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村之冬,怎样才能终结无力的轮回?

19日晚,一封发布在自媒体号“刻真”的求助信引起了社会关注,求助者是北京工友之家的工作人员,信中详细地描述了,位于北京皮村的工友之家在过去的两个月,不断受到村委会各种名目的“检查”,在工友之家不愿支付3万元罚款后,就开始遭到村委会的“逼迁”,包括对其断电后不恢复电力和要求房东提前解约。

超过十年的皮村工人社区将被“清理”?

据了解,2002年注册成立的“北京工友之家文化发展中心”(下简称工友之家),自2005年开始扎根在皮村社区,创办“同心实验学校”,这所学校专门服务农民工子女,在公益圈中口碑甚好,到了2009年,工友之家与皮村村委会合作的“皮村社区文化中心”正式挂牌。11年过去了,工友之家在皮村建了幼儿园、学校、文化中心、公益商店、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等等,而其创办的“打工春晚”也是在皮村里出来的。

皮村社区文化中心

皮村位于北京五环与六环之间,是非常典型的“城边村”,因为邻近机场,这里没有高楼也开发得慢,而相对廉价的房租吸纳了为数不少的工厂和农民工,根据2011年前后的统计,皮村的本地人口只有1500左右,但外来人口却已经近万。

地图上的皮村

近年来,配合城市功能和人口的疏导,像皮村这样外来人口聚集城边村被大量“清理”、“整改”,而工友之家创办的“同心实验学校”也曾经面临被关停的问题。

同心实验学校

根据工友之家的求助信,2016年10月18日下午,朝阳区及金盏乡的公安,消防,工商,安监等部门在金盏乡综治办的配合下联合检查,发现我单位存在消防不规范的地方,包括:电线线路比较乱、同心互惠社会企业库房存放捐赠衣物的地方比较拥挤。接着就断了工友之家的办公居住区和博物馆的电。

而在11月2日工友之家完成整改并再无被查出新问题后,村委会提出要罚款3万元,由于是联合检查,工友之家就罚款的事咨询了乡综治办,而乡综治办则表示村委无权罚款,因此工友之家没有交罚款。

皮村村委在村中树立的告示牌,其中就有罚款项,图片由工友之家工作人员提供

工友之家工作人员表示,工友之家与房东签订的租赁合同从2016年8月1日到2019年7月31日,而且房租也交纳到明年8月了,房东的土地合同也未到期。但11月以来村委会不断对工友之家进行“逼迁”,并且对房东施压,村长更扬言如果不在月底搬走,就会挖沟断路,而工友之家区域的电力也一直没有恢复。目前北京日间气温在5℃以下,夜间气温低于0℃,没有电力供暖对工友之家的工作人员和社区住户带来极大不便。

12月20日下午,NGOCN与工友之家负责人之一王德志通了电话,了解到下面的情况:

NGOCN:现在院子里面有多少人居住,断电两个月是怎么撑过来的?
王德志院子里面有十来家人,有八九个老人孩子,其他都是成年人。断电一开始黑了一个星期吧。后来自己买了小发电机。早上八九点开始发电,晚上事12点关上。发电机老化,输出的电压不够,很多时候会一下子断了。

NGOCN:为什么过去这两个月来一直没有发出这些消息?
王德志:我们不想把事情闹大了。但是两个多月过去了,不但没有解决方案,而且还越来越严重,所以我们才公开的。

NGOCN:事情经过网络传播之后,村委那边有做出什么反应吗?
王德志:目前没有什么反应,估计是生气了。

NGOCN:现在有打算搬走吗?
王德志:目前没有打算。我们不可能在大冬天搬嘛。我们问(村委)能不能等天气暖和再搬,但他们不干,非要我们在月底搬走。哪里有这么欺负人的嘛?这里有博物馆、剧场、办公室,还住着十来家人,东西太多了,哪里那么容易搬呀。

NGOCN:目前工友之家除了网上发布信息之外,有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吗?
王德志:目前没有。还没那一步。但我们不会妥协了,村委他们太欺负了,我们肯定不会同意的。

