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我小说的主题只有“虐恋”

作者:郭睿

李银河身上有很多标签,社会学家,性学研究者,虐恋研究者,王小波遗孀。她自从公开了与跨性别伴侣的恋情后,又多了一个标签。而现在,她最喜欢的称呼是作家。

近两年,她出版了五本书,包括在香港书展被隆重介绍的《黑骑士的王国》。

我们和李银河一起回顾过去一年的性别状况变化,女权的未来,言论空间的变化,小说写作……在海边的住所中,她保持着对世界局势和社会运动的关注,也已经决定余生用来写作。

李银河在香港书展,图片来源:明报

G=郭睿
L=李银河

计划生育的单位应改为一个女人

G:你现在还会关注生育这个主题吗?

L:对,有时候会注意看看有关的新闻,但并没有再做专门研究了。原来我是做过专门研究的,我是费孝通的博士后,做了两年,我回到社科院做的第一个题目就是关于生育。当时写的一本专著《生育与中国村落文化》。

计划生育政策对中国文化冲击特别特别大。其实对男女平等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要不然女孩不会得到这么多资源,因为家里没办法了,就这一女孩,只好把所有的关爱,所有的资源都给她了。我记得那时候我在农村,调查看到贴标语其中有一个宣传标语就是,“女儿也能传宗接代”。这就是原来习俗不认为女孩能传宗接代,现在没办法了,只好宣扬这个。

G:单身生育的问题,你有没有关注这方面?

L:单身生育争议是挺大的,我的观点是计划生育的单位,不应该是一对夫妇,而是一个女人。大概10年前,吉林有一个女硕士,她不愿意结婚,但是她要生一个孩子下来,她去吉林计生委申请,当时计生委是批准了。当时批准了以后,这个事闹得挺大,全国到处报道,后来国家计生委下了文,觉得应该打住,说不可以。我觉得他们还是怕计划生育失控。如果一个单身的女人都能生孩子的话,怕一下子失控了。

早前有深圳市民就“两会单身女性生育提案”给多名人大代表寄信,图片来源:RLINBOW彩虹律师团

可是真的没有道理,人非得结婚才能生孩子。咱们《宪法》规定,《计划生育法》也说,女人有生育的权利。那怎么能因为她没有结婚就不给她实现这个权利呢?她的权利是被剥夺了,我觉从道理上讲不可以这样。

我觉得把计划生育的单位,从一对夫妇改为一个女人,这个从法、从理、从计划生育角度来说都是合理的。比如说,只要保证一个女人一生,生不超过两个孩子,计划生育就没有失控,而这些单身女人的生育权利就能实现了。

还会继续提同性婚姻的提案

G:关于性别方面的议题你还关注哪些?《反家暴法》你有什么看法?

L:这应该是一个大事。《反家暴法》出来之前,大家都广泛征求意见修改,我记得当时有要求加上不同性倾向,比如说同性之间的家暴也应该加进去,是不是最后没有加进去?

G:也包括“共同生活的人”。

L:出台这个应该是挺好的,是吧?不知道实施的怎么样?但是这个挺重要的。原来我们看到家暴的状况,从连续调查看还是有缓解的。我记得在1989年调查的家暴,男对女是21%,我们后来在2007年、2008年调查大城市的家暴比例就降低了。

G:你还会持续提同性婚姻的提案吗?

L:会的,每年两会社科院都会征集,我都会把它提一下。2016年他们说院里头都没通过。社科院有代表团的,好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但是他们就不采用呗。以前我通过个人,我们单位政协委员什么的提过,有人把它署上自己的名字提上去过。

2015年曾经发起七对中国同性恋伴侣到美国结婚的活动,图片来源:网络

G:所以你2017年继续走社科院这个系统吗?

L:对,还是这样呗。社科院系统也是,总之舆论这方面越收越紧呗。

我肯定是女权主义者,是不是先锋不知道

G:这本书,《黑骑士的王国》封面对你的介绍是先锋女权主义代表,你接受这个词吗?

L:肯定啊,反正是女权主义,先锋不先锋我就不知道了,女权主义是肯定的。

G:肯定是女权主义者,先锋不先锋,不由自己定义是吧?

L:我主要不知道那个先锋是怎么定义的?怎么就叫先锋?怎么就不叫先锋?还有保守的女权主义者吗?

对了,我今年还关注女性的性愉悦问题,今年也听到好多人在提这个,很重要的。(中国人)在性的问题上太双重标准了,有这么一个观念,男人可以喜欢性,女人不可以喜欢性,你要是喜欢性的话就不是好女人了,你也不是高雅的女人了,好的高雅的女人应该是贤妻良母,不应该太喜欢性的。

在性问题上,男女双方的标准,解放女性的性欲,我觉得挺重要的。男的出轨,罪过不像女的那么重,这对女人是不公平的。

G:去年这个世界形势,就性别方面来说,似乎不少女性领导人遭到了挑战,比如朴槿惠的“亲信门”,希拉里的挫败,默克尔到蔡英文都遭遇挑战。你觉得希拉里的失败是女权的失败吗?

