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青年背黑锅现身人社厅,呼吁关注厨师行业招工性别不平等

2016年5月24日上午10点半,一群女生拿着“就业歧视无成本,黑锅不该女生背!”的牌子,背着几口大黑锅,出现在广东省人社厅门口,呼吁人社厅关注厨师行业女性遭遇就业性别歧视、成本却要女性承担的状况。

此举源于广州女生高晓应聘广州惠食佳公司厨房学徒,却因为是女生而惨遭拒绝的事件。高晓起诉该公司后,只得到2000元赔偿和不支持赔礼道歉的结果;与此同时,广州市人社局却声称高晓已经起诉该公司,所以对于高晓的投诉不予受理。于是高晓同样将人社局以及劳动监察大队起诉,该案于24日当天下午2点半在广州市铁路运输第一法院开庭。为了支持高晓以及其他在找工作时遭遇到各类性别歧视的妇女,女青年们来到人社厅,希望将黑锅送给人社厅,并要求对方关注女性在就业上遭遇的不公。

向人社局投诉未得回复,一纸诉状将之告上法庭

2015年8月,因为在厨师招聘中遭遇性别歧视,高晓约饭广东省人社厅厅长,希望自己的事例可以被看到。同时,高晓致信人社厅厅长反映自己遇到的性别就业歧视,也希望他可以关注厨师行业的性别就业歧视。然而高晓于2015年11月24日受到了人社局的回复。在回复中,人社局称,经过广州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向惠食佳公司的调查,该公司表示否认了以“限招男性”为由拒招女性厨师的事项;同时,高晓已经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因此,人社局称不予受理此事,并请高晓依法律程序处理。

高晓很疑惑,因为一句简单的“对方否认性别歧视的事实”,以及法院已经立案,政府部门就可以不受理自己的投诉吗?在咨询了律师之后,她了解到,《就业促进法》《人才市场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中,都规定了劳动行政部门对用人单位的就业歧视行为有监管责任,人社部门并不能因为提起了诉讼而拒不受理。

不满于人社局的回复,高晓于是将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及广州市劳动保障检察支队告上法庭,要求确认它们对于自己的就业歧视不予受理的行政行为为违法,并且责令它们对惠食佳的性别就业歧视行为予以受理。

力挺高晓,众青年背黑锅现身人社厅


6月24日,王月和她的几位朋友一起来到广东省人社厅门口,她们背起黑锅,并且举出了“就业歧视无成本,黑锅不该女生背!”的标语,引起了一些经过的路人的注意。之后,她们进入人社厅信访室,提交了建议信,建议人社厅重视招工中的性别歧视,并建立相关的监督机制。

“我在网上看到高晓的新闻后,觉得惠食佳的行为很不对,也同时意识到餐饮行业存在着很严重的性别不平等状况。女人可以在家免费做饭,却不能以做饭为职业,这是非常荒唐的事情。女性坚持自己的梦想太困难了,这显然是不公平的”,参加此次活动的广州女生王月这样说。

“今天是高晓起诉人社局一案开庭的日子,我们觉得性别就业歧视这个黑锅不能由女生来背。希望这一行动是对高晓的一种支持,也希望相关部门可以积极地承担责任,为女性提供一个性别友好的就业环境”,李硕说。她们希望人社厅可以重视高晓案,认为2000块的赔偿对于企业来说成本太低了,根本没有警示作用,性别就业歧视的“黑锅”还是女性在背。

她们提交的建议信被信访室的工作人员接收了,有关专员非常热情的出来接待了她们,询问了相关的细节。工作人员表示,人社厅一直在关注高晓案,就业性别歧视也确实存在在一些公司之中,他们会持续关注跟进此事,并会给王月及其伙伴一个答复。

前情:“广州就业歧视第一案”,反性别歧视之路漫漫

2015年6月28日,广州女生高晓在某职位招聘网站上看到广东惠食佳公司招聘厨房学徒的广告,她发现自己的条件符合其任职资格描述,面试之后被告知此职位已经招满人了。然而之后,高晓却发现惠食佳依然在发布同样职位的广告,她无法理解,打电话去询问才发现对方拒绝的理由是因为厨房不招女生。在那之后高晓多次询问要求,对方都只以性别的理由拒绝,甚至把网页上的招聘信息也改成了只招男生。

高晓认为,厨房学徒并非只能男性才可胜任,且她自己拥有高级职业资格证书,但惠食佳仅因她是女性就完全拒绝,而且语气坚决、没有任何商量余地。高晓觉得这给自己的身心带来极大伤害,心情一度非常沮丧和气愤,找工作的信心受到很大打击。于是,2015年8月19日,高晓以广东惠食佳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为被告,提起民事侵权诉讼,法院当天就予以立案。

