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台湾同学聊“锅贴役”:人家飞弹打过来,我们锅贴丢过去?

台湾替代役及现状

替代役的出现最早是为了解决台湾兵源过剩及宗教信仰问题而提出的新的征兵种类,后来基于研发国防科技的理由,衍生出研发替代役,但却也扩充员额进入科技产业。到现在,产业替代役的再度扩张至民间,已经让替代役制度全面失控。

2017年台湾产业训储替代役计核配员额共1163人,半导体业319人,占比最高,其次为机械、服务业、光电业。目前有293位役男报名产业训储替代役,102位与54家用人单位初步媒合,半导体业、光电业、机械业录取最多人。其中被归类在服务业项目包括:统一超商、四海游龙、瓦城、统一速达、大都会卫星车队等公司。
外界质疑役男恐成廉价劳工,台湾内政部报告说,役期为3年3阶段,役男所领到的薪资其中大专毕业者第1年起薪为1万9500元,硕士为2万3000元,博士为2万8000元,第2、3年则由役男与企业议定薪资。其中企业所支出与役男实领之间的差额是作为产业训储费收进“研发及产业训储替代役基金”;必须专款专用在替代役管理、保险、抚卹、行政、交通等支出。

对于潜力中坚企业经济部参考了德韩两国标准后,订出来的标准为以下六点:

1.具备适当规模,营业额200亿元以下或2,000人以下。
2.长期耕耘:企业年资十年以上。
3.技术:关键技术在特定领域具有独特性及关键性。
4.研发创新:持续投入研发创新。
5.品牌:以自有品牌营销国际市场。
6.市场通路:以台湾为主要经营或生产基地,但掌握国际市场及通路。

为什么发展产业替代役
为配合支持台湾经济部「推动中坚企业跃升计划」,振兴经济与产业发展需要,并因应募兵制全面实施后,人力资源运用,规划运用兵役制度延揽人才投入产业,除以现行之研发替代役制度推动实施外,再规划办理产业训储替代役制度,以有效运用役男技术人力资源,满足产业人才之多元需求,达成配合整体经济发展政策,并达有效运用役男人力资源目标,于2015年新增「产业训储替代役」类别。

台湾同学有话说

A同学
我所要讲的问题是——产业替代役对劳动市场的影响与人力资源的滥用。

世界日趋和平态势,从征兵制改成募兵势在必行,然而过渡期间的役男何去何从问题,近来新设的替代役制度给出了答案,在军营中的训练以非必要,为了让役男在役期中为未来就业接轨与协助产业发展,衍生出研发行替代役及最新的产业训替代役,出发点与相关保护措施应给予肯定,但有关劳动权益方面也不能轻忽,行政机关要担当监督者的角色。于外,需把关避免产业训排挤视业单位原有非典型劳动人力;于内,由于产业训本职为提升企业发展与升级的储备干部,应保有一定薪资水平,发挥其应有人力资原价值,杜绝薪资低落化情况。

在此制度谨慎施行下,应有助于役男衔接产业,减少青年摩擦失业及就业问题,并将役期做更好的人力运用,改善过去传统认为当兵在浪费时间的观感,当然2016年开始施行,期成效有待观察,但对于此一政策方向,本人是支持的,不过期企业端及社会端应在多宣传,让业界了解替代役绝非为了节少成本或可以肆意运用的廉价劳动力,也让社会认同这种多元的人力运用。

但不同于在军营中服役,研发替代役及产业替代役,实际上就是在劳动市场中提供劳务,固其薪资应受基本保障,然第一年的实领起薪过低,不免让人诟病,薪资部分应交由市场机制自我平衡,第二、三年的薪资虽然是由役男与企业自行议定,但受限于役男身分,仍有诸多限制导致薪资协商不对等。

虽然目前只是施行于替代役,但次种制度对于青年衔接职场何尝不是一个好方法,由政府机关设立的媒合平台,减少因信息不足或不熟悉求职管道造成的摩擦性失业,青年失业及青年薪资低落化亦是当今台湾劳动力市场的一大问题,如果产业役施行得当,转为积极性就业政策役有期正当性。

兵役期间通常为青年从学校过渡到业界的重要时段,产业替代役的制度是否充分利用其专长并为将来就业接轨,亦或只是单纯从事劳力工作,其中衍伸的负面效应,如排挤原有派遣劳动工作者工作机会,役男低度就业所造成的自我认同等问题,都是此制度推展时应考量的。