L:肯定也是女权的失败,反正没有胜利,原来以为美国可能选出第一个女总统来,就像他们上一届选出第一个黑人总统,结果也没选上。其实她在真正的选民票里头还是领先的,多出1%。可是选举人票,她是输了。

希拉里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败选,图片来源:网络

其实我觉得她们这几个人受挫,出点事什么的,有偶然性,并不是说整个世界对女人当领导都不看好了,我觉得不是这个问题。

我倒是觉得有这么多女性的领导人,是挺让人欢欣鼓舞的事情,虽然她们受到不同程度的偶然事件,或者是挫败打击什么的,但是她们是领导人,这件事本身就是令人欢欣鼓舞,她们居然成了国家一把手。

我退休以后一直在写小说
所有小说的主题只有一个:虐恋

L:我所有小说只有一个主题,虐恋。我已经出了5个中短篇小说集,2个长篇。今年7月份在香港出版了中短篇小说集,叫做《黑骑士的王国》。其实我写的虐恋小说里面,有两类东西。一类纯粹写虐恋的性,因为虐恋,SM,是挺独特的一种性。还有一类就是借用虐恋的意向写其它主题,比如说“1984”这样的主题。

《黑骑士的王国》的配图,图片来源:李银河新浪微博

我写过一个“31世纪的爱情”,有的是两个掺在一块写的,有一个人物,他是一个评论家还是什么,搞一个杂志,采访了一个做社会活动的人,他的活动就是要取消思想罪。我里面很多地方写到鞭刑,鞭刑就是借用了虐恋的角度。

G:所以其实你的小说主题都是性与政治?

L:对对。写小说的感受实在是特别的奇妙,太幸福了,我觉得太好了。

怎么说呢,要追溯到弗洛伊德升华理论,他说人的欲望在现实中没有实现的时候,就升华到文学艺术了,就是这样一种感觉,非常典型。是一种欲望的受阻之后的升华,然后变成故事,变成人物,这一种感觉。另外有一种感觉,实际上你在写小说的时候,你在想象中经历了另外一种人生,现实中你不可能经历各种各样的人生,可是你写小说的话,在小说里头可以体验那些人物所过的生活,一种很享受的感觉。

G:你觉得你的作品出版对你个人有什么意义?还有对我们现在整个社会有什么意义?

L:我感觉挺好的,就是,它出来了吧。像王小波也说,小说家写了小说,一旦写完了以后就跟作者没什么关系了,这就像你的孩子一样,就是说它已经出生了,出生了就可以了。我觉得我在文学上也没有真正的抱负,因为我又不是真正搞文学的。

2017年的期望

G:你对明年有什么展望呢?

L:我期待他们能够更加自信一点吧,放宽言论尺度。现在言论尺度的收紧让人简直是觉得很荒诞,还不如80年代了,如果言论收紧,我觉得就是政治和意识形态上不自信的表现。

我觉得他们其实做了很多好事,但是为什么会这么不自信呢?你如果要有意识形态自信的话,就应该放宽言论尺度,这是我对他们最大的希望。对于所有的影视作品,书籍出版,言论,就是所有的这些东西都应该放宽尺度,放宽再放宽,放到你能够容忍的最宽,而且是按照《宪法》的言论自由那样一个尺度来放宽。那个尺度是说,只要是没有马上付诸行动的颠覆行为的言论,都可以发表。

习 仲勋不是说嘛,要允许人说话。我觉得,希望政府增强自信,不要那么不自信。因为他们做了很多好事,我觉得没有必要这么不自信。

G:你个人呢?对自己有什么期待吗?或者计划?

L:我还要继续写呗,明年还要继续写,我的生活主要宗旨,也是我的目标吧,就是要沉浸在爱和美中间,其它东西都不去追求。

不管是名、利这些东西都很虚,都是虚妄,实际上都是过眼烟云,其实人生最重要的是每天的情绪。你每天都活在美和爱中间这是最好的,我就打算这样。所谓美,一个是欣赏美,再一个创造美,对于我来说就是写小说,也写一些随笔,也写一些格言集,我最近有一本格言集,已经签约了企鹅兰登出版社,他们是英国老牌出版社,我估计明年应该出版了。

李银河在家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我最近在看《西藏生死书》。挺有意思的,佛教讲究坐禅,禅修这些东西,其实我觉得对于一个敏感的人来说,都用不着这样,比如说找出5分钟、10分钟来坐禅,我觉得对于一个很敏感的人来说,你可以随时随地的,比如说你现在有点不高兴了,我那个书怎么没卖好?正想着这个,你马上想想,有宏观视角想想人生的存在,就想存在本身,马上你心情会非常好。

G:你还是会在意书卖得好不好?

L:是啊,大陆都不能卖,这也是一种挫折感。如果碰到了这种焦虑、纠结、挫折感的东西的时候,我觉得都要修行。你只要宏观一想的话,马上心就空了,空无这个东西一来到以后,你一切都不在乎,就会心情很好的。

2015年李银河出版了自传《人间采蜜记》

实际上我不客气地说,我觉得我是一个已经开悟的人,对存在有一个宏观的视角,能够鸟瞰自己的生命,不是陷在红尘里头,你能够看出来生命的偶然,生命的短暂,生命的无意义,只要你看到了这一点你就开悟了

G:你之前说,要写作地自由,可以写那些自己不愿意写那些东西了,你现在写作达到了自由的状态吗?

L:我现在最幸福的感觉就是说,我可以不勉强自己去写任何不想写的东西了

※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郭睿。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

相关阅读:
为什么女性占了一半的人口,历史书里却全是男人?
李雪莲的反叛:《我不是潘金莲》中的身体与性別政治
这套“吓坏家长”的性教育读本,明明就是一套反歧视教程啊!
只许夫妻代孕,不让单身生娃?
子宫将成为女权运动的“前线阵地”吗?
从婚姻法中看中国同性恋者的婚姻困境
台湾离同性婚姻还有多远?大陆拉拉活动家现场观察
我跟波兰的90后女权主义者聊“黑色抗议”
她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为选总统被捕的妇女
生命故事:我是双,他是GAY
吕频:为什么那么多人骂马蓉?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6.19—6.25,本周活动推介!
一转眼就要迎来六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啦,学校的小伙伴们又将迎来一个美好的暑假,暑假打算怎么来充电呢?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