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2日,霾,成都无口罩

成都今日无口罩?

今天是双12,但如果成都人民想淘宝一些防霾口罩,那还是有点困难:



小编咨询了成都本地防霾口罩销量排名较前的几家天猫商店,发现销量最好的两家店主都表示成都仓库断货了。

而在实体店购买口罩,则可能需要身份证实名:

网传一张成都市武侯区一街道的通知

成都购买大量口罩是否需要实名,暂无官方消息核实。但类似的事件在2013年的昆明市则真实发生过,在2013年5月,昆明市下辖的安宁市工商局下发了《关于加强对各类口罩销售监管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确规定了口罩购买实名制,并要求商家“登记应详细记载购买者的姓名、身份证号码、购买口罩的类型、数量、购买日期”。该规定出台后,遭到舆论质疑很快就撤销了。

昆明市当年的口罩实名规定被认为与当地民众反对安宁市草铺工业园区的1000万吨炼油项目有关,在当年5月,大批民众带上画有“红色X”等字样的口罩抗议该项目。

而这次成都的口罩成为“敏感点”,也与近日成都出现的一批以“口罩艺术”呈现雾霾问题的行动有关。

12月4日空气污染指数,图片来源:新浪网友

12月4日以来,成都出现大面积雾霾且多日不散,网友开始在网上发起“我爱成都,请让我呼吸”的活动:

当地摄影师KEVIN在LOFTER发出一系列雾霾作品,图片来源:LOFTER

网友接力发出戴口罩的呼吁照片

路上有人在把呼吁治理雾霾的牌子挂在包上

12月11日晚8点左右,几名艺术家在成都繁华商圈春熙路的空地前戴口罩坐着,约10分钟后,就被警察带到派出所做笔录,现场围观群众告诉NGOCN,笔录大约持续到次日凌晨2点才结束,有一个年约60岁的大妈当时正好路过拍照,也被警察带走了,大妈在派出所里情绪激动,表示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拍照居然要被带走并强调自己家中还有一只猫。大妈的朋友赶到派出所时说:“什么?拍照?拍照删了就行了嘛!好大的事嘛!”

艺术家戴口罩坐着照片,图片来源:围观群众

为什么戴口罩坐着也会被带去派出所,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昨天成都的空气质量测得为“轻度污染”,戴口罩应该是很正常的行为。

今天早上,网上又传出了成都当地小学发出“我校师生一律不佩戴口罩上课”(自强不吸)的规定:


在2014年,成都警察叔叔也试过发微博呼吁市民戴口罩保护健康,为什么到了2016年上学不让戴口罩,街边戴口罩就要上派出所呢?难道是重度污染才能戴,轻度污染不能?


彭州石化的问题还会再有

成都连日来的雾霾,又引起市民对位于成都北面的彭州石化工程的质疑,彭州石化有两个项目,即“中国石油四川80万吨/年乙烯工程”及“中国石油四川石化千万吨炼油项目”,是西南的大型石化工程,分别在2008年和2013年引起过成都市民的抗议行动,但最终项目仍旧“落户”彭州。

雾霾中的彭州化工

2015年“最佳环境报道奖”颁给了四川彭州石化项目的报道《为什么非得彭州?》,报道记者刘伊曼历时五年追踪四川彭州石化项目从提出到实施的全过程,揭示不合理规划带来的生态隐患和经济后果。

多年来,彭州石化的选址受到诸多质疑。

从百度地图可见,成都市中心的天府广场与彭州石化公司距离路程50多公里,直线距离不足50公里:


2008年,有NGO人提交了一份“公民意见建议书”,其中指出了彭州石化的几大问题:

选址距离市中心太近:“根据国际惯例、行业规范、银企约定、以及环保政策要求(比如规划环评),大型石化基地选址应该远离人口密集的中心城市至少100公里,以确保中心城市的环境安全。成都彭州石化距城市主城区直线距离仅30公里,明显不符合上述规定。”;

公示不符合要求:“项目在选址上,不符合国土资源部关于土地利用规划的规定,不符合国家环保部关于规划环评的规定。项目操作执行中,不符合国家环保部关于项目环评的要求,不符合国务院和环保部关于政府信息公开的“两个条例”的要求,己经在程序上和实质上涉嫌违规作。”、“已经进场开工的石化基地前期工程,由业主自己的设计单位做项目环评,不作利益回避,也不作战略环评,不作规划环评,仅在财政获利的彭州政府网站公布十天,不在受其影响最大(静风和北东风为主)的成都市公示,很难保证公正公平。项目业主采用选择性片面宣传,夸大宣传项目势,回避专业领域内的专家质疑,无视市民意见反映,涉嫌侵害了成都市民的环境权利和知情权、表达权。”;

