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微信能让你更感幸福吗?

微信,贯穿着我们的生活。如果没有它,也许会少了一睁眼就刷朋友圈的好奇心,也许会少了晒生活秀恩爱的激情,也许会少了抢红包的快感,也许会少了彼此间的联系。

本期推送的文章向我们解释使用微信与获得主观幸福感之间的关系。文章选自CYBERPSYCHOLOGY, BEHAVIOR, AND SOCIAL NETWORKING(2016)期刊,题为Does the Use of WeChat Lead to Subjective Well-Being?: The Effect of Use Intensity and Motivations。本文使用问卷调查的方法,研究了339名学生使用微信对其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此外,本文还确认了微信使用动机的中介效应。结果表明,调查对象的微信使用强度会对使用动机和生活满意度产生显著性影响。其中,内在使用动机在使用微信与获得主观幸福感之间起到中介效用,而其他三种类型的动机(外部,内化和认同)对主观幸福感没有显著影响。可见,微信用户最终的情感体验主要源自他们为什么使用和如何使用微信。


2011年末腾讯公司推出了微信这一社交软件。随后,微信的使用在国内外大幅扩散。2015年腾讯商业报告表示,微信的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37%,已高达6亿。微信用户在2015年第一季度末已覆盖200多个国家。可以说,微信已成为全球最火热的社交平台之一。即便微信已被广泛使用,但很少有研究探讨微信使用的效果,或者立足于主观幸福感(SWB)研究微信使用动机。基于此,本研究将检验微信的使用是否会给人们带来主观幸福感。

研究假设

1、以往有关社交平台的研究表明,社交软件的使用会间接影响人的主观幸福感。这也就是说,在影响路径中存在中间变量,如性格、社会支持、使用动机等。因此本文提出第一个假设。H1:使用微信会产生主观幸福感

2、回顾对Facebook等国外社交平台的研究发现,使用社交软件的原因可以归结为人口统计学特征、性格特征、自尊和自我价值的彰显。另外也有相关研究表明,娱乐、自我表达、专业提升、打发时间、与家人和朋友的沟通、流行是使用SNS的六大主要动机。因此本文提出第二个假设。H2:微信的使用动机与用户的主观幸福感相关联

3、一般来说,动机是由人的需要刺激而成。但事实上,人也可以通过行为来形成动机。已有研究表明增加参与度可以强化行为动机。因此本文提出第三个假设。H3:微信的使用行为会影响微信使用动机的形成


研究方法

本文采用调查问卷的方式研究微信使用动机、微信使用强度以及主观幸福感。

1、微信使用动机的测量

基于自我决定理论(Self-Determination Theory),美国学者Ryan和Connell把行为动机分为四类:①外部动机,它是指个体的行为完全遵循外部规则,其目的是为了满足外在要求或是为了获得附带的报酬的一种动机类型。②摄入调节型动机,它是指个体吸收了外在规则,但没有完全接纳为自我的一部分,是相对受到控制的动机类型。③认同调节型动机,它是指个体对一个行为目标或规则进行有意识的评价,如果发现这个行为是重要的,就接纳为自我的一部分的一种动机类型。④内部动机(Intrinsic Use Motivation)是人类固有的一种追求新奇和挑战、发展和锻炼自身能力、勇于探索和学习的倾向。本文首先沿用该理论形成的23项量表进行初次调查,将样本随机分成两个子样本进行探索性因子分析。最终保留有明显解释作用的12项(解释方差66.43%)。测量的量表是一个李克特五级量表。

2、微信使用强度的测量

包括三个部分:一是微信好友的数量,二是在特定时间内使用微信的时间,三是用户对微信的情感依赖量表测量。

3、主观幸福感测量

使用由 Diener、Emmons、Larsen和 Grif?n设计的生活满意度测量表来测量微信使用者的主观幸福感,该量表是一个李克特七级量表。

结果与讨论

1、微信的使用目的主要体现在消息互动、获取资讯以及分享照片与文章。这也是微信大众性与特殊性功能的体现,比如发送文本消息和语音消息,朋友圈中发布活动信息等。可以这么说,微信开发出的功能形塑着使用者的使用偏好与行为。另外我们也发现,微信的使用主要出于娱乐。


2、如表2所示,微信使用强度与他们的使用动机呈显著正相关,其中使用微信的主要动机源于内部动机(M = 3.30),其次是认同调节型动机(M = 2.96)。也就是说,用户愈加使用微信就会形成愈强烈的使用动机,特别是培养高度自主性的行为动机,逐渐养成使用微信的习惯。这也印证了“更多的使用行为容易产生更多的偏好与行为动机”这一机制。

另外,微信使用强度和生活满意度也呈显著正相关,其中生活满意度处于中间水平(M = 4.12)。也就是说,增加微信使用强度会相对平缓地提升主观幸福感。这一研究结果似乎与Kraut et al.(2002)和 Valenzuela et al.(2009)的结论有所偏差。事实上,互联网社交平台是会产生积极的社会效应还是消极的,这取决于人们网络社交圈的质量。微信的使用本身是不会决定人们幸福与否的,而是微信使用的原因引导着用户的最终情感体验。可见,使用动机在使用行为和整体情绪体验中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


3、本文采用结构方程模型探讨微信使用强度对使用动机和生活满意度的影响。从表三可见,使用强度(b = 0.126 *)和内在动机(b = 0.281 ***)显著影响生活满意度,且这两个模型的拟合指数高,表明两个理论模型是合理的,而其他三种类型的动机对生活满意度没有显著影响。因此,本文认为使用的内在动机可能是微信使用强度和生活满意度之间的关系中的中介变量。进一步构建中介模型,见下图。


如图3所示,当把内在动机(中介变量)添加到分析中时,使用强度(预测变量)对生活满意度(结果变量)的影响不显著;同时,内在动机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仍然显著。因此,内在动机对使用强度和生活满意度之间的关系具有完全中介效应。


这一结果表明,生活满意度可以通过内在使用动机进行有效预测,也就是说,以微信为生活乐趣可以提高人们的生活满意度,其他三种类型的动机没有表现出这种效果,即在使用微信这类事件中只有内在的动机对一个人的主观幸福感有积极的影响。因此,如何培养微信的使用动机以增强积极效应可以作为研究手机上瘾、微信上瘾之余的另一思路。 如前所述,使用微信本身不一定会带给人们幸福感,关键是我们如何使用它。

文献来源:
Zhengbao Wen,Xiaowei Geng & Yinghua Ye. (2016).Does the Use of WeChat Lead to Subjective Well-Being?: The Effect of Use Intensity and Motivations. CYBERPSYCHOLOGY, BEHAVIOR, AND SOCIAL NETWORKING,Vol.19,587–592.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社论前沿】(ID:shelunqianyan),文献整理:叶宸辰。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Sissi,因为大家老拼错,所以干脆就简称为“CC”了。微信号:sissiyuen,微博/豆瓣账号:梅下。呆。二货。执且拗。别打我脸。女权主义者。心有恶犬啃蔷薇。※本人言论及立场与供职单位无关※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孩子,你学习成绩太差了,没有人愿意资助你!
常常有很多的资助意向人联系我,想要资助愿意上学、学习好的孩子。每次听到类似的话时,我的心里总会咯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