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补服务对象参与在社工教育中缺失的策略

摘  要

社会工作历史中一个主要的困境是他的家长式的角色,这部分是由于其慈善的传统,但部分也是由于在社会工作实践中强调个人主义模式的倾向。因此,在权威和经验之间就出现了分歧。Ole Petter Askheim, Peter Beresford & Cecilia Heule 2016年在Social Work Education上发表Mend the gap- strategies for user involvement in social work education一文。本文讨论了由PowerUs 国际网络所发展的所谓的“填补缺失策略(gap mending strategies)”。PowerUs 由社会工作学院的教师和研究人员组成,他们是九个欧洲国家服务对象组织的代表。本文详细的讨论两个主要的策略——一个是在英国制定的一项策略,他把服务对象参与纳入社会工作教育的各个阶段,另外一个策略则是在斯堪的纳维亚开发的一项策略,这项策略是为社会工作学生和来自于服务对象组织的学生组成的联合课程。主要的结论是教育机构和服务对象组织之间的联盟对于获得一个(我们所面临的缺失是什么?以及他们如何才能被最好的填补?)更完整的理解是很重要的。

填补服务对象参与在社工教育中缺失的策略

近年来,政策文件优先考虑服务对象的参与。Beresford和Croft认为服务对象参与有两种不同的传统,第一,他们称之为消费者/管理者,这来自于管理策略。另外一个模式被称为民主/公民权。他的目标是区分不同种类的排斥和压迫以及权利的再分配。民主/公民权的模式强调服务对象积极参与的重要性。

社会工作实践的专业化引发了贬低或者忽视社会工作服务对象的直接经验及贡献。相比之下,参与模型是基于互惠的关系和知识的共同生产。他表明社会工作者应当看到弱势群体作为他们的盟友在为更好的改变所做的努力。将服务对象参与纳入社会及服务是一个政治问题,也是一个人权问题。此外,来自不同的服务对象小组的实证研究表明,服务对象对服务的满意度,以及他们的恢复过程和积极解决问题的方案,与服务对象和服务之间有密切的正相关关系。

填补缺失

填补缺失的概念可以被定为一种反思性的工具,它可以帮助教师和研究人员思考在他们的政策、服务和专业人员及服务用户之间的实践。

填补缺失概念的一个重要元素是共同生产(Co-Production)。共同生产的概念是使用社会照顾服务和提供它们的人和机构的伙伴关系的一种特殊形式。Needham和Carr区分了共同生产的三个层次:最低层次,共同生产只是用来描述所有服务如何依赖用户的一些生产性输入。中间层次,Needham和Carr把共同生产描述为服务使用者和护理人员的认知的一种工具,承认他们的输入、价值和利用现有的非正式支持网络的力量,以及可以为人们提供服务创建更好的渠道。最后一个层次,也是最有效的,Needham和Carr将共同生产描述为一种涉及服务转型的方法。必须强调的是,当我们谈到填补缺失策略时,我们所认为的共同生产是在变革层面上。

转型共同生产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赋权的概念。赋权的两个相关概念是个人和政治赋权。它承认个人和政治变革的重要性以及他们的相互关系。因此,如果我们需要积极和有意义的参与改变,要强调服务对象个人赋权。这种个人赋权可能包括获得信心,知识和技能。但是政治的赋权也同样重要——这需要在更广泛的结构和政治层面进行变革。填补缺失实践应当对服务对象和专业人员赋权,同时他们也应当帮助彼此赋权。

PowerUs 网络

填补缺失的概念由PowerUs 网络开发,2011年,他通过来自瑞典、挪威和英国的三个国家组成的社会工作教师和的服务使用者组成的欧盟资助项目。网络的目的是分享服务对象参与社会工作教育和研究的好的经验。原网络的参与者发展了不同的策略,目的是减少社会工作者和服务对象之间的距离,并增强服务对象的经验。在斯堪的纳维亚和利勒哈默尔,是通过在大学里开设新课程来做的,包括来自社会工作项目的学生,以及来自不同的社会服务组织招聘的学生。在英国,发展的方向却发生了转变。服务对象已经和社会工作的研究人员和教师合作,这成功的响应了主流化的服务对象参与社会工作专业教育的计划和执行方面和阶段的要求。

