人哪怕手机丢在了那里,也会用别人的来报个平安。”王连说道。

朱浩也有一个工友联系不上,当时他们是一起跑的,只是朱浩醒来后没见到他,也收不到消息。

爆炸当日至今,现场一直有生还者被救出,但具体被困人员数量似乎无法获知,而部分车间作业不允许带手机,也导致被困者难以求救有关部门根据失联者亲友的报告,整理出失踪人员数量为28人。

3月23日,园区空地搭起了临时帐篷,据说是用于后期救助

67岁的方祥水是王商村人,也在天嘉宜化工上班,他的亲人告诉NGOCN,老人在爆炸后失联至今。当地警方今天公布了失联人员亲友咨询和联系电话。在微博话题“盐城爆炸事件寻人”里,评论区仍可见不少寻人信息。同时,网络上开始流传着一份份医院受伤人员名单。

方祥水家人表示,已在派出所登记了老人的DNA信息,还在焦急等待着消息。

同样不确定的,还有爆炸原因。在工人之间,流传着怀疑是天然气着火导致爆炸的说法。王连称,平时天然气运到工厂后,有一个空地作为集中安放点。“如果是天然气着火,也分为在运输途中,或是卸货过程中。”不过,具体是什么引起爆炸,他们也还在等待答案。


估计爆炸影响范围可能达到四公里

女工陈虹在化工园逃生后,找了四家医院,才得到一个包扎伤口的机会——她的脸部被爆炸震飞的玻璃碎屑弄伤了,但医院里早已挤满类似的伤者。陈家港镇多名村民告诉NGOCN,3月21日发生爆炸后两三小时内,距离较近的响水嘉明医院和陈家港卫生院,涌入了大量因爆炸受伤的人。

在工业园外,周边村民的房屋也受到爆炸冲击,最多发的是窗户玻璃在冲击下变成碎片飞出。附近王商村村民李福家中的老人,头部因此被砸伤。他回忆道:“那天我下楼,街上都站满了捂着头的,头都被玻璃弄伤了。那个场景真的,从未听说过。”

据学生所说,距离爆炸工厂约1.3公里的王商学校里没有死亡情况,但有学生受伤。3月22日受爆炸影响的学校幼儿园都停课了,NGOCN留意到王商学校、陈家镇中心小学里面都有武警,也放有瓶装水等物资。

在响水人民医院,NGOCN见到一名在响水六港小学就读的二年级学生,他头部被玻璃划伤,用纱布包扎了一圈,其在附近幼儿园就读的妹妹,脸部也有长约一厘米的伤痕。

爆炸甚至使地震台测出了“2.2级地震”,NGOCN根据现场走访情况推断,距离事发地四公里内的建筑物均不同程度受影响。王商村潘金龙家的房子盖好不到半年,现在连一块能睡觉的地方都难找出,整个玻璃窗都碎坏了,二楼大木柜整个倒下,压着那张主人床和电视机,每一道木门上都是被玻璃划出的一个个口子,儿子的窗铺上布满了玻璃碎。

潘金龙说:“我们昨晚(3月21日晚)只能睡厨房,打地铺啊。”

潘金龙的家

街道上也全是碎玻璃,爆炸次日走在村道上,必定能见到正在打扫玻璃的人。这天,有身穿警服的工作人员挨家挨户去清点受损情况,统计损坏金额,潘金龙上报的金额是八万元。

女工陈虹现在还不清楚她的“损失情况”,她的工厂和爆炸点隔了三四家厂,她形容工厂现在已经“面目全非”且不能进入,而陈虹的钱包、证件、手机都还在里面。爆炸之后,进入化工园的路上已经设置了两道关卡:约6公里远的地方有交通限制,进化工园区县道路口现场封锁。

“要封多久?”
“不知道。”

3月22日下午,有两名女工在封锁线问执法队的人,她们俩是外地人,在力禾公司上班,这家公司和天嘉宜化工同在一条路上,她们原本住厂里面,现在搬到了厂外的宿舍。她们说已经在这里工作三年,爆炸后不知道怎么办。

爆炸后的天嘉宜化工厂区现场


爆炸三个月前,县领导曾到厂考察生产安全

天嘉宜化工爆炸事故后,这家公司屡屡违规且曾被查出安全隐患的问题随之曝光。

NGOCN根据公开资料统计,天嘉宜化工在2012年至今,有多达11次的违规违法及被查出隐患的情况,已知累计罚款达239万元。其中包括在2012年时,被查出有硝化釜爆炸隐患;在2018年2月,天嘉宜化工更被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的督导组,查出多达13项的安全隐患问题。

事故发生的化工园区现场,可见受爆炸影响的楼房及车辆,远处厂房外墙写着安全警示标语

这13项的安全隐患包括有苯罐区、甲醇罐区未设置罐根部紧急切断阀;动火作业管理不规范,如部分安全措施无确认人、可燃气体分析结果填写“不存在、无可燃气体”等;操作员工不清楚装置可燃气体报警设置情况和报警后的应急处置措施。

值得关注的是,促使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督导组到江苏多地化工厂调查的,正是另一起化工厂爆炸事故。2017年12月9日,江苏连云港聚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发生重大爆炸事故,造成10人死亡,事故原因包括有管理混乱、生产违规、日常操作培训不到位等。在地图上,江苏连云港聚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与本次爆炸的天嘉宜化工的直线距离不足10公里。

根据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的说法,在2018年初,为认真吸取“12·9”重大事故教训,而对江苏省5市的18家化工企业作检查,天嘉宜化工的13项安全隐患正是此时被查出的。而本次事故调查组在今天的会议上称,酿成本次事故是因为企业负责人在被查和被罚后,依然违法违规,此外“表明江苏省一些地方和企业在吸取过去事故的惨痛教训、改进安全生产工作上不认真、不扎实,走形式、走过场”。

事实上,在被查出13项安全隐患后,天嘉宜化工所属的响水县县领导以及盐城市领导,累计5次到厂内考察。例如2018年5月18日,盐城市安监局副局长朱国华在天嘉宜化工检查特种作业实操考核情况;距离爆炸不足三个月的2018年12月29日,响水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刘中连曾到天嘉宜化工作生产安全检查。

此外,包括天嘉宜化工在内,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内大量企业因环保原因,在去年4月左右全面停产检查。前述受爆炸影响的工人朱浩,也是因为原工厂停产,才到天嘉宜化工上班,据他所说,天嘉宜化工是属于较早复工的一批企业。

天嘉宜化工违规情况统计表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除潘金龙、方祥水外,均为化名


扫码订阅NGOCN精选邮件
好内容不再错过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