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选择一份不稳定的工作吗?

编者按:美国不稳定工作现象始于1970年代中期至后期。1974年至1975年是宏观经济变化(如石油危机)的开始,导致全球价格竞争的增加。同时,新自由主义全球化(Neoliberal globalization)强化了经济整合,强调以市场中心及导向、政府资源的私有化,以及取消政府保护政策。另外,工作过程(The work process)也发生了变化。随着科技创新,知识密集型的工作增加、服务业逐渐变成主要工作。本次推送的就是Kalleberg, Arne发表在ASR的一篇高引用率文章《Precarious Work, Insecure Workers: Employment Relations in Transition》(不稳定工作、不安全的工作者:转变中的僱佣关系)。本文指出,宏观层面的变化导致雇主在劳僱关系中寻求更大的弹性;社会层面的新自由主义思想,反映了市场力量在工作场所中发挥的更大作用,而典型的僱佣关系正逐渐消失。

背景:美国不稳定工作成长的证据

人们普遍认为,工作和就业关系自70年代以来发生了重要变化。然而,对于这些变化的细节仍有不同意见。个人组织、职业及产业的研究仍有不同的经济分析结论。根据作者的研究分析指出,美国不稳定的工作确实有增加的趋势。①受僱期间变短,②长期失业增加,③工作不安全感的认知增加,④非典型工作及临时性工作成长,⑤风险移转的增加。

不稳定工作的后果

因工作与其他社会,经济和政治问题仍有密切相关,因此不稳定工作和不安全感的增加对非工作现象亦有影响。

1、加剧经济不平等,不安全和不稳定。其中包括:收入不稳定,经济不平等威胁中产阶级社会的基础;悲观主义的增长及对生活水平满意度的降低;缺乏向上流动的机会。

2、其他不稳定工作造成的影响。包括身体、心理及道德影响;家人及家庭:双薪家庭的增加,导致需增加工作时间以满足收入需求;影响夫妻对家庭事务的决定;社区:缺乏社会参与,并导致社区结构的变化;影响对新移民的态度。

3、不稳定工作的个人的影响。因为人的性格、教育水平种类、年龄、家庭责任、职业、产业类型,以及社会福利和劳动力市场的保护程度,人们对不稳定工作的承受度不同。

劳动社会学的挑战

不稳定工作的增加让社会学者有了挑战及解释此一现象的机会,他们希望可以帮助制定有效的政策来解决这类问题的特性及结果。作者认为,为应对挑战,应重新审视、重新调整及重新考虑用来理解工作,工人和工作场所的当代现实核心理论和分析工具。

1、一是就业关系方面

对不稳定工作的的研究应建立在就业关系的一般概念之上。这些关系代表了个体工人与其雇主之间的动态的社会,经济,心理和政治联系。僱佣关系是美国工人获得与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有关的权利和福利的主要手段。就业关系明确将个人与工作场所、工作结构联系起来,还嵌入其他社会因子,如家庭、教育、政治等,更与性别、种族、年龄和劳动力等。就业关系的变化反映了管理制度和控制制度的转变。

而在就业关系的组织、背景变化也不容忽视。①雇主为能有更大的弹性,以两种主要方式满足日益增长的竞争和快速变化:一方面是“High road”:透过劳动契约,创造更多高技能工作,以及提高员工的职能弹性(即员工执行各种工作和参与决策的能力);另一方面是“Low road”:以减少劳动力成本来获得弹性。②是重新了解僱佣关系的组织变化、以及支撑的新管理制度及控制制度。工作场所仍然重要,但工作场所的形式已经改变。此外,解释就业关系的变化往往需要使用多层次数据,这些数据集允许分析组织或职业属性对工人行为和态度的影响。

2、是劳工代理的形式与结构

①工人可以抵制管理阶层的控制策略,并自主行动。因此,研究就业关系可明确地考虑结构和机构之间的相互作用。②劳动力的多样性日益增加,在当前的工作世界中,工人可能自己独立获得和保持他们的技能和确定职业发展道路。③工会是战略制度行为者,透过组织参与集体谈判、通过立法游说和政治运动塑造福利、监督状态,促进工人的生活。政治动员的身分变更:从基于经济角色的身份(如阶级,职业和工作场所等有利于工会化身份)到基于社会身份(如种族,性别,种族,年龄,和其他个人特征。④劳动运动与社区的社会运动的融合突出了当地地区,作为组织的基础。⑤以职业别作为归属和识别的来源变得越来越重要。⑥消费者-生产者联盟也说明了相互依赖的权力形式。⑦工人可以组织在多个雇主之间行使其集体代理的权限。

