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是一个不称职的农民

前天,在回城的车上,即将上高三的瑞卿说要采访我——她是一个朋友的孩子,这次和妈妈还有其他几家朋友,一起来阿拉善找我玩。
 
瑞卿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可以介绍一下自己是做什么的吗?
 
我是一个农民。”我脱口而出。
 
去年在米兰参加全球社企大会时,一个农业分会场中,分享嘉宾也问有没有农民(farmers)在现场,我也毫不犹豫地举起手。

一个同伴还诧异地问:你算么?

我骄傲的抛出一句英语:of course!


只是,最近一个多月,我这个农民并不太称职
 
先是在肯尼亚,我见识了那里的两个极点:极度的贫困和极其壮美的自然。

路上,我不停的在思考和交流这样的问题:为什么非洲会成为这样?农业在非洲发展的空间和障碍是什么?贫民窟的人们为什么宁愿在那里受罪,也不回到自己的乡村?
 
在内罗毕的博物馆,买了本书《A good African story》,副标题是"How a small company built a global coffee brand"。作者记录了自己创业的过程和思考,他是一个非洲人,在欧洲读完大学后,回到家乡创建了一家咖啡公司,帮助很多当地人提高了收入和生活质量。


过去50年,西方对非洲的援助金额2万亿美元以上,减贫的效果却并不明显。作者认为:一方面,这些资金主要流入非洲各国政府,因为腐败和治理能力问题,资金利用效率极其低下;另外一部分资金,主要是出于人道主义的救助资金,不会产生经济上的循环和发展。非洲的本地人如何自我发展,通过促进经济和就业的方式,实现一个更好的非洲,则是作者的愿望和实践动力。

我们这次在肯尼亚,看到比较多这样的案例,越来越多的非洲年轻人,开始以社会创业家的方式,去改变自己和国家的命运。
 
从肯尼亚回来之后,温度和文化都重新适应了几天。然后,我接待了几批外地来阿拉善的朋友。
 
我带朋友们爬贺兰山、逛定远营、夜宿腾格里沙漠……
 
当然,一定要去我们的农场,黄瓜和西红柿摘下,用手擦一擦,直接就吃的体验,我花了不少时间,才说服大家接受。刚刚开园的甜瓜和西瓜,甜死人不偿命。
 
这个时候,我还多少有点农民的样子,拍一拍这个西瓜,摁一摁那个甜瓜,看哪个可以摘下来。


一个重庆的朋友问我:你到底得有多热爱,才能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坚持种地?
 
我当然一如既往的臭美:这艰苦么? 明明是享受好不好!
 
对,以上这些,都很享受。
 
直到我看到李笑来的这篇付费文章:《你拥有最宝贵的财富是什么?》,李笑来在文章中说:注意力,是我们所拥有最宝贵的财富,也是我们积累成长能力最重要的资源。
 
我们需要警惕浪费注意力的3个大坑:

凑热闹——很多人通过这个寻找归属感;
随大流——这是自己偷懒做决策的表现;
瞎操心——带来虚假的成就感和自我安慰。

还好,自己这么多年,并不太喜欢凑热闹和随大流。

李笑来建议,个人注意力更应该放在以下3个方面:

个人成长;
你的真爱;
对社会有贡献的事。
 
当然,非洲之行还是让自己收获满满,朋友间的情谊,也一直让我获得更多的鼓励和支持。
 
只是,长时间离开土地,让我心理有些不踏实的感觉,不利于个人成长目标的实现,甚至容易让自己的农民身份成为一句口号。


所以,我给未来的自己定下3个目标:

1、在农场的时间 > 外出的时间。
2、每年上限3次,陪同朋友在阿拉善旅行。(其余的朋友也欢迎来阿拉善哈,我会提供旅行和线路信息,或者介绍本地专业做旅游的靠谱朋友)
3、主要的注意力放在农业上——这有利于自己的成长;这是真爱;这也对阿拉善的农民和土地会有贡献。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致良田】(ID:togoodfarm),作者:马彦伟,NGOCN已获作者授权。转载敬请点击本行文字跳转原出处索取二次转载授权。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Sissi,因为大家老拼错,所以干脆就简称为“CC”了。微信号:sissiyuen,微博/豆瓣账号:梅下。呆。二货。执且拗。别打我脸。女权主义者。心有恶犬啃蔷薇。※本人言论及立场与供职单位无关※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2.20-2.26,本周活动推介!
大家好呀,过完这个周,马上就三月了哟!感觉只是刚过完年,2017已经没有了六分之一。别慌,本周活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