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惊现同志征婚,吃瓜群众的反应亮了!

经常听到有人说,“我不反对同性恋,只是反对宣传同性恋”。因为这样对异性恋太“不公平”了,虽然电视剧的主角99%都是异性恋,但是异性恋者从不“宣传异性恋”啊。

是啊,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就像同性恋居然不用忍受结婚的煎熬和繁文缛节,过分!


不行,小编决定要讨回“公道”,让同性恋者试试,从征婚到拍摄婚照、挑选戒指等婚恋的“例行公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想不到“严肃婚恋”的世纪佳缘也打起针对女同性恋者的广告,然而网站没有性取向的选项,登录后只会给用户推荐异性信息:


看来,婚恋网站都不怎么友好。于是,我们决定转战线下征婚——广州最大的相亲公园:


关卡一:征婚

我们贴出的征婚告示可谓充满“市场竞争力”,有房有车,黄金年龄,收入可观,择偶条件不高,只期待可攻可受。



工作日,公园里征婚的人不多,彻底变成了“同志征婚”专场
来看看这个下午都发生了些什么:
“来看看,这里有新鲜事物”

一个60岁左右的大伯看到有同性恋征婚,马上来劲了,他说现在环境对同性恋好很多了,又开始跟周围的人“科普”同性恋的知识,例如同性恋群体的人口比例(不过有些不实),甚至暗示同性恋群体更“性福”——有“耐心”嘛,几下就没了哪里好。

大伯的核心观念是,两个人开心就好,如果父母不喜欢,那就离父母远点,不一定要和父母一起住。像公园里经常有大龄青年找不到异性对象,那倒不如找个同性的,更好。(小编内心OS:哭笑脸)

不久,大伯开始当起了活广告,叫路过的人来看看这里的“新鲜事物”——同性恋征婚,一个路人听到后回了一句:“中国没流行这个”。

“曾经,也有同志让我帮手找对象”

一个45岁左右的大叔说,他觉得很多人不想生孩子,就会想找同性。他说起认识过一个同性恋朋友,以前总让他帮忙介绍对象,“但其实他想要我和他在一起”。(月亮冷漠脸)

“这是同性恋交友启事,有兴趣吗?”
“不!我没有这样的同事”

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笑着摇头,我们又说,可以介绍有需要的同事,他马上惊恐地回了一句:“我没有这样的同事。”

“男的怎么找男的?”
“女的应该找男的啊!”一个抱着婴儿的年轻父亲被启事吓到了。
“为什么?人家就喜欢女的。”
“应该找男的啊!”
“为什么不可以找女的?”
“要结婚啊,女和女怎么结婚?”

一个30多岁的大叔看到我们都围着征婚启事,过来给我们“解释”:“你没看懂吗?看了这么久,这是找男的,男的找男的怎么找?”

征婚现场,吃瓜群众围观中

神经
最意想不到的是,在公园里遇到最大的“冲击”,居然是一群看上去平均年龄不足30岁的青年人。

一名女性看着树上的启事,大声说道:“女的找女的!”、“呵!”,然后不屑地走了。其他几个一起走的人都在重复着她的话,“女的找女的”、“假的吧”、“神经”、“走走走”。

这样不行
一个40岁左右的阿姨看完征婚启事,猛地摇头,“不行,这样不行”。

性骚扰式“掰直”论
听到我们在做同性恋征婚后,一位50岁左右的大叔就一直和我们闲聊同性恋的话题。

刚开始,我们以为他只是觉得同性恋很“猎奇”:
“同性恋都很固执,只喜欢同性”;
“同性恋性格都挺怪的”;
“TA们真的对异性没兴趣吗?真的改不过来?”

但是,这个大叔慢慢开始试探我们的性取向,并且不断抛出类似“没试过男性怎么知道不喜欢呢”的问题,而且提出性暗示。听说小伙伴有伴侣后,他回了一句“我们做情人也可以啊”。


关卡二:婚纱照
征婚不利,不如我们直接跳跃到结婚阶段吧。(神逻辑)

要结婚,拍婚纱照是免不了的,小编问了淘宝上排名靠前的影楼,他们都说同性恋拍婚纱照绝对没问题,甚至已经配备了“男男化妆摄影团队”和“拉拉主题婚纱照”。


淘宝店家觉得,小编多虑了,“同性拍婚纱照在现在这时代很正常啦”:

网络上的确有不少同志婚纱照相册,来上张图:
某影楼宣传照片

关卡三:婚戒
戒指几乎被视为结婚必备物品,小编和小伙伴们也到了珠宝店测试。
下面情景均为两名女同性恋者进店:
在某周字头的金铺里,店员看到一个短发的人牵着长发的人进店看戒指,马上上前递水杯,并且说了一句“先生,想买什么样的戒指?”(内心OS:咋看到短发就先生了!)

某D字头珠宝店,进门看到它的广告居然是“男士一生仅能定制一枚”:


买个戒指还得限定是男士?

刚开始时,店员还是以为短发的是男士,听到小伙伴暗示“两个女的”、“我买给你,你买给我吧”后,店员有点察觉到她们是一对拉拉,边上有店员还开始研究两人性别。

“你要不要先挑一个女戒,另外一个......(词穷)搭配着用就好了。”店员发觉自己的推销套路词穷。
“戒指还要分男女啊?”
“是啊,这肯定的,是对戒嘛。”
“不是一男一女就买不了对戒?”
“......”
微笑脸(表情)

再挑了一会,男士身份证的问题被激活——“那我们没有男士身份证怎么办?”
“所以你们是想买给对方吗?”
“对啊,她是我女朋友啊”,“戒指我们结婚要用”。
“这个没关系啊”,店员马上把贵店的“原则”改了,“我们特殊情况特殊处理都是可以的。”(咋特殊了,微笑脸)

PS:店员听说两人是来买婚戒后,开始一直看着短发的小伙伴推销,小伙伴觉得她内心对白是:不应该你买给她吗?你的角色不就是男的吗?(黑人问号脸继续出现)

结婚这火圈确实不容易啊

对一个人来说,婚姻亦然不是必需品,甚至这个制度、仪式都有值得挑战的地方。但婚姻也是一项权利,任何人,自然包括LGBT群体也应享有这份权利。而且,法律上的婚姻关系直接影响到财产分配、医院手术同意书等现实问题。

目前,我国还未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

早前,一对男同性恋者想结婚,但民政局拒绝其登记申请,于是两人起诉民政局


本文由NGOCN与新媒体女性联合制作
※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彩虹田、彩虹宇宙、彩虹熊仔。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STIR改变教师们的“病态”!
教师在岗位上的态度和言行深深地影响到了他所教导的下一代人,在这方面受到了许多国际组织的谴责。今天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