B同学
关于替代役跑去煎锅贴,引起社会大众广泛的讨论,役政署署长表示:「希望社会各界能正面、理性了解研发及产业训储替代役制度实施目的,鼓励青年役男依其专长选择服役单位,延续学校所学……除可促进役男服役兼顾个人职涯发展,亦可促使各产业更加重视人才培育,促进产业升级与发展。」(林国演,2017)役政署署长话说得漂亮,然而现实层面,产业训储替代役制度是否真的能促进产业的发展与解决部分青年就业问题,恐怕仍属未定之数,由于替代役男的工作内容较偏辅助性质,加上役男服役身分,即使工作内容与一般正职人员无异,可以拿到的薪资却是天差地远,恐有被当成廉价劳工之嫌。

不同于一般义务役或替代役,服役时间为一年,研发役与产业役的役期绑定三年,对役男而言,除非已将该领域视为未来出路,否则延后三年进入社会,等于限制了其未来发展,何况比起研发役,产业役的专业性更低,可替代性更高,实际成效有待观察。

由于兵制修改,83年次以后的役男,只需服四个月的军事训练,研发役和产业役的役期也按照比例缩短,改为一年六个月,对役男而言,不用再被绑约三年时间,役期的缩短是否能提升役男对研发役和产业役的意愿,或是宁愿服完四个月役期,自行就业,反而造成役男申请意愿降低,目前仍不得而知。实际询问目前担任警察替代役的伙伴,每月薪资约九千元,对于研发役和产业役的薪资待遇,勉强算有吸引力,但听到需要绑约三年,则表现出却步,当听到工作性质可能是去煎锅贴,而且需要绑约三年时,伙伴以为我在开他玩笑。而询问目前大三的学弟,对于研发役和产业役的薪资待遇,算有吸引力,但听到需要绑约一年六个月,则表现出犹豫,当听到工作性质可能是去煎锅贴,而且需要绑约一年六个月时,学弟反问我为何不乖乖当完四个月兵,要找工作等出社会后慢慢找就好?

由此可知,研发役和产业役希望培植产业的中阶干部、衔接就业、同时提供产业技术人才,解决部分青年失业问题,立意虽美,但考虑到未来出路与个人兴趣,大专役男未必会买单,政府希望推动研发役和产业役解决上述问题的理想,恐不易实现。

套用某网络红人在批评时事所说,“当兵不当兵,难道人家飞弹都丢过来了,我们该拿锅贴丢过去吗?”。替代役男在身分上毕竟是战力,不是帮政府煎锅贴做服务业,政府不应成为替代役男的职业中介,无怪乎产业役的消息一出,会引起民众如此广泛的讨论。
参考资料:
1.王廷瑄,2016年,〈研发替代役 安全冒险的路〉,《喀报》的两百六十期,2016年12月10日,取自:http://castnet.nctu.edu.tw/castnet/article/10120?issueID=635
2.林国演,2017,〈役政署长:锅贴替代役真的有必要存在吗?请听我说〉,《苹果日报》,2017年3月30日,取自: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0330/1087849
3.黄育仁,2017,〈锅贴、宅配替代役确定! 役政署:培植产业中阶干部〉,《华视新闻网》,2017年3月26日,取自:http://news.cts.com.tw/cts/general/201703/201703261859400.html#.WOO_pPmGPct
4.陈奕,2017,〈锅贴小7替代役?台湾本土社团:奇怪耶!〉,《新头壳newtalk》,2017年4月1日,取自: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7-04-01/83909
5.陈钰馥、翁聿煌、张慧雯,2017,〈煎锅贴煎到退伍?立委:禁当廉价劳工〉,《自由时报》,2017年3月26日,取自: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089033
6.陈钰馥,2017,〈锅贴替代役媒合结果 四海游龙没役男要去〉,《自由时报》,2017年3月30日,取自: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020935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社论前沿】(ID:shelunqianyan),文献整理人:尹邦硕、萧圣禾。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馒头咬到豆沙边。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NGOCN简报第433期:“江歌案”:在愤怒与喧嚣过后
留学生,女性,杀人案...都是挑逗网络传播神经的关键词。江歌原本是一个和大多数网友都没有生命交际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