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永锋

专栏介绍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330 21

更多专栏

猜你喜欢

理工科生掌握了科技,然后不革命了?
科技工作者自忖科技发明产生的社会影响不在自己的专业范围之列。专业人士倾向于将自己的工作描述为纯粹科技的、“政治中立的”。人文学者面对科技怪兽感到神秘莫测表现为对新技术的盲目恐惧,或者说是“将自己的专业工作与科技问题划清界限”。科技与人文社科的失联,会导致整个左翼运动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

破冰基金:公益行动者如何爆发筹款野性

互联网时代,围绕公益行动者为中心而展开的众筹即将成为所有筹款的主流。期待公益行动者基金能够在这方面有所探索和发挥,期待更多的公益行动者能够自主探索更多的可能,自己解救自己,自己激发自己的生命野性。

破冰基金:公益行动者如何爆发筹款野性
1810 0

破冰基金:创业不等于要创新哦

创业和创新,其实没什么关系,世界上多数型的创业,都是传统创业,而不是创新型创业。只是因为社会上传播得比较多的是创新型创业,导致很多人误以为,创业就要创新,没有创新的创业,都不好意思说是创业。

破冰基金:创业不等于要创新哦
591 0

破冰基金:警惕把做公益只理解为“物资帮扶”

在很多人看来,做公益,做慈善,似乎就等于是物资帮扶,如果超出了这个物资帮扶的范围,公益就变得不可信任,慈善就变成不能支持。这些想法实际上已经渗透到了整个公益运营层面的各个缝隙和细节上。

破冰基金:警惕把做公益只理解为“物资帮扶”
603 0

破冰基金:警惕公益界那些“方便法门”

公益界人的心性,大概也是有两种的,一种,叫克难心性,遇上难题坚决要去解决,并且在有限时间内有效解决。一种,叫畏难心性,遇上难题就想逃跑,逃跑就逃跑吧,但又不想逃跑得太难看,于是想出了各种迷惑人的花招。

破冰基金:警惕公益界那些“方便法门”
619 0

破冰基金:警惕公益界的那些“高端陷阱”

最近这一段时间,“某端人口”这个词汇被人经常提起。一个社会,把公民分成三六九等,分成高中低端,不管是潜意识还是显意识,不管是潜规则还是明规则,其实都是对这个社会巨大的伤害。

破冰基金:警惕公益界的那些“高端陷阱”
2130 0

破冰基金:与其担心公益人难还钱,不如帮助公益人去做事

你老是担心他还不起钱,而我担心的却是公益人因为钱的限制而不敢放开手脚去做事。像环境污染调查这样的事,与救火、救命是差不多同样紧急的,耽搁一天就导致环境受损一天。这十多年,有那么多想去调查环境污染的人,却因为资金所困,而不得有所施展和突破。

破冰基金:与其担心公益人难还钱,不如帮助公益人去做事
183 0

破冰基金:或许武夷山的小茶商,都是青色组织?

我不太懂经济,没什么文化,不太懂茶,甚至不知道什么叫产业,什么叫利益集团。几十年过去了,都没潜心研究过什么叫“组织的类型”,对自己所关心的那几家公益、环保组织,到底能涂 上什么颜色,似乎也很难拿定。只是听了何永平老师的话后,我有了一些小猜想。

破冰基金:或许武夷山的小茶商,都是青色组织?
842 0

破冰基金:公益投资当然是有回报的,只是不一定对称而已

公益投资也是有回报的,这毋庸置疑,因为到处都在说物质不灭,灵魂不死,能量守恒,因果报应,世道轮回。世人投资出去的资金或者能力,终究都会回归到投资者身上,只是有些是对称的、线性的、逻辑推理、肉眼可明见的;有些则是含糊的、混沌的、暗中的、要心灵才能感应和捕捉的。

破冰基金:公益投资当然是有回报的,只是不一定对称而已
1041 0

破冰基金:你所说的服务,是常态服务还是攻坚服务?

我最近发现自己越来越好为人师,有时候甚至觉得,我可能不是千里马公益私董会的教练,而是公益机构的发展咨询师。我正在重读《夷坚志》,在《夷坚甲志》第二卷里,读到一个和“公益原理”有关的故事,很是好玩。也许这个故事可以破除一些陈腐的观念。

破冰基金:你所说的服务,是常态服务还是攻坚服务?
1415 0

破冰基金:公益机构当然需要品牌,但有些却不一定

机构树立品牌,与一个人成名要趁早一样,都是为了能调动更多的资源,能解决更多的难题。但在现实的实践中,并不一定所有的公益机构都适合聚集品牌。也不一定所有的公益机构在所有的阶段都有必要聚集品牌。更不一定要把品牌机构,更多的可能是个人化。

破冰基金:公益机构当然需要品牌,但有些却不一定
1823 0

破冰基金:公益组织招不到人是因为没去“吸引人”

如果一个公益组织无法让参与进来的伙伴感受到自身强大的能量在解决难题时得到彻底的释放,打个不到在解决难题时个人身心的全面进步,感受不到个人生命境界的逐级提升,那么,这样的公益组织当然无法吸引到人才,也无法协助公益人才走向公益创业的成功。

破冰基金:公益组织招不到人是因为没去“吸引人”
1596 0

那危险的,那负面的,那繁难的,都给我们

公益行业的这三大痛点,当然就是民间公益人要去努力解决并让痛点成为快乐点的目标方向。作为一个长期关注中国民间公益的闲散之人,当然也是我义不容辞的使命。我生来也愚钝和懒惰,胡乱而多欲,在这需要相对雄浑而精准地发力的时代,纯净而刚强的行业里,姑且在今天立下此志,行行重行行,莽撞而精巧。

那危险的,那负面的,那繁难的,都给我们
1178 0

破冰基金:你说的是问题,还是困难?

公益行动者也是如此,这也是为什么社会一定要支持公益行动者、环保行动者的原因。如果一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成天只说问题,不解难题,那么,这个人的生命实证能力,就很可疑,这个人是不是有勇气真正直面难题,真正解决难题,就很难说了。

破冰基金:你说的是问题,还是困难?
403 0

破冰基金:他人无能处,正是你出力时

民间公益人天生的特性似乎就是困难重重,其当下的能力与资源与其想要做成的事之间的难度系数之比,可能在整个社会各个行业中都是比较高的。因此,这当然也是民间公益人自力更生自我奋发之时,更是我们无条件地支持和介入这些民间公益人的美梦助成之时。

破冰基金:他人无能处,正是你出力时
1260 0

破冰基金:如果还有腾讯99,明年应当如何回归?

互联网平台可能以为,既然民间组织天生就是要发动公众,那这应该是公益人的优势。公益组织则认为,互联网平台本来就是公众聚集的地方,发动公众对这些平台应当不难。假如今后还有腾讯99公益日这样的公众公益活动,那么必须在发动、吸引公众方面,下足狠工夫。

破冰基金:如果还有腾讯99,明年应当如何回归?
514 0
加载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