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人类学视角带进社会工作教育中

摘要
本期向大家推荐的是Jean Emily Balestrery2016年在SOCIAL WORK EDUCATION 上发表题为“Social Work Education Without Walls:Ethnography as a Lens for Transformative Learning”的论文。该文将人类学作为社会工作专业教育创新的一种视角。作者指出提高社会工作在当今世界的影响力需要弄清楚人类生命与环境之间相互影响的复杂的力量,而理解如此复杂的问题需要整合如人类学这种空间和跨学科的方法。在社会工作教育领域人类学是促进知识进步与推动质变学习的一种工具。

社会工作:教育与创新

社会工作教育通常由制定教育政策和认证标准的组织管理(EPAS)。例如,在美国社会工作教育通常受the Council on Social Education(CSWE)的制约。

CSWE决定2012年着手建立一个年度奖项去认可和表彰创新教学,以此来强调社会工作教育中创新的重要性。基于这个奖项的选择标准,“创新”引用了有效性、可转移性和重要性;这就是,在利益相关者之间可发生有建设性的改变,改变的程度可以使教学工具渗透到其他的环境中去,并且这种工具可以影响教学和实践两个方面。因此,社会工作教育创新可以促进地方间的连接,推动过程的互动同时将政策付诸实践。

人类学视角

人类学
人类学,起源于社会科学。通过人类学这个视角人类生活的条件以及人类所有的复杂性可以被更好的理解。人类学是一个由实地调查或者参与—观察所组成的实验研究方法;它通常需要研究人员以参与者和观察者的身份在真实的社区环境并沉浸其中,它的总体目标是理解社区中的参与者及其改变。

人类学贡献了什么?
作为一种方法和隐喻的人类学,对社会工作教育来说有三个核心的贡献。第一,整体主义方法论,旨在探索“为了理解相互关系”;第二,参与方法论,是指“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并获得第一手的资料”的过程;第三,比较方法论,指的是“有两重观点的”,需要“至少两种方式”。人类学的核心贡献在于其方法和概念的具体性,围绕地方、关系结构和观点间相互关联的轴。这样,这些贡献与社会工作教育创新的方面保持一致。人类学的核心贡献并不相互排斥,而且更准确的可被视为相互叠加的。通过扩展系统社会工作的角度来看,人类学强调各个部分是如何动态的集成一个更大的整体。

社会工作教育的启示
作为一种质变学习的视角,人类学鼓励传统的重新思考的方式,这也是创新的关键所在。社会工作教育的质变学习涉及到重新思考在教学、科研及实践方面的传统方法。当人类学作为一种方法和隐喻的视角被应用于社会工作教育,会促进对人类生存条件的更深一步的理解。社会工作教育中一个质变学习的途径是“不仅仅是学生的变化”的信念,这是“生产变革的思想家的过程”。在这种意义上,质变学习努力生产现实生活中的改革者,而不是再现者。接下来的例子中,将通过教学、研究与实践的所有功能,体现人类学如何推进知识的发展与促进社会工作教育的创新。

应用

教学
在社会工作教学领域,作为应用方法和隐喻视角的人类学体现在“课堂的重新设计”与“协同讲座”。通过课堂的重新设计活动比较学生喜欢什么和不喜欢什么。“协作讲座”涉及教师引入的话题和学生的提问之间的对话,老师在学生可解释的范围内的背景下担任这种“协作讲座”的主持人。这种课堂教学方法是创新的因为它把传统的由老师直接传给学生的教导式的教学方法转变为在一个学习社区内成员积极的参与。另一种教学策略是翻转课堂(flipped classroom),即增加学生和老师参与和互动的过程。翻转课堂的变化在于教授的角色由“台上的智者”变为“在旁边指导”。这种策略通过“转变家庭作业与课堂作业的角色”翻转了传统讲座的预期,可采取多种形式的翻转式课堂能帮助学生提高学习效果。

研究
社会工作领域越来越多的关注转向证据为本的实践(EBP)。这种方法在知情的情况下通过随机临床试验研究同时也导致了临床试验标准化。这些方法已经因为“太局限于概念以及理论的匮乏”被批评。当社会工作典型的概念上运用微观、中观、宏观不同水平的视角来观察世界时,人类学呈现了某种联系。事实上,在临床环境下十分明显的是为了充分的追求社会公正和解决权力压迫议题,社会工作的分支必须以某种方式进行统一(通常称为微观与宏观或临床与社会行动)。人类学是可以整合社会工作领域这种分叉结构的研究方法。人类学产生的有关真实的人在真实的地点的复杂的生存现实的见解,此外人类学中参与-观察方法可以被使用,同时还可以采用更为传统的定量方法。

