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PM2.5又减少了,但监测数据可靠吗?

雾霾中的京城迎来了“好消息”。环保部最新通报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PM2.5平均浓度为47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6%。平均优良天数比例为78.8%,同比上升2.1个百分点。全国空气质量总体向好,重度以上污染天数比例减少,优良天数明显增多。


遗憾的是,“好消息”并不能驱散当下的雾霾,顶多让人知足常乐,起到点心灵鸡汤的效果。而且,在全国范围内谈论均值没太大意义,更值得关注的是局部,那些数据才能反映人们的生存质量。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就曾提到,“美国洛杉矶城共有37个大气环境监测子站,如有一个监测子站污染超标,那就表示全城市超标,并非用一个所谓的全市平均值来衡量”。

PM2.5采样器

更重要的是,只公布总体数据,不拿出具体监测点的数据,就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些数据是真的吗?真实的空气质量监测数据至少该有以下五点要素:

一、单点准确。为避免地方提供的数据受到考核评比等干扰,环保部也做了一些努力,比如将一些国家环境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站(简称“国控点”)上收国家直管。由环保部专门委派社会化运维单位负责,由第三方进行设备维护、数据传输等工作。地方环保局和监测部门不再参与数据的报送和审核工作,同时不得留有站房钥匙,不得擅自进入站房。

据媒体报道,武汉十个国控点已于2016年11月上交环保部直管。但其他地方是否也已照此办理,尤其是雾霾比较严重的城市,目前还没看到消息。以郑州的九个国控点为例,有两个是环保部直管,两个是河南省环保厅管,剩下五个是郑州市环保局管。

即便上交国管,地方上依然可以设法影响数据。南都就曾报道,不少城市如厦门、兰州、邢台等高价采购来的“治霾神器”雾炮车,就经常围着监测点打转。工作人员则表示,这是“按环保局安排的线路走”,“受上级的指令”。福州市鼓楼区的环保局官网还将此作为政绩,“科学调派2台雾炮车,对空气监测点位周边的路段进行喷雾作业,一周七天,每天6小时连续作业。”

新华网截图

当然,最夸张的要数西安市环保局长安分局官员用棉纱堵塞空气采样器。见诸报道的总是少数,即便如此,都鲜见当地有官员因此遭到问责。

二、有代表性。监测点位置的选择本应有区域代表性,有好的,有差的,有一般的,数量足够、均衡,这样才能反映城市整体空气质量,但现在的监测点选位却似乎只拣好的。

资深摄影记者商华鸽曾因雾霾逃离北京,他在个人公号vcphoto上质疑为何北京的空气监测点多设置公园内?这能反映整个城市的空气质量吗?虽然有专家表示这对PM2.5浓度不会有太大影响,但却拿不出数据来对照证实。环保行动者赵亮以石家庄为例,指出现在的市区监测点多位于公园或党政机关大院内,所以从数据来看,往往周边县市的污染要比石家庄市区更重。

北京监测点分布图,图片来源:新京报

北京今日中午时的监测点污染指数截图

类似的还有邯郸、郑州等城市。邯郸有四个监测点,全部位于京广线以东,污染大户邯钢所在的邯郸西部,监测点不见一个。郑州连续几年大拆大建,三四环之间的工地扬尘较多,但这一区域的监测点却为数极少。

邯郸今日中午监测点污染指数截图

三、布点合理。根据环保部2013年颁布实施的《环境空气质量监测点位布设技术规范》,监测点分为四类,一为城市点,要相对均匀分布,覆盖所有建成区,二为区域点、背景点,前者要远离污染源和主城区20km以上,后者则要50km以上,三为污染监控点,要处在污染源下风向的最大落地浓度区内,四为路边交通点,要位于行车道下风侧,距离道路边缘不得超过20米。

在布点类型和数量上,北京以外的很多城市都存在不足,只有城市点和一两个区域点。郑州则连城市点的数量都无法达标。根据规范要求,当城市建成区面积大于400平方公里或者人口高于300万时,监测点数量应不少于十个,但郑州的城市点数量只有八个(另有一个为对照点),2008年之后便没有增加。这两年虽新增了一批市级监测点,但数据并未纳入城市空气质量计算中。

郑州今日中午监测点污染指数截图

随着城市的发展,城区面积在不断扩大,原有的监控点已难以满足原有定位。像郑州的岗李水库监测点,原本是建在黄河边作为区域点,和城市的空气质量数据做个对照,但现在那里的空气质量已经和市区在一个水平线上,但更换一事仍未正式提上日程。城市点则是按照行政区划每区一个,并不是按照网格划分,做到均匀分布,从污染地区上查看时一目了然。

四、公开论证。虽然空气监测有其专业性,但毕竟空气质量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监测点的设置上应该举行公开听证,这样既便于民众的了解,也便于民众的监督。

但现在的监测点设置则显得不明不白,连前期调研、专家论证的材料都未见公示,怎么能证明监测数据的代表性?像广州那样只以“符合国家标准”回应难以服众。

2012年《南方日报》报道,记者提问监测点分布近公园时,环保官员表示“按照国家标准设计”

《羊城晚报》今日航拍的广州雾霾图

五、全年透明。虽然PM2.5数据早已不再是国家机密,也已经实时可查,可为生活提供便利,环保部门每年年初也会发布年报,但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总体数据,难以为民众研究、监督所用。

北京市的2015年环境公报

有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称,实时数据可能存在不准确性,需要校正,但既然校正前能实时公开,做参考之用,那主动公开全年的又有何妨呢?至少校正过的,该全部抖搂出来见见阳光吧。

曾有媒体报道,新建一个监测站点需要上百万元,维持一年的运行需要十万元左右。2014年时,中国就建成了1436个站点,花费数十亿元,可说是下了血本,那更该让数据得到充分的利用。

唯有彻底的公开,才能让数据造假无处遁形,才能让其为防治雾霾发挥更大的作用。

※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韩青。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NGOCN微信公众号(ID:ngocn05) 独立发声,使民间看到公益多种可能性。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活动 | 环保公益组织联合校园招聘宣讲会
中国最具代表性的五家本土环保公益组织负责人,将在现场为你讲述环保公益行业的现在和未来!另有来自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