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毒品、犯罪一样严重的外来移民问题:西班牙的反移民态度

原编者按:近几十年来,大量国际移民的到来,对西班牙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本期推送的是西班牙阿尔梅里亚大学的Juan Carlos Checa Olmos、 Angeles Arjona Garrido学者发表在波兰社会学评论上题为“Anti-Immigrant Feeling in Spain”一文,该文根据西班牙全国范围调查数据(2000-2007),考察了西班牙人对移民态度变迁情况。结果显示,西班牙人对移民越来越充满敌意。解释这一现象的关键变量是个体(如薪水,工作或福利资源)和群体(国家认同)层次上的竞争与威胁。

研究背景

人口是一个产生反移民情绪的关键因素(Cea D'Ancona 2005;DíezNicolás2005;PérezYruela和Desrues,2005年)。一方面,政治和舆论“玩弄数字”话语,蓄意夸大移民背景,另一方面,强调移民对就业、文化认同和公共安全造成危害。这一结论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在过去十年中,西班牙的失业、恐怖主义和住房问题,在移民合法化进程中达到高点(2001年和2005年)。有时移民问题被认定为与毒品,犯罪等情况一样严重,这些社会认知明显被转化为歧视、敌对甚至暴力。考虑到上述内容,本文首先验证1997 - 2007年间西班牙反移民态度的演变情况,其次找出影响这种反移民态度的主要解释变量。

对移民态度的解释

竞争模式认为,在权力,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不同群体之间发生竞争,产生威胁和不安全感,形成对外部群体的负面态度。这种情绪表现为排斥,认为赋予外国人权利对当地人是有害的。因此,在经济危机期间,外国人被认为是最大的威胁,外国人的社会权利受到限制的观念得到加强。

这种对威胁的担忧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不同的人口规模变化而有所不同。 第一个层次是个体的,即反映在自己利益上的竞争和威胁。因此,在社会制度中处于最弱势地位的人口(低教育,低工资,失业等)对外部群体表现出更为负面和歧视性的态度(参见Quillian 1995; Raijman and Semyonov 2006; Semyonov et al。2004)。第二个层次是集体的,认为歧视和群体偏见是基于对群体认同的威胁,也就是说,其他群体的存在会危及本群体的文化和身份同质性(Schiefer et al。,2010; Schwartz ,2008),甚至是一些民主政治制度。个人和群体这两个层次受到人口规模,经济状况,移民政策和群体间关系等变量的影响。

人口规模一直是作为群体竞争中威胁和不安全因素最多的变量。外部群体数量越多,威胁和竞争的感觉就越大,这被转化为种族不满和歧视(参见Kunovich 2004; Quillian 1995,1996; Scheneider 2008; Schuman et al.,1997; Semyonov et al。等,2000)。

经济状况对威胁有明显的影响,当经济形势良好时,对其他群体的消极感觉就会下降,因为在劳动力市场上有更多的机会和较少的竞争(参见Kunovich 2004; Quillian 1995; Schneider 2008; Semyonov et al。2008)。 换句话说,当经济预期受到关注时,竞争和危险的印象就会转化为偏见和歧视。当然,经济衰退的地方或国家如果外来人数量不多或不成规模就不会认为外来人是威胁。

越来越多的仇外心理也与民族主义政治立场和/或意识形态(公民身份)有关(Ceobanu和Escandell,2008)。在西班牙政客中,他们经常表示,移民使用公共社会服务(例如卫生服务)对西班牙国民享受和/或使用公共服务造成损害。

许多研究者指出,对外国人的排斥态度也受到移民与当地人之间的关系或联系的影响(见Allport 1954; Escandell和Ceobanu 2009; Pettigrew 1998)。 更具体地说,联系越紧密和持久,仇外心理越弱,特别是如果两个群体有平等地位、合作和共同目标, 则会减轻反移民态度。

数据与变量

“经济与社会政治分析”(ASEP)数据库包括了1997年至2007年西班牙人(18岁及以上)对外国人态度的调查。该数据库包含来自13,292名受访者的个人的信息。数据按照各个自治区的移民数量按比例分层随机收集信息。关于外国人口和失业率的一些统计数据来自西班牙国家统计局(INE)。