实践
在社会工作实践领域,采用人类学的视角是有帮助的。实际上,有效的实践是环境和个体的整体性都考虑在内。这种方法促使社会工作者去看到人与人之间的独特性。社会工作实践领域的人类学视角把社会工作者定位为一个另一个生活世界的不断的学习者。这个视角集合了反思性的实践,通过反思性的实践,社会工作者会把他或者她自己定位在互动的背景内。通过这样做,社会工作者为了提供有效的、非评判的和文化相关服务要反思他们自己和他们合作者之间的以及现在与过去的情景间的相似性和不同性。社会工作实践采用人类学视角的方法的例子包括“友好的谈话的应用”和EBP决策批判意识的应用。

讨论与总结

讨论
人类学是促进社会工作知识进步与推动社会工作教育创新的一种工具。通过空间相互关联的逻辑,人类学提供了社会工作辩证法领域的显著的联系并努力整合他们。社会工作领域辩证法既包括专业功能方面也包括教学方法方面。

图为:社会工作中的辩证法

作为质变学习的视角的人类学有助于多重辩证关系的一体化进程。人类学是可以支持社会工作寻找一个特别的专业功能与身份一种资源。 人类学对社会工作教育的核心贡献在于推动了跨专业的教育和实践。

CSWE近期把跨专业教育确定为社会工作教育的优先选择。CSWE认为跨专业教育的发生在“当两个或多个专业的学生互相了解,从相互支持到有效的合作和改善对健康的关注”。

就跨专业的实践而言,它的目的是通过整合服务来提高健康照顾的质量。基于跨学科之间的专业合作,跨专业间的实践需要团队成员在一起学习新的语言、技巧和专业知识,这给团队的成员提供了一个相互学习的机会。通过作为一种方法和隐喻的人类学视角,有效的跨专业实践包括在这一进程中所有专业人士的积极参与。

CSWE在2014年年度计划会议上强调了合作与增强交流的重要性,“社会工作面临的重大挑战” 的执行委员会也强调为了解决社会上的严重问题合作与增强交流的需要。委员会认为:我们必须缩小社会工作领域科学与实践的代沟,同时也要缩小社会工作和其他学科及其他领域的代沟。我们必须发展有效的干预方式和以可持续发展来测量的这些项目。

人类学对社会工作教育的启示是它是一个积极整合的实践——而不仅是一种观点。他是一个支持并促进新兴专业教育和跨专业实践运动的一种工具。此外,它是可以有效的回应当代社会工作具有鲜明特征的教育学-现场教学的需要的一种资源。Robbins认为:作为教育工作者的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抵制强制的不仅压制我们领会人类生存条件的复杂性与领会我们的案主的生活的能力,也限制了我们传授给学生的对于知识、价值观以及技巧的领悟的二进制选择。

人类学的方法和启示是它是抵制“强迫二元选择”的一种途径,因为它可以提供一种新的信息和新奇的想法,这些能够跨越注重实际的限制。通过聚焦于真实的人与真实的地点,人类学在他的各种形式和领域(年龄、地理位置、性别、种族、民族、性取向等等)里强调也包括多样性(思想、模式、方法、观点等等)。在这种情况下,人类学的启示是它是社会工作教育领域质变学习的一种视角。

总结
缺乏明确的社会工作的独特的功能和它的社会目标已经削弱了专业人士的地位同时也对它的生存造成了威胁。因此即使只是为了提出更多的问题,社会工作教育领域也应吸收人类学来充当方法和隐喻性视角,以促进关于社会工作独特的功能和目标的持续讨论。

文献来源
Jean Emily Balestrery.(2016).Social Work Education without Walls:Ethnography as a Lens for Transformative Learning.Social Work Education,35(6),615-631.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社论前沿】(ID:shelunqianyan),文献整理:雷梦杰。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馒头咬到豆沙边。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春运实测:新闻里夸上天的高铁无障碍,效果怎么样
去年年初,视障人士陈斌因12306购票需要图片验证码而无法通过网络购票,将中国铁路总公司、中铁信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