NGOCN:有网友评论这件事时提到了11月15日马各庄火灾,检查是和这件事有关吗?
王德志:没有关系,我们的消防整改早就完事了。

NGOCN:工友之家的网站登陆不了,和这件事有关系吗?
王德志:没有关系。我们的网站也常出问题。这事没那么复杂。这件事在道德和法理上工友之家都占优的,他们就是耍流氓。

从目前的资料来看,工友之家的“逼迁”事件与城边村改造、村委想从中获利有关,北京等大城市的城市改造、疏导模式几乎都是如出一辙的拆旧、赶人,由此引申出不绝的社会矛盾,而针对被贴上“脏、乱、差”、“低端”标识的农民工社区则被列入整改“黑点”。农民工社区固然不可能像市中心高端社区那样“优美”,但也能发展出自己的文化和活力,这也是工友之家耕耘11年的事业,其成绩也是受到官方和民间肯定的,如果就因为城市改造一刀切的审美而被“清理”走,那确实令人心寒。

同心互惠商店

2015年,NGOCN曾经为《从改变自己开始》一书回访过工友之家创办人之一的孙恒,他谈到今后工人社区工作的发展是希望走工人合作社的模式,为降低打工者的生活开支、发展移民社区的合作消费,他们成立同心互惠商店——通过面向社会募捐及回收筹集闲置富余物资、在打工者生活社区进行义卖。截至2015年5月,同心互惠商店目前已经在北京五环外的打工者生活区有15家连锁店,解决50名工友就业,每年可以帮助社区工友降低1700万元的生活成本。

围观还能改变冷酷的现实吗?

工友之家的求助信发出后,《北京青年报》也报道了这一场“逼迁”,并且被多个媒体平台转载,也有自媒体声援工友之家。在公益圈里,相关内容被大量转发,并呼吁更多人关注。

但也有人悲观地表达“关注有用吗?”,早几年“围观改变中国”的观点已经渐渐被现实击败,在一轮轮的转发刷屏后,很多事件还是以失望告终。而工友之家的工作人员也表示,他们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

长期关注公民社会的网友“钱很多”发表了这番评论:

工友之家被逼迁,官媒报道、朋友圈刷屏,这种关注量与孙恒沈金花等同仁多年深耕有关,更与去政治化及“连这么温和的机构都……”的话语再次抬头有关。

其实“普通人”可以做的远不止转发:有影响力人士发声、NGO及公民联署、纪录片介入、以体制内手段打程序漏洞、事件研讨会……最关键的,是成立关注组,推举有力的统筹,联结行动者律师艺术家当事机构,动员并仰赖不同社群的创意行动,持续做第一手的传播,设计低门槛的参与方式,扩大公众舆论压力,并注意所有行动背后体现的认识论。这种实践其实已有多次成功案例,只不过公益人往往自动与运动思维切割——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其实最有杀伤力的模式,是对作恶主事者个人的悬赏狙击(当然这不一定适用于所有事件),但屠夫早已被高规格打压,“温和建设”论者是不屑于关注这类草根“激进派”的。

被打压若然不能成为民间集结、自我培力的机会,不过是又一次轮回,这种事以前有过(同心学校4年前也面临强拆),以后会更多,并且更基层化(即无须上层授意,地方既有权力结构会更主动进击)。“围观改变中国”、“转发也是参与”之类,无论作为方法论还是激励话语,都实在太浅薄无力了,沦为掩盖无能和焦虑的自我安慰。就像雾霾,一次次的哀叹、伪关注,最终归于共同的寂灭。

皮村工友之家的“逼迁”事件,有可能摆脱这个“围观→自我安慰→无力改变”的轮回吗?那关键恐怕还在我们围观者身上,我们还能再多走几步?

※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XIN、腩腩。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3.20-3.26,本周活动推介!
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在那青翠的山林里,这里有红花呀这里有绿草,还有那会唱歌的小黄鹂!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