本文选择了三个不同的时间段进行纵向分析。1997年/ 1998年第一期是移民人口较少的经济危机时期;此期间的样本为2,413;在2003年/ 2004年的第二个时期是西班牙国经济持续强劲增长、外国移民人数大幅增加时期,该时期的样本为2,420;最后,2006年/ 2007年是移民率居高不下、移民合法化进程即将到来、经济发展高峰已经到来但停滞不前,后期经济衰退已经开始受到影响的时期,该时期的样本是2,405个人。

本文的因变量是反移民态度。通过询问移民是否对西班牙人的身份认同、失业、薪酬和犯罪有影响来构建反移民态度指数,指数得分从0到4不等,其中0表示没有反移民的态度。关键自变量有威胁、不安全和社会距离:威胁主要是外国人规模威胁和身份认同威胁,不安全包括就业不安全和政治不安全,社会距离为群体间的互动情况。控制变量包括性别,年龄,教育程度,收入,政治导向,就业状况,婚姻状况,居住地类型。

讨论与结论

讨论

首先,数据显示,随着时间的推移,西班牙人对移民的敌意情绪一直在增加。1997/1998年平均反移民态度指数为1.4,在2003/2004年度,其增长到2.1,2006/2007年上升到2.4。然而,这个增长趋势不仅仅基于是在短时间内到移民人口增长而引发的,因为后十年,即1997/1998年预测的反移民态度没有太大差异。因此,移民并不是由于其数量本身而成为入侵者,而是政治话语和通信媒体的产物。为了夸大移民数量,政治和舆论通常使用与实际移民流入数量无关的隐喻。移民的到来被定义为雪崩、入侵等等,这些言论引起敌意和恐惧。因此,在某些情况下,移民变成了一种恐惧,一些移民率低的自治区显示出比移民率高的其他地区更强烈的反移民态度。

西班牙人认为,外来人口的持续到来对国民有负面影响,公共资源对国民和移民不应该是一体化分配,也不应该合移民法化。此外,基于种族的民族主义,在一些政党的话语中,宣告要“保卫你的身份”和“维护你的权利”。对有限资源(如就业,住房,保健等)的竞争加剧了威胁感,也扩大了移民的存在。因此,大多数西班牙人认为,只有当没有国民从事这项工作时,外国人才应该被接纳。如上所述,经济不安全在危机时期更加突出,因为劳动力市场的可能性应该降低,工作质量下降。这一现实在第一时期的实际失业率得到了证实,尽管在另外两个时期,预测反移民态度的变异性在统计学上并不显著。另外,个人失业率在经济发展和移民率上升时期也更为重要。 一开始,移民在劳动力市场(主要是农业和建筑业)与国民主要是一种补充关系,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移民一直占据劳动力市场(服务业),移民与底层国民在就业中变成一种竞争关系。

移民的“问题化”根源在于政党,移民已成为西班牙的主要问题之一。 Zapata(2009)称之为治理假说。如果政府包容移民一体化,或者停止控制流入人口,国民对外部群体的消极感会更高。

最后,对外部群体的负面态度是由于缺乏群体联系而形成和整合的偏见和刻板印象。研究结果表明,西班牙人与移民的情感或偶尔接触很少,这种接触缺失并不是因为两个群体缺乏共同的空间,而是因为移民被污名化为有辱人格的代理人的工具。

结论

根据公众对移民的看法,西班牙绝对有三种“理想类型”者:功利主义者,差异化者和多元化者。功利主义者看重移民的工具和经济作用,认为只有当没有国民从事该工作时,移民才被视为必须使用的劳动力;差异化者强调文化事务,就是说,他们对移民的态度是基于民族中心主义的;最后,越来越多的少数民族多元主义者是宽容的,他们允许移民的到来。显然,在越来越多民族的社会,必须努力加强多元化观点,但是,只有当通讯媒体和政治话语对移民宽容,完全改变战略,才能发生。否则,像许多人最近目睹的那样,群体和个人将继续存在仇视移民的行为。

文献来源:Juan Carlos Checa Olmos、Angeles Arjona Garrido,Anti-Immigrant Feeling in Spain,Polish Sociological Review , 2012 , 177 (177) :39-53.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社论前沿】(ID:shelunqianyan),文献整理:唐斌斌。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今天天气不错。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活动 | 环保公益组织联合校园招聘宣讲会
中国最具代表性的五家本土环保公益组织负责人,将在现场为你讲述环保公益行业的现在和未来!另有来自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