五年来,PowerUs 的网络逐步增长到包括丹麦、德国、瑞士、荷兰、法国和比利时这些国家的新的参与者。加入网络的要求是服务对象和学术界在开发“缺失填补”方法方面的协作有积极实践。因此,对服务对象参与的理论支持是不够的。欧洲对在网络内发展方法的兴趣日益提升,这体现在2015年在米兰由欧洲社会工作学校联盟(EASSW)组织的国际会议,在此次会议中PowerUs 是合作者。EASSW表达了向他的300个成员国传播PowerUs 的价值观和方法的强烈愿望。在一些欧洲国家,在社会工作教育中,服务对象参与已经成为了一种必要条件,然而,仍然有一些欧洲国家,在社会服务中包含服务对象仍被认为是“忌讳(taboo)”的议题而且也是人们所忽视的。

瑞典经验

尽管在瑞典的社会工作教育有关于服务对象的课程,但让服务对象作为伙伴参与计划或者开发课程却是很少的。2005年,Lund University的教师启动了一个新的教育方法,前后约有400名社会工作学生和少于200名的服务使用者参与。服务对象与社会工作学生一起学习并获得大学学分。实验课程的一个重要目标是转移以前所认为的焦点,即从个人的需要或者问题转移到在社会中的互惠关系的增强。课程的愿景是重建一个更好的和更具包容性的实践。学生花费大部分的时间来开发具有创新性并且与需求(这些需求是在课程早期参与者通过展示表达的)紧密联系的项目想法。然而,有一个困难是,虽然这些项目有很大的重要性和价值,他们却往往与瑞典社会服务组织的刚性不相容。

对挪威的反思

在挪威,社会工作教育课程表明,工作的中心应该是服务对象的需要,社会工作者应该尊重服务对象的知识和选择。然而,在挪威的社会工作和社会教育课程中,服务对象的参与还是很薄弱。受到Lund University动员课程的激励,自2009年以来“赋权:面对面的创造新的见解”的课程在Lillehammer University College作为本科社会工作和社会工作教育的联合课程,约有120名内部学生和70名外部学生参加了此次课程。

课程的标题:“赋权:面对面创造新的见解”,宣告了其目标为:为双方创造新的见解。他的目的是给参与者提供关于边缘化和无力感的可能影响的新知识,以及当服务对象的知识和专业知识被视为对这些问题同样有效时,他们会受到怎样的挑战。更具体的目标是可以帮助学生洞察以下几点:

1、力量和无力感在服务对象和专业人员关系间是如何创建的;
2、在不同的层面(个体/系统层面)赋权可以包含什么;
3、服务对象能力和专业能力间如何进行互补;
4、如何在实践中实现赋权。

英国模式

英国可能是一个最清楚的承认服务对象参与社会工作的重要性,并且历史最长的国家。服务对象参与设计和提供社会工作计划并不一定意味着他们作为学生积极参与。越来越多的学生被招募到社会工作课程,也似乎认识到他们自己的作为服务对象和照顾者的生活经验是值得重视的,而不是被视为缺点。最近两个发展已经对英国社会工作教育中服务对象参与产生了影响。首先,基于PowerUs 的活动和经验,基于斯堪的纳维亚模式的课程也开始出现在英国。其次,在所谓的“精英”社会工作研究生课程中,对英国的政治和政策兴趣也日益增加。人们都关注“提高社会工作候选人的质量”,但却倾向于根据他们的本科大学的地位来解释他们的资格或学术能力的提升,这引起了人们的担忧。

结论

因为实践中的社会工作的家长式传统和社会工作主导的政治氛围,如果不在社会工作和社会工作教育中积极的发展系统的和有效的服务对象参与,社会工作的价值观和目标可能会遭到破坏。填补缺失的观念已经发展成为一种反思性的工具。其目标是以符合其宣布目标的变革性方式重新开展社会工作。本文提到的填补缺失途径的经验和不同国家的逐渐参与是有希望的。如何更具体的制定填补缺失策略的发展可能会有所不同,而且必须考虑到国家和地方的特殊性。教育机构和服务对象组织以及跨国界的联盟和网络会变得更加重要,这主要体现在通过传播价值观和方法、互相学习、互相激励、相互讨论以获得一个对我们面临什么样的缺失以及如何才能最好的填补他们的更全面的理解。

文献来源:
Ole Petter Askheim, Peter Beresford & Cecilia Heule.(2016). Mend the gap – strategies for user involvement in social work education. Social Work Education, 35,1-13.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社论前沿】(ID:shelunqianyan),文献整理: 雷梦杰。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Sissi,因为大家老拼错,所以干脆就简称为“CC”了。微信号:sissiyuen,微博/豆瓣账号:梅下。呆。二货。执且拗。别打我脸。女权主义者。心有恶犬啃蔷薇。※本人言论及立场与供职单位无关※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爱迪生不再救妈妈了,但教材里的同性恋还是“变态”
日前,小学生教材改版了,爱迪生终于不用再救妈妈了!校长们总算不用再被“爱迪生”的故事气炸了,不过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