然而高晓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争取权益的道路并不顺畅。在2015年9月17日到2016年3月9日之间,此案历经三次开庭,被告惠食佳先是不承认自身存在歧视行为,之后又给出厨房中男性承担体力重活、公司招聘男女条件不同等理由。不过,2016年4月3日,高晓最终收到判决书,法院认定惠食佳侵犯了高晓的平等就业权,构成了对高晓的性别歧视,连带赔偿2000元精神损失抚慰金。

虽然胜诉令高晓欣喜,但她也有忧虑,一方面,法院驳回了她提出的其他诉讼请求,并且她也没有获得惠食佳的道歉。另一方面,高晓发现,她的案件和2014年的黄蓉就业性别歧视案、2015年的马户就业性别歧视案结果完全相同,都是2000元的赔偿金,而且她们都没有获得侵权方公司的道歉。

数据:性别就业歧视状况严峻

2013年人民网调查发现,九成以上女大学生在求职中“遭遇性别歧视”。2014年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针对招聘性别歧视行为的平等就业监管机制研究”课题组对北京市、山东省、河北省三所“985”、省部共建和普通高校的应往届本专科、硕博研究生开展行了“助推女大学生公平就业问卷调查”,发现高达86.5%的女性受到过一种或多种招聘性别歧视,其中有64.1%的女性遭遇过5种及以上的性别歧视,另有33.4%的男性承认在招聘中存在性别歧视。

专家观点:人社局对性别就业歧视应责无旁贷

高晓的代理律师黄溢智表示:《就业促进法》规定了劳动行政部门的监督法律实施的法定职责,“要求建立举报制度,受理对违反本法行为的举报,并及时予以核实处理”,即劳动行政部门对用人单位的就业歧视行为有监管责任; 而相关罚则也可以在《人才市场管理规定》中找到。高晓针对用人单位提起的是民法上的侵权之诉,要求其赔礼道歉和赔偿精神损害是该类诉讼的应有之义;而同时向人社部门投诉要求对用人单位发布歧视性招聘广告的行为进行监督和处理,当其不作为时诉诸司法机关,是公民要求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之行政诉讼,此两者诉求并不冲突,不能因为提起了诉讼就不受理投诉。

另一名代理律师常玮平律师认为: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被告一)依法行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监督检查权,负有对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进行处理和处罚的法定职责, 广州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被告二)负有受理对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行为的举报、投诉的法定职责。被告二为被告一的直属部门。在答复单位不明,但使用被告一红头文件格式时,应视为被告一参与了对原告所提举报不予受理的决策。在审理查明前,该二被告为本案共同被告。

常玮平律师还提到:“劳动监察部门对用人单位在招聘中基于性别等因素涉嫌歧视劳动者的违法行为有依法查处的法定职责,当遇有投诉却置之不理时,将可能会被起诉至法院并被确认该行政不作为违法。我们在此敦促广州市社保局及其下属的劳动监察支队立即履行其法定职责。我们也希望藉此诉讼,为厘清就业反歧视领域中政府、用人单位、劳动者的三方权责提供一个可供研究的司法裁判样本。”

相关案

1、曹菊诉巨人教育案
2012年7月,女大学生曹菊(化名)应聘培训机构“巨人教育”的“行政助理”职位,却被以“只招聘男性”为由拒绝录用。2012年7月11日在律师的帮助下,曹菊以“性别歧视”为由将巨人教育集团告上海淀区法院。该案被称为“全国性别歧视第一案”。
2013年12月,该案在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被告方北京市海淀区新巨人学校校长到庭参加诉讼。新巨人学校校长当场向曹菊赔礼道歉,双方当庭调解结案,被告方承诺支付3万元给当事人,作为关爱女性平等就业反性别歧视专项资金。

2、黄蓉诉杭州新东方烹饪学校案
2014年6月,应届毕业生黄蓉在应聘新东方烹饪学校文职过程中被以“仅限男性”为由拒绝录取,随即,黄蓉向浙江省西湖区法院提起诉讼并胜诉,获得2000元赔偿,法院判决书上首次出现“就业性别歧视”字眼。被告新东方学校的违法行为被全国总工会评为“2014年度十大劳动违法案”。

※ 本文源自gmail邮件组新闻线索投稿,如需联系新闻当事人采访,敬请邮件联系editor@ngocn.net转介。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活动 | 交差点艺文空间青年公益人访学计划招募(报名截至3.31)
中国的公益资源过分集中在北上广这几座一线城市,而在最多公益组织、最需要公益资源的二三线城市特别是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