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句“约吗”有多难?还是你早知道答案是“滚”

近日曝出微信名懒叔的曹小强,长期以志愿者、义工等身份混迹于青年教育公益圈,结识参与活动的女性,在网络聊天中以发性器官照片等方式实施性骚扰,甚至曾经对一名高中在读女生强吻、摸胸,继而做出试图强奸的举动。

撩妹的方式有很多,性骚扰和约会的分界真有那么模糊吗?下面由实力派北京女流氓赞大炮跟你讲讲:

有次我和一个男孩约好了去他家。在他家地上看无聊透顶的《第五波》,我们都心知肚明会上床,但我各种暗示,对方都没动静,逼得我一拍脑袋一跺脚,狠下心来投怀送抱。

事后我说:“你咋不干脆扑上来?”他说:“我怕你说我强奸。”

一句话听得我玛丽苏心直冒泡。之后我也反思,我一个“铁血汉子”,他凭什么一句话就打动我?除了凭堪比余文乐的美貌。发生了曹小强微信性骚扰一女生事件,对比下我才明白,这个男孩戳中我的地方,在于他在等我明确的信号。

回忆起初中性教育课,好像除了不戴套瞎搞会得病,就学了点这个部位叫啥那个叫啥,感觉唯一的用途就是教你别插错了洞,但这些看岛国爱情动作片全会了拜托!讲真,少男少女青春萌动,恨不得强撸灰飞烟灭的季节,最应该学习如何尊重对方。

很简单,要等对方同意,这是划清浪漫和性骚扰的界线。所谓的浪漫,是两个人在你一言我一语,你一颦我一笑,你一拳我一脚中,暧昧的气氛逐渐氤氲,像俗气的薰衣草洗发水;不是踢著拖鞋的学长每天在宿舍楼下大叫“小红小红我爱你”,泼盆冷水下去都不走。套路千变万化,要是对你来说太难,你可以尝试简化版:“约吗?”“滚。”问一句“约吗”,不难吧?还是你本来就知道答案一定是“滚”?

曹小强性骚扰的聊天记录

曹小强事件发生后,也有人指出当事女孩拒绝地不够干脆,甚至有人说她“装清纯,装傻白甜,博取同情”。能说出这话,体现了我国性教育的显著缺失。基本常识,如果A尝试和地位权力低于他/她的B发生性关系,就算B明确说了“是”,也是违背了“同意原则”。

当事女孩说过,两人在讨论群中认识,她一直把曹当成令人尊重的学长。混文化圈的都知道,这里面总有那么些男性,自以为尼采附体,要传递自己身为”超人“的DNA,吐一堆外国人名,罗织出女后辈知识体系的错误。仅凭这些就足够让女孩面对曹在精神上处於劣势,更何况我们无从知晓曹是否还有现实筹码可以拿来要胁女孩。学长和学妹,导师和学生,念经师傅和敲小木鱼的小和尚,都存在这份疑虑。据说古希腊还流行老哲学家和自家学生上床,时人还把这当做最纯洁高尚的感情,真恶心得要死。

可惜,我们的文化让人倾向於忽略女性愿意不愿意。大众文化的每个角落都在强化这个想像。AV片的拍摄角度,男性多不露脸,镜头里只拍到女性被干到魂不守舍。若说这还是地下文化,那再看大行其道的后宫片。皇上晚上跟谁过夜叫“临幸”,仿佛妃子得以陪床,第二天清晨就能羽化登仙了。是,这些都是封建时代皇权和父权盖过人权的表征,可是大众文化整天拿这一套封建余毒的沙纸,磨糙了直男癌们的同理心,磨平了女孩们的自尊心。你又有没想过,在女追男已经不是神话的当今,女孩若看得上你会敞开大门欢迎你(不要想歪!)。你还要靠强上来获得,证明你这个人,真的不如屎。

比屎还闹心的,是这样的行为每天都在发生,区別不过在大小。有时候我在朋友圈发一段讲性解放的话,还会有人留言:“我看咱们俩就挺合适”。我在Youtube上讲性工作者值得尊重,会有陌生人留言: “那我和你啪啪啪,可以吗?”为了礼貌,我一般都回覆:“对不起,你太丑。”但你们的问题真的不仅仅是丑啊!

聊天记录截图里面,曹小强对女生说:“那种完全交融的感觉你无法体会。”那种“完全交融”的感觉,本可以是世上最美的事情之一,人类的灵魂本囚禁在孤独的肉体中,想迫不及待地钻出来,攥紧另一团火热的生命。

但是这感觉全被你们给整恶心了,妈的。

赞大炮,一个蜗居在香港的实力派北京女流氓,关心女权、时尚、时政

原创不易,打赏一下

※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赞大炮。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媒体合作请联系yanggc@ngocn.net

评论 (1)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馒头咬到豆沙边。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12.17-12.23,本周活动推介
2017年只剩下最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考研、圣诞节、年终总结这些都慢慢地被提上了日程。人们开始回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