3、是不稳定及不安全对全球的挑战

不稳定的工作是一个全世界的现象。然而,不稳定工作中最有问题的方面因国家的发展阶段、社会制度、文化和其他国家差异而异。工业发达国家:不稳定工作的关键方面与正规经济中就业的不同有关,例如收入不平等,安全不平等以及非标准工作安排等。发展中国家及未开发国家:不稳定的工作往往是种基准,更多地是与非正规经济相关联,而不是正规经济。

“Precarity”一词通常与欧洲的社会运动有关。是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一部分,涉及更大的资本流动性,寻求弹性和降低成本,私有化和攻击福利条款。所有工业国家都面临平衡安全(由于precarity)和弹性(由于竞争)的问题。一些国家通过社会主义来处理与迅速的社会变革有关的不确定性。但是到了80年代后期,这个制度被认为是不可信的,资本主义成为主导的经济形式。

应该采取什么样的体制安排来减少雇主的不安全和员工的不安全感?雇主将风险转移给僱员的程度取决于工人的相对权力和控制。precarity与经济和其他形式的不安全之间的关系因国家而异,取决于其就业和社会保护,以及劳动力市场条件。因此,不安全,而不是就业不稳定,在不同国家之间是不同的。如丹麦“弹性安全”制度,便结合了“雇主的弹性僱用和工人的社会保障制度”。

不稳定、不安全及公共政策

新工作社会学应重视如不稳定的僱佣关系如何产生、为何能维持等的议题。有效的公共政策应该设法帮助人们处理工作的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测性,以及造成的混乱和不安全的生活,同时仍然保存雇主需要在全球市场上竞争的弹性,政策还应力求尽可能创造和刺激非贫困工作的增长。

1、降低工作者的不安全感及危机感。应有社会保险来帮助个人应对与不稳定工作相关的风险。如全民健康保险制度、退休金制度,以抵销失业和收入不稳定的风险,同时须在教育和培训方面进行大量新的投资,以使工作者能够更新和保持他们的技能。另外,家庭支持政策导致更好的育儿假和托儿选择,以及管理工作时间的法律等。

2、创造更多的安全工作。政府应利用公共政策造就业机会,鼓励企业通过重新建立劳动力市场标准(例如提高最低工资)或投资于员工培训和其他“high road”战略的公司提供税收抵免来创造更好和更安全的工作。

3、产生反向运动(GENERATING THE COUNTERMOVEMENT)。政府需要作出集体承诺,以实现民主及解决工作不稳定的问题。政府有必要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关键时刻,人们需要变革型领导风格和想法来解决社会面临的不稳定状态,不安全和其他重大挑战的巨大问题,需要大胆的政治和经济方案,以恢复人们安全感和对未来的乐观态度。同时工人通过工会和其他组织行使集体力量是很重要的,并创造一种反向运动,以实施各种社会投资和保护措施,以解决不稳定工作带来的问题,但这种反向运动的成功取决于美国内部的政治力量的重新配置,以便给工人在决策中真正的声音。

结论

1、不稳定的工作是当代世界中雇主和劳工之间社会关系的主要特征。

2、研究不稳定的工作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它导致与工作有关的重大工作(例如工作不安全,经济不安全,不平等)和与工作无关的(例如个人,家庭,社区)后果。

3、通过调查就业关系变化的性质,可以制定政策解决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

4、导致不稳定的工作和就业关系的结构性变化不是固定的,也不是不可避免的后果。在美国各组织之间,不稳定的程度各不相同,这取决于雇主和僱员的相对权力以及他们的社会和心理的性质。此外,世界各地不同就业制度所采取的弹性和安全性双重目标的各种解决办法,强调了政治,意识形态和文化力量形成工作安排和全球解决方案需要的潜力。社会学的挑战和机会是解释如何创造和维持各种各样的就业关系,以及什么机制是否符合各种公共政策。

文献来源:
Kalleberg, Arne (2009) Precarious Work, Insecure Workers: Employment Relations inTransition.ASR.74 , 1-22.

文献整理:黄怡珊
系台湾中正大学劳工所硕一研究生

相关阅读:
潘朵拉的盒子:弹性的悖论
从比较视角看新福特主义的发展
人家飞弹打过来,我们锅贴丢过去?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社论前沿】(ID:shelunqianyan),文献整理人:黄怡珊。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馒头咬到豆沙边。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11.26-12.2,活动推介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广州的冬天在突然的降温里来了,而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也悄然而至。即使天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