有地震风险:“成都彭州石化项目选址地,位于龙门山断裂带东南侧,距龙门山主中央北川--映秀断裂约25公里,距龙门前山江油--都江堰断裂约10公里。项目区附近是彭州--大邑--名山隐伏断裂,具有6.0~6.5级强震的构造背景。”;

建设中的排污口氧化塘,污水处理后将排入沱江上游

有环境隐患:“由于该项目在成都市大气环境保护、地下水资源保护、彭州地质环境容量及沱江河流环境容量等方面存在严重隐患。”

《为什么非得彭州?》的报道中,也指出选址存在大问题:

报道中,原国家环保总局环评司分管规划环评的牟广丰表示,第一次到彭州考查就认为此地不适宜建化工厂,“这不是开玩笑吗。一是怎么能建在江河源头啊?二是怎么能建在河滩地里呢,那得付出多大成本啊!”

在历次的环评报告中,都指出了彭州选址位于彭州市和成都市城区次主导风上风向,位于沱江上游冲积扇顶段的事实,而沱江下游产业集中,人口密集,已经没有环境容量。

甚至连石化基地的工作人员都不知道为什么要选址在彭州,只知道这是“战略”考虑。

虽然环保部门知道彭州石化项目将进一步加剧成都市面临的空气、水等方面的治污压力,但在地方政府的各种政治手段下,彭州石化工程依然通过了环评,在这场博弈中,环境部门根本无力抗衡。而且,这一项目的投资越滚越大,截止至2014年,该项目投入达到300多亿,其中石化基地环保投资已有约50个亿,而根据最初的预算,环保投资是27.85734亿元,彭州石化的项目已经“骑虎难下”。

此轮重度空气污染后,12月8日深夜,成都市环保局公布全市78家废气污染源重点监控企业名单,呼吁市民参与监督,其中包括了彭州石化,12月12日早上,彭州石化工业园开通了24小时实时空气监测网站:

监测网站截图

除了工业污染,成都雾霾也与汽车尾气、燃煤有关,绿色和平在微信号中推送了一篇《成都变“尘都”,不过是中西部空气污染的缩影》,指出根据成都市2015年的大气颗粒物综合来源解析结果分析来看,PM2.5中移动源贡献最大,占到27.3%,其次为燃煤(燃煤源包含了工业燃煤和居民生活燃煤等)和扬尘,分别占25.1%和20.8%,工业生产和居民生活分别占6.0%和7.3%。?

文章更指出:“而且成都市不过是中国中、西部空气污染的一个缩影。根据2016年1月绿色和平发布的PM2.5城市排名,四川、湖北、陕西、河南等多个省份的多个城市均面临严重的PM2.5污染问题,这其中就包括成都市,该市2015年PM2.5的年均浓度为61.6微克/立方米。但比成都严重的省会城市还有郑州、沈阳、武汉、哈尔滨、乌鲁木齐、合肥、长春,这些不在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经济发达区域的城市,其本身的雾霾问题受到的关注度很低,也许没人知道哈尔滨、沈阳、长春的PM2.5小时浓度曾经超过1000微克/立方米,郑州的空气污染问题比北京严重的多,过去30天西安和太原的市民也正经受着严重的雾霾。”

成都的雾霾问题并非今年才有,只是一年又一年,空气污染的问题无法解决,市民才行动起来,呼吁政府重视空气污染,而成都以外的地方,空气质量也许更加糟糕,只不过没人说起而已。

作家廖伟棠在微博赞许成都市民的行动

一位曾参与过彭州石化环评的官员说过,如果这样的(彭州)选址都能建石化厂,那中国将没有地方不可以建。从目前情况来看,似乎真是如此。

※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小田。资料来源:中外对话、绿色和平、蔚蓝地图、新浪微博。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活动 | 交差点艺文空间青年公益人访学计划招募(报名截至3.31)
中国的公益资源过分集中在北上广这几座一线城市,而在最多公益组织、最需要公益资源的二三线城市特别是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