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有性别吗?

幽默是否有性别之分?相声表演家岳云鹏一秒钟给出了答案:有。
 
在前不久播出的某档综艺节目中,被蔡康永问及是否会让自己的小孩从事相声表演,小岳岳表示不会,原因是自己的孩子是女儿,而“女生说不了相声”。


简而言之就是,女生讲不了荤段子。郭德纲爱子郭麒麟紧接其后进一步论述了“女生为什么说不了相声”这个问题:


这个补充的意思是,女生无论在相声舞台上抖的是什么包袱、能不能抖得一手好包袱,她的形象已经作坏,赢得不了观众缘。

如晶:我就静静看着你不说话
 
这两位专业喜剧表演者的言论可能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很多普通人的观点。可是,我们有没有再进一步思考:

为何伦理梗男人能说,女人就不能说?

为何男性贫嘴可以得到掌声,而女性贫嘴总让人觉得不讨喜?

当镜头转换到现实生活中,这样的观点依然适用吗?是否无论在舞台上还是在现实生活中,幽默都是男人专有的东西?

表演舞台上的幽默如何被性别化
 
幽默有很多种形式,宽泛点来定义,就是讲话者用常规的内容引导听话者的思路,却以听话者意想不到的、滑稽的、相反的内容来结束。这种主观预想与客观结果的落差往往会击中人的笑点,营造出幽默的效果。
 
那么看似中立客观的幽默文化,为何在相声表演、脱口秀等喜剧类节目中变成了男性“特权”?让我们从男性和女性的幽默表演差异入手,来看幽默文化如何被性别化。
 
首先,幽默题材方面。据笔者观察,男性的幽默表演题材大多很全面,有很多可以设计公领域的内容,比如国外的男性脱口秀表演者会揶揄公共政策、当权者、议会等等。尽管在这方面给我国男性脱口秀表演者发挥的空间不是很大,但跟女性表演者的搞笑题材多囿于情感、家庭、朋友等私领域相比,他们在舞台上涉及的话题仍旧宽泛得多。

《上周今夜秀》主持人John Oliver吐槽新美国总统
 
结果就是,男性的幽默容易引起更多人的共鸣,而相较之下女性表演者的包袱可能只有女性才接得住和买账。久而久之,女性表演者被边缘化,进一步加深“幽默领域专属于男性”的刻板印象。

性别权力与幽默文化
 
刚播出不久的网综《脱口秀大会》里,思文是唯一一位常驻的女性脱口秀表演者。尽管她的表现得到了很多人喜欢,但在节目中仍旧脱离不了时刻被强调的女性身份。先来看看她每期的幽默素材,无非就是对高跟鞋、买衣服等社会上普遍认为的女性“专属”话题和对家庭生活的吐槽。


再来看看节目组给她的标签——“女段子手”、“已婚妇女”、“犀利主妇”。相反的,其余男性表演者的介绍都是对他们风格、特点的描述,对她性别身份的刻意凸显,其实从一个角度反映出女性在幽默场域中的稀缺;女性数量上的劣势此刻成为了男性主导幽默场域、制定幽默规则的证据


第二,在主题呈现的方式上,男性表演者和女性表演者也有不同。男性以取笑同节目中的同伴、甚至女性为乐,而女性在抖包袱时除了对其他人事物进行嘲讽,还经常会做一番具有自我审查意味的自我挖苦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幽默表演的形式,无论是嘲讽他人还是自我挖苦,都体现了一种动态的权力关系。当表演者嘲讽别人的弱点时,借此获得一种优越感,被嘲讽者白白“吃亏”,这通常也是观众觉得有笑点的来源之一。但在岳云鹏和郭麒麟所描述的相声表演圈子中,擅长戏谑他人、“贫嘴”的女性形象是不讨喜的。哪怕“贫嘴”只是表演的一种方式,也会让人觉得“这个人很讨厌”,因为女性被人期待是温顺、谦逊、内敛的,而男性就很少有这个顾虑
 
所幸的是,成功的自嘲并非是单纯的抱怨。相反,幽默的自嘲时常流露出表演者被歧视的意识,尽管他们将这种歧视与压迫以一种欢乐的姿态表演出来。而当女人做出这种自嘲时,她们需要挑战的常常恰恰是人们习以为常的性别刻板印象甚至歧视,难免得不到理解

 《脱口秀大会》中思文的表演

思文的这段吐槽,尽管默认并重新确认了主流认识的合法性,因为当女性嘲弄自己时,她们其实间接地强化了男权社会加诸于她们身上的不公。但如果承认女性表演者的主观能动性,这种自我挖苦也可以解读为向权威挑战的一种策略。
 
其实在相声、脱口秀等表演形式中,不希望女性讲那些讲伦理梗,甚至不喜欢一个“贫嘴”的女性,迎合的是社会中对于女性非常单一、刻板的想法。男权社会不喜欢一个起码是语言上非常豪放,敢于在公众节目前挖苦他人、议论公共事件、讲黄段子的女性,甚至本质上来说,根本不喜欢一个性格上足够爽朗,可以对他人打趣的女性

日常生活中的幽默感也不是性别中立
 
那么,为什么很多人不喜欢幽默的女性呢?
 
在日常生活的社交场合中,幽默是一种主动,希望在人群中占据主导性的性格特质。幽默的目的在于引人发笑或引人开心,幽默的人是互动中的主动发出者。而且,一个在生活中真正幽默的人,并不只是扯两句黄段子那么简单的,而应该是谈笑自如的,这往往体现了自信、机敏、社交能力强的性格特征。
 
我们更常见到的是,在女性的相亲表单中,写着希望男方性格幽默、开朗活泼,而大众对于所谓“女神”的想象与期待,则仍停留在端庄和文静。幽默的女生常常被认为能成为男生的好哥们儿,但并非理想的追求的对象。

从知乎里面的一些提问我们可以见到,有很多女性对于幽默到底“好不好”感到犹豫和困惑。可以见得,幽默的确蕴含了某种“男性特权”的属性。


网络流行的“爱笑的女生运气都不会太差”这句话,“爱笑”某种层面上可以解读为对幽默买单。的确,一个能够对于男性发出的希望在人群中散发吸引力的幽默信号作出回应的女生,是会受到男性的喜爱。爱笑而非幽默,意味着男权的社会文化对于女性的期待是在互动中处于被动的客体位置

原来不是女性天生难以幽默引得他人欢笑,而是当幽默感与“外向”、“不正经”、“放得开”这些词联系到了一起的时候,在社交场域里开始起到了主导作用的女性就容易变得如同郭麒麟理解一般的“不讨喜”了。

但是,这些现况并不意味着相声和脱口秀行业中对于女性的排斥可以被理所应当地接受。相声、脱口秀或是任何喜剧表演作为艺术呈现形式,不仅仅能作为反应社会主流价值取向的产物,更是可以由创作者向大众传播自己的想法,讽刺非正义,从而改变、影响大众的认知。

希望可以在未来看到更多活跃的女性幽默艺术表演者,希望更多人能不戴有色眼镜地为女人的幽默真心一笑。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女权之声】(ID:genderinchina),作者:窦士、乔慕,也好对此文亦有贡献。转载敬请点击本行文字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Sissi,因为大家老拼错,所以干脆就简称为“CC”了。呆。二货。执且拗。别打我脸。女权主义者。心有恶犬啃蔷薇。※本人言论及立场与供职单位无关※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9.22-9.30,本周活动推介
九月终于要到尾声啦!国庆长假即将到来,在长假之前,还有许多好玩有趣的活动等着大家,本周依旧精彩!
二维码